登录 : 2019.09.20 16:30 修改 : 2019.09.20 16:31

“真想生活在没有补习班的世界”

能否给没有休息和闲暇的孩子们放个假

首尔市教育厅表示,将正式围绕“补习班周日休息制度”进行公众讨论。图为15日首尔大峙洞的学院街的样子。(韩联社)
“从小学3年级开始上补习班,平时上完补习班就晚上10点了,周末也要去补习班背英语或者做读解。我问妈妈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学习’,她说 ‘现在连升高中都要考试’。这样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如果补习班能够在周日集体休息,我也就能一周休息一天了吧”。

9月17日下午,在首尔西大门去某著名补习班附近,中学一年级的崔正允(化名)对记者说了这一番话。听到“补习班周日休息制度”,撅着嘴巴的正允眼睛里短暂闪过亮光,但随后他便继续朝着“下个补习班”走去。在成年人已经实现“一周五天工作”的时代,孩子们却要“一周学习7天”。

首尔市教育厅9月19日表示,将正式围绕“补习班周日休息制度”进行“熟议民主公众讨论”。“补习班周日休息制”是首尔市教育监赵喜延竞选时作出的重大承诺之一,旨在强制补习班在周日停止营业,给学生们一个“可以休息的周末”。首尔市教育厅表示,将从9月20日开始进行对这一制度进行网络和电话民调,同时举行“开放性讨论会”,并通过200多位市民参与讨论,在11月前完成围绕“补习班周日休息制”的公众讨论。这次公众讨论是否能够给那些被应试教育牢牢束缚的学生松一松绑,改变人们对学生们的闲暇权、休息权和健康权的认识,倍加受人关注。

一名学生在一家学习咖啡厅前正看着手机。(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随着大学和高中普遍出现明显的优劣分层,学生们花费在私教育上的费用也在不断增加。去年韩国小初高中生花费在私教育的费用总额19.5万亿韩元,比前一年(18.7万亿韩元)增加8000亿韩元,几乎与今年韩国政府制定的20万亿韩元研发预算(R&D)持平。随着英才高中、科学高中、外国语高中、自律性私立高中等高中不断出现,“高中入学考试”也出现过热竞争,导致学生开始接受私教育的年龄越来越小,越来越多学生在深夜甚至周末也需要上补习班。首尔市教育厅教育研究信息院2017年发布的“补习班休息日休息制度与补习班费用上限制度方案研究”显示,占比33%即的三分之一中学生周日也要上补习班。随着特优高中入学竞争日益激烈,中学生对中考的压力和焦虑也日渐增加。初中二年级的徐贤秀(化名)表示,“平时上补习班要上到晚上10点,周末也要去上科学、论述补习班”,“我想上科学高中,但可能这只是一种希望”,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贤秀说,“上补习班虽然辛苦,但不去的话,我又担心自己一个人被拉下”,表现出了焦虑的情绪。像这样,孩子们从小学开始就要马马虎虎吃饭,为“学习”忙碌到深夜。

9月18日傍晚6点左右,小初高中学校密集的首尔瑞草区三湖花园十字路口挤满了刚从补习班走出来的孩子们,他们大部分都是小学二三年级的小学生。虽然已经是晚饭时间,孩子们却没有回家吃饭,而是走向了附近餐厅,那里有妈妈们算着下课时间给他们点好的紫菜包饭或汤泡饭等晚餐。这些孩子们只用15分钟就把晚饭一扫而光,接着去下一个补习班。住在附近的学生家长朴艺媛(化名)说,“这里有个知名的数学补习班,可以在两个月里帮孩子提前学习完一学期的课程,竞争非常激烈”,“小学生就算只报英语和数学学院,每天也要上到晚上8-10点钟”。

有统计显示,紧张的补习班节奏使孩子们的精神健康普遍亮起了“红灯”。今年5-7月面向1600余名韩国中学二三年级和高中二年级学生进行问卷调查得出的《江南区青少年私教育与精神健康现状调查》报告显示,43.1%的初高中生表示受到了学习压力,其中4.7%应答者表示曾因为极度的压力和忧郁进行过自残。为生活在江南等地的青少年提供过大量心理咨询的心理咨询师表示,“备受压力的孩子们充满攻击性,这种攻击性通过在学校孤立和欺凌同学进行释放,而且越来越严重”,“孩子们没有得到健康成长”。“没有私教育烦恼的世界”政策局长具本昌表示,“成年人也在通过每周最高52小时工作制等制度限制过长时间的劳动,孩子们却需要连周末也要去上补习班,太残酷了”。

“张弛有度的教育市民论坛”运营委员长金振宇表示,“此前讨论限制补习班深夜营业的时候,也曾有人担心此举会导致请家教的情况增加,出现气球效应,但在制度实施后,夜里10点以后上补习班的孩子减少了50%以上”,“现在孩子们的学习时间几乎达到了过劳致死的程度,有必要给孩子一些休息的时间”。

梁善儿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chooling/91023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