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5月22日(当地时间),在白宫美国总统办公室举行的单独首脑会谈上,文在寅总统与特朗普总统正在对话。(图片来源: 华盛顿/韩联社)
朝美首脑会谈(6月12日新加坡)因为朝鲜提出的“重新考虑可能性”而陷入了僵局,但文在寅总统与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借5月22日(当地时间)华盛顿首脑会谈,重新为相关筹备工作确保了动力。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华盛顿邮报》在会谈后报道称,由白宫副幕僚长约瑟夫•哈金和副国家安全顾问米拉•里卡德尔等人组成的“朝美首脑会谈筹备小组”,打算重启中断近两周的对朝协商,同时计划于本周末前往新加坡。换言之,如果该报道属实,朝方从以“外务省第一副相金桂冠谈话”形式警告“有可能会重新考虑朝美首脑会谈”的几天前开始便暂停了对美幕后协商窗口,而由此形成的僵局或有望借此次会谈得到缓解。

认为在特朗普政府等美国国内扩散开来的“朝美首脑会谈怀疑论”,有望借此次韩美首脑会谈逐步减弱或沉入水底的观点开始占上风。青瓦台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官尹永灿通过首脑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透露称,两位首脑“一致表示将为计划于6月12日举行的朝美首脑会谈顺利进行而竭尽全力”。此举相当于从两国首脑层面,再次巩固了为朝美首脑会谈保驾护航的政治意志。

这期间,随着朝鲜提及“重新考虑朝美首脑会谈可能性”,美国方面怀疑朝鲜所谓无核化“诚意”的声音开始不断提高。华盛顿外交界有不少主张冷嘲热讽道,朝鲜曾为促成韩朝及朝美首脑会谈采取了破格行动,但为了坚持自己的要求,其似乎又重新拿出了过去剧本中的“悬崖战术”。

但是青瓦台高层相关人士在说明会谈结果时斩钉截铁地表示,“特朗普总统也希望能够成功举行朝美首脑会谈,这一点毋庸置疑”,“而这已经不是在建议应该或不应该举行朝美首脑会谈了”。事实上,特朗普总统也强调了会谈意志,表示“应当尝试协商”,“首先还是要去一趟(新加坡)”。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也在会谈后的记者会上透露称,“我们已经为6月12日的新加坡会谈做好了充足准备”。

可以说朝美首脑会谈筹备工作能够获得多高的加速度,将取决于韩美首脑之间讨论的内容以及朝鲜对此的反应。因此有关白宫高层的朝美首脑会谈筹备小组计划前往新加坡出差的报道可谓是十分积极。

有评价称,朝美首脑会谈如今站在了十字路口上。而青瓦台方面之所以会惜字如金,或也是因为眼下如此敏感的气氛。然而,首席秘书官尹永灿透露称,“两位首脑就近期朝鲜对韩美两国表现出的态度作出了评价,并就朝鲜首次阐明实现彻底无核化意愿后消除其体制不安感的方案展开了讨论”。由此可知,“消除军事威胁以及提供体制保障”或为此次韩美首脑会谈的核心议题。青瓦台高层相关人士也转述称,“两位首脑认为,朝鲜对全面无核化的不安感,归根结底还是在于体制保障部分。为了消除朝鲜的怀疑,需要就体制保障和安全部分展开讨论”。

如果将青瓦台高层相关人士此类发言视为相对积极的语调,由此可以推测出,两国首脑或是就对朝不侵犯承诺、缩减在韩美联合军演中投入的美国战略武器规模或不参与联合军演,以及朝美建交方案等展开了讨论。此外,不排除韩美首脑或在朝鲜无核化的相应措施上达成了一定共识的可能。文在寅总统在会谈上表示,“确信”特朗普总统将促成朝美首脑会谈,并会终止韩国战争、实现朝鲜彻底无核化与构建半岛永久和平机制,以及实现朝美建交和关系正常化。其同时还强调称,“这也将为朝鲜提供实质的安全保障,并让朝鲜能够实现和平与繁荣”。

值得一提的是,文在寅总统强调称,“金正恩委员长在促成朝美首脑会谈上的意志十分明确”,青瓦台高层相关人士则补充道,“这是总统先生在获悉各种情报后提出的想法”。因此也有推测期待,文在寅总统为此或以“步行桥”上与金正恩委员长的对话,以及韩朝的幕后接触过程为基础,向特朗普总统进行了说明并达成了共识。

但首席秘书官尹永灿转述称,特朗普总统在会谈过程中反复强调了对“中国消极作用”的担忧,韩美首脑还就(除中国外的韩朝美)三国首脑的终战宣言方案交换了意见,而该内容恐将引起负面影响。多数专家指出,从金正恩委员长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两次访华可知,中国对朝鲜和半岛局势的现实影响力巨大,再者中国也是签订停战协定的当事方之一,因此有意对中国敬而远之的做法“并不合适”。

李镕寅 驻华盛顿记者,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4596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