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作为文在寅总统的对朝特使团访问平壤后回国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左)和国情院院长徐薰。(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
韩半岛对话局面借平昌冬季奥运会实现突破后趁势而上,即将迎来4月韩朝首脑会谈和5月朝美首脑会谈。美国关注的“无核化”和朝鲜关注的“体制安全保障”将如何你来我往,如何找到满足双方要求的方案等,均引发了外界的高度关注。

眼下,朝美间对话推进方式与过去截然不同。1994年的日内瓦协议和21世纪头十年的六方会谈采取的是通过工作协商逐步提高协商水平的“自下而上”方式。相反,如今的局面却需要实行首先由朝美间国政最高负责人完成决策,之后再进行两国间工作协商的“自上而下”方式。

有不少预测认为,在未来的5月朝美首脑会谈前后,双方就彼此关切事宜展开沟通的方式和过程有可能也会打破常规。青瓦台相关人士在3月12日与记者见面,当被问及“在朝美间协商中,无核化和朝美建交问题是采取同步进行的方式,还是会采取先实行先无核化再依次进行方式”时,该相关人士态度谨慎地表示,“过去采取的是‘语言对语言’、‘行动对行动’的一来一往的方式,而如今双方实行的方式或将不同于以往。(与过去相比)游戏格局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场游戏中,每个人都是第一次参加,一切都要等到朝美间对话取得进展后才能知晓”。语言对语言、行动对行动是过去六方会谈时所使用的方式,但在朝美间无核化和体制安全保障措施上,将会是一种两国“同时”采取措施的方式,而并非“你先迈出一步,我也会紧随其后”。然而,目前朝美转眼间跃升为开展首脑会谈讨论的情况也预示了,双方之间或将出现超过现有想象力的崭新方式。

即便如此,从现实角度而言,在5月朝美首脑会谈之前,双方几乎不可能会拿出满足彼此要求的无核化和体制安全保障的方案。单就一个朝核钚项目,为了检查、监视和检验宁边核设施的5兆瓦核反应堆和再处理设施等从冻结到废除,朝美之间便需要经过复杂的协商过程和时间。再者,铀浓缩项目也并非仅靠检查宁边核设施的铀浓缩设施就可以得以解决的问题。与钚项目不同,铀浓缩设施具有很强的隐蔽性,因此就需要检验是否还存在另外的秘密浓缩设施。此外,有关朝鲜体制安全保障问题的激烈争论也是在所难免。联合国军司令部是停战协定的当事方,若停战协定被和平协定代替,朝鲜或将在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地位上提出问题,其中就有可能会涉及解散联合国军司令部和撤走驻韩美军等。此前,金正日国防委员长曾在2000年6月,对在韩朝首脑会谈前访朝的、时任韩国国家情报院长的林东源表示,可以接受通过改变驻韩美军的“地位和作用”“将其作为维护韩半岛和平的驻军部队”,但是朝鲜之后又重新提出了撤走驻韩美军的主张。

仁济大学教授金炼铁表示,“朝美彼此提出的要求难以在工作层面上得以满足,因此相较于分阶段接触,双方有可能会采取首先一鼓作气解开症结,之后再开展工作接触的方式”。其还表示“例如,首先实现朝美间关系正常化,之后再解决朝核问题。美国和缅甸之间也是先建交再解除制裁”。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所责任研究委员赵诚烈(音)表示,“在5月首脑会谈上,双方或将采取‘一次性’作出弃核和朝美建交等一揽子承诺,之后再在三到四年间推进无核化、和平体制和朝美建交等事宜的方式”。

朴炳洙 高级记者,金志垠 记者,金补协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3578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