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5.21 09:34

谴责集会人数达1.2万名,数量之多远超预期

高喊“公平调查”口号
认为“只因受害者为男性便加速调查”

5月19日下午,认为警方因弘益大学裸体素描课偷拍案件受害者为男性而破例发起强硬调查的人们,在首尔钟路区惠化站2号出口附近举行示威活动,要求警方展开公正的调查并制定对策,以解决偷拍及照片或视频泄露、散布问题。(图片来源:韩联社)
红色的发带,红色的衣服,红色的标语牌……女性们的愤怒染红了这个周六。

5月19日下午3时30分,统一红色着装的1.2万名女性聚集在首尔惠化站2号出口。“谴责非法拍摄的偏袒调查集会”的参加者们,当天高喊着“男性受害者加速调查,女性受害者拒绝调查”,“公平调查”、“同一犯罪、同一处罚”等口号。

当天的集会不仅是在“Me Too运动”被点燃后发起的众多集会、示威中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其象征性意义及集会形式等诸多方面也备受外界瞩目。一直在为女性人权问题苦恼的人们认为,应当通过“弘益大学裸体偷拍”的个别刑事案件认真反省借此表露出来的女性集体情绪及其原因。

此次集会是由互联网门户网站Daum某社区(“谴责非法拍摄的偏袒调查集会”)主办。该社区成立于5月10日,即“弘大裸体偷拍”的嫌疑人——女模特安某(25岁)被拘留的两天前。截至社区成立约10天后的5月20日,会员数量便达到了2.7万人。该社区的会员们认为,由于该案件的受害者为男性,相关调查才得以速战速决。5月1日,网络社区“Womad”中流传出男裸模的裸体照片后引发争议,12天后同事女模特便被拘留。据此,该社区的会员们认为,之所以会有破例快速报道及调查正是因为“受害者为男性”。

该社区的会员们在社交网络服务(SNS)等上制作“Soranet关闭17年,弘大拘留7天”,“原来你们也会调查海外网站啊”等海报进行宣传,通过匿名聊天的公共聊天室募捐集会赞助金。此外,为集会参加者提供披萨、炸鸡、紫菜包饭等食物赞助的认证照也陆续流传开来。匿名聚集在一起的这些人仅用了一周的时间就成立了规模超过一万人的集会。支持非法拍摄受害者等的市民团体“韩国网络性暴力应对中心”(以下简称“韩网性”)表示,“据了解,此次集会与任何女性团体、市民团体均无关联”。

5月19日,首尔新村站附近女性主义行动相关人士在成立两周年之际发起游行,要求“为女性营造安全夜路”。(图片来源:韩联社)
虽然没有任何组织背景,但难以遏制的愤怒使得这些人行动迅速而机敏。釜山、大邱、大田、光州等地区甚至包下大巴集结在集会的现场惠化站。主办方按照最初2000名参加人员的预想向警方提交了集会申请,但实际参加人员数量在集会开始前便超过了2000人。起初,集会场所被限制在人行道上,但到了当天下午4时左右,从梨花十字路口至惠化洞环岛方向的4个车道均被禁止通行,参加人员数量远超预期达六倍之多。

专家们认为,围绕“偷拍”共有的恐惧情绪及反感让这些人聚集在了惠化站前。首尔大学女性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李振羲(音)表示,“其他性暴力对受害者造成的伤害可以被即刻认定,但在遭到偷拍时,受害者当场毫不知情,因此会造成更大的恐惧”,“偷拍视频外流对女性带来的打击也远大于其他性犯罪”。韩国性暴力咨询处负责人李美敬(音)分析称,“Me Too运动后,要求改变的声音开始逐渐增多,偷拍问题成了一个起点”,“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作为人的尊重,对于此类现实的愤怒在遇上‘偷拍’的社会现实后便爆发了出来”。

对于“性别偏袒调查”的观点,有意见认为应当关注此类集体情绪的必然形成过程。茶山人权中心常任活动家朴振(音)表示,“此次集会存在只允许生物学上的女性参加等封闭性,但同时需要认识到的是,该问题也反映出了这期间被排除在以男性为中心的权力结构外的女性的愤怒”,“我们应当抛开对这些人观点对错的判断,将关注点放在女性集会的原因上”。换言之,面对无人帮助解决的问题,女性们选择了亲自“匿名组织化”运动。

“偷拍”问题早在21世纪头10年以后就已十分严重,但韩国社会却对此置之不理,由此也引发了不少指责。客座研究员李振羲表示,“所有女性无一例外地均无法摆脱对偷拍的恐惧”,“如果韩国社会的偷拍犯罪受到了应有的处罚,女性们也就不会提出‘性别偏袒调查’的观点”。在此之前,韩网性曾发表声明称,“(弘益大学偷拍案件)事发几天后便逮捕了散布者,并为保护受害者采取了细心措施,这一点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同时必须要质问的是,为何事到如今才有了破例处理方式和保护受害者的做法”。换言之,女性们以此次调查为契机释放了,这期间未能对她们的受害指责作出回答的调查机关、司法部、媒体等权力机构的不满。

集会参加者们也对此类分析予以支持。曾在前一天参加了惠化站示威的某高中生表示,“我曾多次目睹过男性们擅自闯进女子高中徘徊的场面,每次我都会担心他们是不是在进行偷拍,导致连学校卫生间都不敢照常使用”,“我能感受到许多人都是一样的愤怒”。参加了5月19日晚在新村站附近举行的“月光漫步”的某女性也表示,“这期间遭到偷拍伤害的女性们,即使亲自收集证据交给了警方,也只能收到‘难以找到加害者’的答复。但是此弘大案件让人明白了,‘原来努力一下也是可以抓到的啊’”。

根据韩国警方统计,偷拍等非法拍摄犯罪从2010年的1134件增加到2015年的7623件,数量翻了七倍。非法拍摄犯罪的2.6654万名受害者中,绝大多数为女性受害者,占比为84%,男性为2.3%,其他为13.7%(因角度等问题无法判断性别)。

张洙京 记者,朴贤贞 记者,郑桓奉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84544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