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05 15:06

美国缘何强调扩大联合国军司令部职能与停战协定?

一旦联合国军司令部任务扩大到朝鲜半岛危机管理
根据1970年签订的有关约定
有可能打着停战协定旗号指挥未来联合司
势必与韩军的作战指挥权发生冲突

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9月4日在国会国防委员会全体会议上回答议员们的提问。(图片来源:记者 姜昌圹 记者)
据悉,美国主张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韩国后联合国军司令部应参与朝鲜半岛危机管理,有观察认为这可能是美国试图将联合国军司令部发展为对韩军行使指挥权的机构。联合国军司令部的任务是在平时就是否遵守停战协定进行管理,如果这一任务扩大到整个朝鲜半岛的危机管理,有可能与韩军的作战指挥权发生冲突。

联合国军司令部在1950年6月爆发韩国(朝鲜)战争后作为联合国应对措施而成立的军事机构,此后联合国军司令部行使了韩军作战指挥权,并作为当事一方在1953年7月签订的停战协定上签字。1978年11月韩美联合军司令部(联合司)成立,联合国军司令部对韩军的作战指挥权移交联合司。

如果美国将联合国军司令部的任务扩大到朝鲜半岛危机管理,将出现一个争议,即联合国军司令部与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韩国后由韩军上将担任司令的所谓未来联合司属于何种关系。据悉,70年代签订的参联会-联合国司-联合司关系约定中有一项内容,只要停战协定存在即由联合国军司令部指挥联合司。这虽然与联合国军司令部作战指挥权已经移交联合司的情况相冲突,但在驻韩美军司令身兼联合司令和联合国军司令两职的架构下并未构成一个明显的问题。

但在未来联合司架构下,一旦朝鲜半岛发生危机状况,情况就有所不同。如果按照美国的主张由联合国军司令部参与危机管理,行使韩军作战指挥权的将包括韩国方面的未来联合司令、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美国方面的驻韩美军司令(本来联合司副司令)、联合国军司令。如果将目前的关系约定代入其中,则联合国军司令部可以以维护承办协定为由对未来联合司行使指挥权。因而有观察认为,美国试图通过将驻韩美军司令和联合国军司令分开这一手段在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韩国后继续以联合国军司令的名义对韩军行使指挥权。

美国强调在朝鲜半岛发生军事冲突、军事挑衅的情况下也应当继续维持停战协定,这一主张事实上也包含着同样的意图。因为只有维持停战协定,美方才能此为基础主张联合国军司令部的指挥权。

一旦如此,将形成一个联合国军司令部取代联合司对朝鲜半岛安全局势施加影响的架构。由于联合国军司令部后方基地在日本,有人担心这一过程中日本的地位会有所上升。联合国军司令部后方基地所扮演的角色是在发生状况时接收出兵国的兵力和装备并将其投送韩国。尽管韩国未以任何形式考虑日本的介入,但一旦发生实际情况美国很有可能要求日本支援。

有人批评上月举行的韩美联合指挥所演习的设想是以联合国军司令部为主导并有日本介入,韩国国防部立即于9月4日表示:“韩国国防部认为日本不是6•25战争参战国,不可能作为出兵国活动,本次演习也没有设想过日本自卫队介入情况。”

美国根据所谓“重新激活联合国军司令部”计划将联合国军司令部发展为实质性的多国军事机构,与这一局面不无关系。去年7月后,联合国军司令部任命外军将领而非美军将领担任副司令。一位要求不透露姓名的军事专家称:“扩大联合国军司令部作用与规模,反映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韩国后美国的朝鲜半岛管理方式之变化。在韩美利害关系错综复杂的情况下,这还有可能对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过程产生影响。”

刘康文 高级记者 鲁智元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90849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