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歧视与偏见的运动员,美丽的挑战

江陵奥林匹克公园。(图片来源:平昌冬奥组委)
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IOC)托马斯•巴赫称奥林匹克价值在于“多样性的和谐统一”,同时自信地表示“体育是连接彼此多样性的桥梁”。少数弱者也从未停止在奥运会上的挑战。眼下距离平昌冬季奥运会开幕还有7天,在这个时候让我们一起走进那些怀抱“七色彩虹”的多样性,与环境、歧视和偏见对抗的运动们。

同性恋?我就是我

“同性恋不应该是定义我的标签,朝着目标不断努力的人应该得到尊重,性取向如何是次要的。”美国花滑明星亚当•利邦(28岁)在2015年“公开出柜”,并不理会所谓“花滑是同性恋运动”的偏见。在保守的美国体育界,利邦是第一个以“公开出柜”身份参加此次平昌奥运会的运动员。在奥运会选拔赛结束后,利邦表示“小时候作为性少数群体运动员我并没有榜样,但我希望今后会有人分享我的故事并学会接受自己(的性别认同)”。据悉,在参加平昌奥运会的运动员中,共有10人公开了自己的性别认同。

不管是谁都能飞翔

冬季奥运会对于女性而言是一道高墙,女性被正式允许参加奥运会(1924年)距第一届奥运会(1896年)有28年之久。在冬季奥运会中,跳台滑雪是最近才对女性开放的项目。从第一届冬奥会开始,跳台滑雪便只有男运动员参赛,直到4年前的索契奥运会才开始有女运动员参加该项目。在此之前,国际滑雪联合会和国际奥委会一直以“该项目对女性而言过于危险,从医学角度上来说将不利于女性健康(生育)”的荒唐理论,拒绝将女子跳台滑雪纳入正式比赛项目。德国人卡莉娜•沃格特(26岁)是第一个在女子跳台滑雪项目中获得奥运会金牌的运动员。在近期接受国际奥委会采访时,沃格特表示“到目前为止我的状态一直不错,(在平昌冬奥会前夕)已经做好了完美的准备”。

为了没有种族歧视的世界

因为存在极端的种族歧视政策——“种族隔离政策”,从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始的24年里,南非共和国一直被国际奥委会禁止参加奥运会。1988年首尔奥运会时南非被解禁,30年后的今天,高山滑雪运动员希芙•斯皮尔曼(音,23岁)为了以黑人的身份参加南非历史上的首届冬季奥运会而竭尽了全力。斯皮尔曼在之前的索契奥运会上也艰难地获得了参赛权,但南非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SASCOC)却以“不具备奥运会竞争实力”为由阻止其参赛,从而引发了“隐性人种歧视”的争论。在平昌冬奥会前夕,斯皮尔曼获得了一张国际奥委会发放的“外卡”,同时表示“正在等待组委会的最终决定,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参加奥运会”。但在2月1日(韩国时间),南非奥组委最终还是选择了“白人”科诺•威尔逊(音)代替斯皮尔曼参赛,而斯皮尔曼将以技术工作人员的身份参加平昌奥运会。

独裁与难民

此次平昌将迎来6个首次参加冬季奥运会的国家,厄立特里亚便是其中之一。厄立特里亚从20世纪60年代起开始了摆脱埃塞俄比亚统治的独立斗争,之后的独裁政权镇压使得当地不断涌现难民队伍。国际人权保护机构“自由之家”将厄立特里亚视为“没有自由的最糟糕的国家”。香农•欧格巴尼•阿贝达(高山滑雪)成为了厄立特里亚的第一个冬季奥运会国家代表队运动员。阿贝达在20世纪80年代跟随父亲移民加拿大,但在国际奥委会为厄立特里亚发放了“外卡”后,阿贝达决定挂起父亲故土的国旗前往平昌。阿贝达表示“在平昌,我将代表厄立特里亚及其难民,我想要告诉全世界有一个名为厄立特里亚的国家,那里的国民正在遭受着痛苦”。

没有冬天?一路狂奔

热带国家运动员挑战冬季奥运会本身就极具话题性。因讲述四人有舵雪橇的电影《冰上轻驰》而闻名的牙买加从1988年卡尔加里奥运会开始到平昌奥运会,连续参加了9届冬季奥运会,尽管从未拿过奖牌。有舵雪橇女子双人运动员——贾斯明•维多利亚(音,32岁)和凯丽•拉塞尔(音,28岁)组合是此次平昌奥运会中唯一一组获得参赛资格的牙买加运动员,同时也是牙买加第一组参加冬季奥运会的女性运动员。两人在雪橇上贴上了“Cool Bolt”的名牌,意在希望拿出《冰上轻驰》的挑战精神,速度快如尤塞恩•博尔特。维多利亚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能够具备夺金的竞争力,但同时也希望能够在平昌创造出高于奖牌的特别意义”。

克服障碍

韩国有舵雪橇国家代表队的金东铉(音,31岁)从出生起便被判定患有先天性三级听力障碍,曾经的愿望就是“可以整天打电话聊天”。虽然金东铉熟练掌握了通过对方口型判断说话内容的“读唇术”并戴上了助听器,但仍然存在局限。如果无法听到队友的声音进行紧密配合,不仅是队伍的成绩连队友们也会陷入危险。金东铉的双耳接受了人工耳蜗手术,其共参加了两次奥运会。对于4年前的索契冬奥会,金东铉表示“希望能够给身体有残缺的人们送去希望,展现出永不放弃的精神”。此外,金东铉期待能够在平昌获得一枚铜牌。

■年龄只是个数字

在上演世界顶尖较量的奥运会赛场上,高龄运动员们难免会经历困难。但是年龄并非评价能力的绝对尺度。平昌奥运会最高龄的运动员——芬兰冰壶运动员Rantamaki现年50岁,1986年成为了冰壶运动员,之后做了28年的国家代表队队员并担任过国家代表队教练,两年前又重新回到了运动员身份。在近期接受芬兰当地媒体采访时,其表态称,“参加平昌奥运会的目标是要拿金牌,虽然并不容易但我相信自己做得到”。

洪锡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orts/sports_general/83050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