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3.01 12:10 修改 : 2016.03.01 12:11

前《朝日新闻》记者植村隆

在右翼“捏造记者”的攻击下,仍堂堂正正“想为韩日年轻人交流做贡献”

图为前《朝日新闻》记者植村隆(57岁,图)。(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植村君,在东京最后一次给大家讲几句吧”。2月28日下午,位于日本东京JR四谷站前的某活动现场,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的前《朝日新闻》记者植村隆(57,图)表情十分明朗。他将从3月新学期开始,以客座教授的身份来到位于韩国富川的加图力大学,向韩国学生讲授“东亚和平与文化”,为期一年。他笑着说道,“讲课需要用韩语,有点担心,但是想要好好教韩国年轻人,让他们可以和日本年轻人更好交流”。

植村隆将首位公开自己是日本军队慰安妇受害人的金学顺(音,1924~97)奶奶的首次证言写成报道,因此被污蔑为“捏造记者”,当天的聚会就是支持他的人们准备的欢送会。

过去2年多,围绕慰安妇问题,植村隆记者一直处于日本社会激烈攻击的正中心。这都始于2014年1月末创刊的时事周刊《周刊文春》(2月6日创刊号)登出的《捏造慰安妇事实的朝日新闻记者将成为女子大学的教授》这一报道。当时,慰安妇问题成为韩日外交的障碍,安倍晋三政府为将该问题引导至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开始了对河野谈话(1993年)的攻击,这成为了该新闻报道的背景。植村隆记者本来预定于4月就职,但因受到攻击,神户女子大学取消了聘用合同。

接着,右翼开始对曾聘植村隆记者为外聘讲师的北海道一所规模不大的大学北星学园大学进行攻击。学校甚至收到威胁信,信中称“如果不解雇植村隆,将炸毁学校”。右翼的攻击已经超越植村隆记者本身,影响到了他的女儿。植村隆记者表示“当时我所写的关于慰安妇的新闻只有2篇,这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新闻,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遭受如此猛烈的攻击”。

目睹了右翼猛烈攻击植村隆的日本知识分子受到了很大冲击,2014年10月,为支持受到右翼威胁的北星大学,开始了“不要输,北星学园的聚会”,并以此为开端,积极介入这次事件。而事件的转折点是北星学园大学于当年12月宣布“大学不会向暴力和威胁妥协”,并且决定再次聘请植村隆之后。日本的市民也开始支持对植村隆记者的审判。

“某一天,律师中山武敏联系了我,因此到约定的地点东京秋叶原站,向他说明了‘我不是伪造事实的记者’的相关材料后,他说‘你是日本民主主义的宝物’,并且表示会支持审判,那时,我感觉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光亮”。

植村隆在2015年1月向东京地方审判机关提出诉讼,状告污蔑自己是“伪造事实记者”并进行攻击的日本代表性右翼人士西冈勤和《周刊文春》等,并要求赔偿。现在,已有170名律师表示可以为其进行无偿申诉。

右翼攻击变得频繁后,植村隆开始注意到自己25年前第一次报道的韩国慰安妇受害人的现实。去年8月15日,他来到韩国天安市望乡东山,祭拜了长眠于此的金奶奶的坟墓。他说,“虽然这期间慰安妇问题一直被搁置,但已经意识到这是愚蠢的,以后我作为一个媒体人,决心将真挚对待慰安妇问题”。

目前,审判仍在进行中,但植村隆表示“通过锤炼学到了很多”。“如果没有这种经历,我已经成为了神户女大的教授。我会成为一个只知炫耀‘朝日新闻是个好公司,而我在这种公司做过海外记者’的平凡的记者出身的大学老师。我也不会与这期间支持过我的人有交集,在这种苦难中,我才深刻意识到了,与日本新闻业的脆弱进行斗争是如此珍贵”。

植村隆将在韩国继续他新的挑战。3月开始,他将在加图力大学教韩国大学生。加图力大学也是曾聘任其为外聘讲师的北星学园大学的友好合作大学。

植村隆表示,“我在北星学园大学教过的韩国学生大部分都是来自加图力大学的留学生,孩子们也参加了‘不要解雇我’的联合签名活动。我知道这是所好大学,因此才做出这一决定”。

植村隆在这2年间所经历的斗争,在1月26日岩波书店发行的《真实-我不是‘捏造记者’》一书中有详细记录。

吉伦亨 驻东京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japan/73262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