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8.05.09 11:01

韩朝首脑会谈后支持率最高达86%
66%的保守层和70%的大邱、庆北人评价称其“做得好”
保守在野党分崩离析的反射利益
另有观点指出:“还需在就业等民生上多加用心”

4月27日,文在寅总统与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板门店军事分界线会晤,在突然越过朝方一侧后,两人再次回到韩方一侧。(图片来源: 韩国共同摄影记者团)
86.3%(Korea Research)、86.1%(韩国社会舆论研究所)、85.7%(Hangil Research)、83%(韩国盖洛普)、77.4%(Realmeter)……

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一直在逆时间“重力”而行。上任一年后的支持度与刚刚上任时相比,或相仿或不降反升,打破了上任初期达到顶点后开始回落的历届韩国总统的支持率模式。

取得圆满成功的韩朝首脑会谈在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突破80%上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在首脑会谈后的各种民意调查中,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上升了10个百分点左右。韩国盖洛普理事许振宰(音)表示,“年初还在担心‘会不会发生战争’的半岛紧张局势如今竟转向了和平局面”,“韩朝首脑会谈的话题在文在寅总统近期支持度上升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但是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难以单纯地用“首脑会谈效果”来解释。文在寅总统的支持度在过去一年里几乎一致保持在70%左右。2月第一周(63%,韩国盖洛普周调查结果)是文在寅总统支持率最低的时候,当时出现了平昌冬季奥运会韩朝共同入场和组建女子冰球联队争议。随着平昌冬季奥运会圆满落下帷幕,文在寅总统的支持率再次回升至70%。

图为2017年5月18日上午,在光州北区国立5.18民主墓地举行的5.18光州民主化运动37周年纪念仪式上,文在寅总统发表追悼词时,安慰一位流下泪水的光州事件牺牲者遗属。(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有分析称,文在寅总统保持高支持率的秘诀首先就在于“烛光革命”后,韩国社会保守层和进步层的形态发生了变化。韩国盖洛普在去年11月进行的韩国社会综合状况调查中宣布,回答称自己为保守层的人数比例从2016年的26.2%减少至21%,相反回答称自己为进步层的人数比例从26.1%增加至30.6%。换言之,一般情况下保守层多于进步层5-10%的观念形态开始发生变化。韩国社会舆论研究所所长李银荣(音)表示,“(烛光革命后)多数市民强烈认为‘应该给予我们建立起的政权以力量’,类似于过去对前总统卢武铉的学习效果”。

多数专家分析认为,文在寅总统的“个人作风”是支撑其支持率的重要支柱。韩国盖洛普理事许振宰称,“高支持率中明显包含了对文在寅总统个人的信赖”,“文在寅总统在拥有权威的同时,又能够自然地与国民融为一体,让国民感受到了真诚”。文在寅总统在去年5•18民主化运动纪念仪式上拥抱安慰遗属,8月又邀请世越号惨案遇难者家属到青瓦台并致以歉意。

文在寅总统的“稳健风格”也是维持其牢固支持率的秘诀之一。李银荣所长称,“前总统金大中烙下了‘湖南’、‘赤色分子’的印象,前总统卢武铉则是未加修饰的进步形象”,“文在寅总统增添了一份谦逊、慎重和安定之感,形象也因此更加稳健,更加容易得到保守层的支持”。事实上,在韩国盖洛普于5月第一周进行的民意调查中,称自己为保守层的应答者中的66%、表明自己支持自由韩国党的应答者中的40%,以及大邱、庆北地区的应答者中的70%均表示文在寅总统“做得好”。许振宰理事指出,“韩朝首脑会谈证明了具体成果和能力后,其支持率开始变得更加稳固”。

此外也有不少分析提出了,保守在野党分崩离析后带来了反射利益的观点。Ipsos Korea代表李相逸(音)认为,“对政权的评价都是相对的。如果在野党提出的方案或主张具有吸引力,政权的细小错误都会使得支持率发生变化。然而在野党却没有拿得出手的方案和领导人”。

专家们预测称,短时间内,文在寅总统的高支持率或将持续一段时间。李相逸代表表示,“通常执政超过一年、地方选举等开始后,将正式出现针对政府成果的争论。但是韩朝问题却是一个足以覆盖一切的重大事件”,“预计到今年为止,文在寅总统将继续维持目前的支持率”。但也有分析称,经济、社会领域的民生政策并未取得明显成果,这一点随时都有可能会扯后腿。Korea Research理事金春锡(音)称,“文总统在就业问题、房地产等经济、民生领域的评价并不高。如果一直拿不出成绩,其支持率就有可能会下降”。

成演哲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bluehouse/84371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