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4.12 15:58

书评:剖析江南代表性夜店——Club Arena

书评:剖析江南代表性夜店——Club Arena
亲身体验,生动记录
最重要的标准是“外貌”与“钱”
揭开隐藏的欲望

 

Club Arena的内部构造。(图片来源:Eidos提供)
以Bigbang成员胜利(29岁、本名李胜贤)深入介入经营的“Burning sun”为开端,首尔江南夜店的多项犯罪嫌疑接踵而至,“Club Arena”也于上月7日以内部维修为由停业。Arena的实际所有人因逃税嫌疑被逮捕。作为“After club”(在其他夜店关门时开始营业直至中午)的领头羊,2014年开业的Arena是一家上班时间后继续“疯狂”的夜店。

作者崔罗旭(音,25岁)为体验江南夜店和夜店文化选择了Arena。因为Arena“集中展现了极端的外貌至上主义和拜金主义等庸俗文化”,是完美展现同时代文化的时尚场所。他说,由于Burning sun事件,人们对江南夜店的兴趣大增,在很久之前该策划就准备好了,去年《Club Arena》的稿件就已经全部完成。他说写这本书的目的在于“通过Arena记录当今的夜店文化,通过这里展开的活动方式和文化要素讲述生活在‘此时此刻’的人们隐藏的面貌”。

若在Club Arena点酒,店家会呈上插着火花的酒瓶。一部分人为了“炫耀金钱”就算不喝也要不停地点酒,创造火花列车的效果。(图片来源:Eidos提供)
位于江南区论岘洞18-2LEX观光酒店地下的Arena并不显眼。大门特别窄,不留心根本找不到。这里也没有户外的招牌,“不知道的人会直接走过”。虽然入场标准是“外貌”,但门卫会拐弯抹角地说“您与我们的风格不符”,由此来限制“数量”和“质量”,并经常花钱邀请“美女”“帅哥”。“即使不这样,我们的战略是让狭小的空间装满‘高质量’,因此为进入所剩无几的空间人们就会来排队。”根据音乐分为地下2层的“Elec-zone”和地下1层“Hip-zone”。手头不宽裕的演员、模特志愿生会涌向Hipzone,财力雄厚的30多岁青年则聚集到Elec-zone。内部环境狭小又落后。“Club Arena”的定义并不是指建筑空间或所谓‘Arena’的标签或者场所,而是那里的人和气氛。

内部“身份格局”明确,分为桌位客人和站位客人。桌子采用竞价方式预订,出价更高的客人挑选自己喜欢的位置。“男女站位客人像是把自己打扮成了‘动产’,Arena的桌子则与‘不动产’无异,要价数百万、数千万韩元的桌费就是这1坪空间的租金。”最显眼的照明是送来订单上的酒水时酒瓶上附着的火花。“几十瓶酒瓶上插着火花从面前经过的样子仿照了酒名:‘阿勒芒迪列车’‘德费力浓列车’。”一部分人为了“炫耀金钱”就算不喝也要不停地点酒,创造火花列车的效果。“若有人下了价值5千万韩元的订单,其他人就会不甘落后下单6千万、7千万韩元,这样的竞争在2017-2018年比特币热潮兴盛的时候十分流行。”

若在Club Arena点酒,店家会呈上插着火花的酒瓶。一部分人为了“炫耀金钱”就算不喝也要不停地点酒,创造火花列车的效果。(图片来源:Eidos提供)
桌位客人“像选玩偶一样将异性(女性)拉到自己身边。”在桌子上跳舞,故作姿态,炫耀用钱买来的‘身份’。“只要给钱就能随心所欲的平民资本主义抬头,他们把人看做物件,轻率的招惹、抚摸站位客人。”桌位客人频繁发生暴力、性犯罪等。

这本书对弘大、梨泰院的夜店和江南的夜店做了对比,分析Arena周边地区的特征等,并对预约桌位和入拒(入场和拒入)政策、男女关系、营业时间等Arena的自定体系进行了说明。书中也涉及到形成Arena氛围的音乐、舞蹈、时装、酒和这里的人。“这里所谓的‘疯狂’,与其说是舞蹈,不如说是表演。”它以向别人‘炫耀’为目的。

作者提问到:“虽然人们经常排斥夜店,将其他者化,但一系列的行为并不局限于这种出格空间,而是以各种方式存在于日常生活中。Club Arena几年来作为人气超高的娱乐空间,在某种程度上不也可以说明韩国社会吗?” 也就是说,Arena不就是将内心的欲望如实展现的场所吗?

作者在与《韩民族日报》的对话中表示,“把在Arena的亲身经历写成书”,“作为二十几岁的男性,我可能会存在一定偏见,因此我也听取了多个年龄层人们的说法”。

黄相喆 记者

Club Arena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88961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