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10.30 11:09 修改 : 2017.10.30 14:14

两国安保协议会议上达成协议
预计于明年10月以后正式推进
也将商议重组韩美联合司令部

10月28日上午,韩国国防部长宋永武与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在首尔龙山区国防部召开的第49届韩美年度安保协议会议(SCM)上握手。(图片来源: 韩联社)
韩美两国决定,将在明年此时共同完成战时作战指挥权(简称战作权)的早期收回相关计划。

韩国国防部当局人士10月29日表示,“国防部长宋永武和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昨日在韩美安保协议会议(SCM)上达成协议,‘将对作战指挥权移交计划重新进行综合评估,共同对此进行补充、推进,并在明年韩美安保协议会议上报告结果’”。

韩美当局在朴槿惠政府时期的2014年10月就韩美作战指挥权移交的再次推迟达成协议后,曾决定若满足一定的条件,则将进行战作权的移交,并准备了相应实施计划。此次协议便是要重新研讨这一计划。分析认为,这是提前进行战作权移交的方案。若在下届韩美安保协议会议召开之际,即2018年10月,韩美共同制作的新战作权移交计划能够得以完成,预计此后提前移交战作权的方案将正式进行推进。当初,文在寅总统在大选期间曾承诺“任期内”完成战作权的移交,但今年6月的韩美首脑会谈之后,已放宽为“早期”移交的立场。

此前的10月28日,两国防长在国防当局最高层级磋商体制——韩美安保协议会议结束后的共同声明中称,“两国首脑于2017年6月达成协议,‘将早日推进韩国军队战作权有条件的移交’,为了落实这一承诺,两国已决定共同努力”。两国防长还表示,“会从韩美军事委员会议(MCM)开始,听取未来联合军队司令部重组(案)的报告,通过联合演习和检验来进行补充和推进”。韩国军方当局就此说明称,“韩美战作权移交之后,未来的联合司令部将代替现有韩美联合司令部,组织结构变为‘韩军为司令官,美军为副司令官’,此次我们重申了这一基本协议,并将继续对具体的重组案进行商议”。

另一方面,美国防长马蒂斯在10月28日韩美安保协议会议之后召开的记者会上表示,“(对朝)军事选项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和平,是为了给我们这些外交官们增添力量而设立的。无论是对于联合国的外交官而言,还是对于全世界的外交官而言,这一选项给予了他们更好的活动空间,为协商增添了助力”,重申了优先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朝核问题。即使如此,马蒂斯防长仍表示,“如果这种方式无法实现,我们可能会考虑多种军事选项,实际上我们也拥有这种选项”,“朝鲜绝非韩美两国同盟的对手”。宋永武防长也就此表示,“韩美两国决定进一步加强合作,推进扩大战略资产的循环部署等多种遏制方案的实施,以提高美国的延伸威慑执行力”。

朴炳洙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1655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