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5.29 15:06

图为5月17日下午,共同民主党籍、京畿道道知事候选人李在明在首尔市江南区高铁水西站接受《韩民族日报》记者采访。(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在去年韩国第19届总统选举前夕,参加竞选的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时任城南市长李在明承诺称:“用400万亿韩元政府预算的7%(28万亿韩元)为老人、残疾人、农畜业从业者每年提供100万韩元的补助之后,在第二阶段,将全面引进基本收入(向所有社会成员另行均等支付的一项收入)。”

时任候选人、文在寅总统在竞选中打败了李市长,在竞选结束后其与李市长见面称,“将最大限度地引入基本收入这一宗旨”。也就是说,鉴于财政状况,文总统指出了难以全面引进基本收入的局限性,但同时也表明了将以提高基础养老金或引入儿童补贴等多种方式来体现基本收入政策的意愿。在十多年前,基本收入“政策构想”还仅限于韩国部分研究人员讨论,而在去年却登上了大选这样的政治舞台。提高基础养老金和引进儿童补贴等文候选人的承诺在他当选为总统后变成了现实。

基本收入制度首次被介绍到韩国是在21世纪00年代初期。2016年,首尔市和京畿道城南市分别实行青年补贴和青年分红政策,给以学界为中心的基本收入讨论注入了更多动力。

接着,在去年,全罗南道康津郡以7100户农家为对象,以“经营稳定资金”为名,开始每年支付70万韩元的农民补贴。对于农民补贴,韩国忠南研究院责任研究员朴京哲(音)5月4日在国会讨论会上评价称:“由于盲目的自由贸易,农业及农村的基础被破坏,农民的生活本身就难以存续,因此农民基本收入或农民补贴的必要性被提了出来。从这一层面来看,康津郡引进农民补贴的事例是鼓舞人心的。”

从今年9月开始,文在寅政府将实施首次引进的每月10万韩元的儿童补贴,以未满6周岁的儿童为对象来实施。最初,韩国政府以普遍性补贴设计了制度,但去年在国会处理的过程中,其对象缩小到了“收入下游90%”。虽然以青年补贴、农民补贴、儿童补贴等特定弱势人口群体为对象进行了政策设计,但与此同时,韩国基本收入也正在以社会补贴的形态萌芽。

研究人员认为,基本收入应具备的属性是普遍性(对所有成员)、无条件(没有任何条件)、定期性(在生命的整个过程中)、现金性(使市民自己决定消费和投资的内容)。在韩国目前实行的基本收入相关政策中,符合“普遍性”、“无条件”形态的是城南市的“青年补贴”。城南市从2016年开始向居住在城南的所有24岁青年每季度发放25万韩元的地区货币(商品券)。不以是否劳动、是否进行就业或创业努力、资产等为限定条件。从基本收入青少年网络以498名青年分红对象进行面谈后制作的报告书(2016年)来看,有人反映“得到了实际帮助”、“感受到我的生活得到照顾”等。

还有人指出,今后如果要进一步扩大基本收入,就应该努力搞好有效验证效果的政策实验。韩国对城南市和首尔市青年分红、补贴政策的评价到目前为止仍停留在“美谈”水平,这也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将实验设置为“实验组”和“对照组”并观察长期变化。韩国企划财政部表示将探讨设立“政策实验室”(Policy-lab),以便通过各种实验引进新政策,确立经济政策方向,但至今仍处于讨论阶段。

LAB2050代表李元宰(音)称:“地方政府要想引进基本收入制度,只有从一开始通过实验来设计政策,才能提供扩大为普遍性政策的根据。为了让地方政府能够进行各种实验,应该由企划财政部出面提供预算和制度上的支持。”

朴基龙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rights/84665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