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8.25 09:03 修改 : 2017.08.25 14:18

韩外交部局长、室长们的“惯性态度”

8月8日,文在寅总统正在主持召开国务会议。(图片来源:青瓦台提供)
“韩国不可以再按照依靠美中两强解决朝核问题的现有外交习惯行事,而是要转换思路,寻找创新型外交路径。”“阻止战争是总统应尽的职责,如果是我说要与朝鲜进行对话,有人则会说韩美合作将因此产生裂痕,但如果是其他国家首脑说这话,则会被称作具有战略意义。”随着文在寅总统8月23日在韩国外交部和统一部核心政策讨论(业务报告)上的非公开发言被曝光,围绕其发言思路及主旨的分析可谓是众说纷纭。

有分析认为,文在寅总统的发言意在提醒,一直以来对恢复韩朝关系持消极态度并将加强现有的韩美同盟作为朝鲜核导解决方案的韩国外交部主流,以及大多为韩国外交部出身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除韩国外交、统一部门的主要公务员外,青瓦台和民主党外交安保政策相关核心人士也出席了当天的讨论。所以该分析认为,“创新性外交”和“转换思路”等建议是否是在变相批判韩国外交部和安保室沉溺于李明博和朴槿惠政府时期的惯习,而当时文在寅总统发言的思路也使得这一分析更具说服力。文在寅总统先向韩国统一部和外交部强调了,在实现韩半岛和平上的主导姿态和以国家利益为中心的接触方式,之后由韩国外交部室长、部长级官员进行了一小时的发言。如果想要解决眼下的安保悬案、实现和平,则需要重视传统的韩美关系等构成了讨论过程中的主要内容。借用一位与会者的话来说,席间的发言主旨自始至终都高度一致,就像是事先制定好了讨论战略一样。文在寅总统的发言最终旨在建议,制定解决方案要从更具创新性的角度出发,要能够支撑起自己一直以来再三强调的“韩半岛和平构想”。

相反也有分析认为,文在寅总统的发言是在批评韩国保守在野党和媒体。大韩民国原本可以有很多以国家利益为中心的解决方案,但韩国保守在野党和媒体却夸大事实,似乎只要发出与美国不同的声音就会出大事,使得国家卷入南南矛盾之中。一位青瓦台相关人士表示,“总统的发言听上去像是在针对,只要出现对话迹象,就会拿出‘青瓦台陷入了对话狂躁症’说辞的韩国媒体和保守在野党”。在正式业务报告当天,韩国《朝鲜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朝鲜威胁也无法抑制青瓦台的‘对话狂躁症’》的报道。“韩朝对话狂躁症”的表达已经是韩国保守在野党的固定菜单了。

另一方面,青瓦台外部也充满了对国家安保室的不满情绪。一位曾参与过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对朝政策的人士表示,“现在的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已经是第二外交部了”,暗指在朴槿惠政府时期,由金宽镇室长带领的安保室做起了“第二外交部”的工作。换言之,韩国外交部无法扮演好总揽韩朝关系和调解外交、安保悬案的综合性角色,只知道一味重视传统韩美同盟的影响,安保室也因此受到了影响。据悉,文在寅总统也曾指出,8月初安保室整理提交的各种悬案报告,未能全面反映出总统的哲学和政策方向。在文在寅总统于光复节明确表明大韩民国在安保、和平上的主导权之前,也有不少声音对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感到担忧。

青瓦台对扩大解释保持高度警惕。一位核心相关人士表示,“青瓦台内部,尤其是文在寅总统和郑义溶室长之间,在外交、安保悬案上毫无异议”,“这似乎是因为传统阳光论者的韩朝关系解决方案和接触方式有所不同而引发的误解。有了对安保悬案的坚决态度,之后的和平构想也正在得到国民的支持”。

金补协 记者, 李静爱 记者, 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80825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