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对军事会谈提议长时间保持沉默
下个月的红十字会谈也是乌云密布
韩国政府“会谈提议有效期至7月27日”
表达了继续观望的立场

在韩朝关系断绝了9年多的情况下
朝鲜怀疑是否会以无核化为前提条件
经济合作也或将从长计议,不会急于求成

图为7月14日,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的洲际弹道导弹(ICBM)级“火星-14”型导弹试验发射成功纪念演出舞台背景上,出现了金正恩委员长对“火星-14”型导弹最终组装现场进行视察的照片。(图片来源:韩联社)
文在寅政府提议举行韩朝军事当局会谈,但截至7月21日下午,朝鲜仍未做出任何正式回应。韩国政府还提议在下个月1日,举行韩朝红十字会会谈,商讨离散家属团聚活动,有观点担忧该会谈是否也将告吹。韩国国防部发言人文尚均在当天发表立场称,“韩方再次敦促朝方,尽早响应韩方提议”。

7月17日,韩国政府同时提出了举行军事当局会谈和红十字会会谈的组合提案,堪称文在寅总统的“柏林构想”的后续措施。该提议将朝鲜与韩国的需求并排后,又将朝鲜所需摆在了首位。但是朝鲜的回应却只有通过党机关报《劳动新闻》等发表的关于韩朝关系的原则性评论。专家解释称,朝鲜当局并未作出直接回应的原因有两点。

第一,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并未下定“决心”改善韩朝关系。其虽然了解新上台的文在寅政府与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有所不同,但还未“确定”究竟有何不同。这是因为,通过《6•15共同声明》与《10•4首脑宣言》累积的韩朝信赖,在经过了9年多的空白期后,可谓已经全部消失殆尽。

韩国政府重视韩美合作,并强调朝鲜无核化,似乎也引起了朝鲜的“怀疑”。韩美首脑会谈上有别于文在寅总统意图的所谓“正确条件”,以及“柏林构想”中出现的“朝鲜停止挑衅,拿出无核化意志”等表达,或将被朝鲜视为韩朝对话的前提条件。

分析认为,金正恩委员长体制的特点或也有所影响。与经历过两次首脑会谈的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不同,从2011年12月执政以来,金正恩委员长实际毫无韩朝对话经验;就韩朝关系,应当对零经验的金正恩委员长建言献策的核心参谋,则由于担心作出“错误选择”所要背负的责任而不敢轻举妄动。换言之,如此一来,重启韩朝对话之前的“试探战”或将被拖长。

第二,相较于修复韩朝关系等所谓的“民族内部问题”,朝鲜更加重视有关军事、安全等维护体制的“根本问题”,所以才未对韩方的对话提议作出回答。金正恩委员长在这期间,推出了同时实现核能力与经济发展的“核与经济并行路线”,宣布已经通过五轮核试验,成功拥有了小型、轻量、标准化核弹头,并在7月4日成功发射了洲际弹道导弹(ICBM)级别的“火星-14”型导弹。有观测认为,在最大限度地提高了对美协商能力的情况下,相较于修复韩朝关系,朝鲜会将对美谈判放在优先位置。

朝鲜经济的稳定也为这一分析进一步提供了说服力。虽然联合国安理会仅去年一年就通过了两次强硬对朝制裁决议,但是经确认,朝鲜的对外贸易规模却较前年增加了4.7%。换句话说,对于朝鲜而言,人道主义援助和经济合作等改善韩朝关系所能带来的好处,可能并不具备多大的吸引力。

韩国政府表示将继续观望至本月27日(停战协定签署日),即文在寅总统选定的双方停止在军事分界线上采取敌对行为的时间。韩国国防部当局人士当天表示,“基本上,对话提议的有效时间将截至7月27日”。韩国统一部当局人士也称,“不排除朝鲜会要求修订韩国提议的可能”。

一位文在寅总统大选阵营出身的外交安保专家指出,“在韩朝关系断绝的过去9年多时间里,朝鲜和韩半岛周边形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韩国不应该执着于过去单凭表现出‘善意’的接触方法,而是需要考虑符合变化的局势,能够说服朝鲜的‘文在寅式解决方法’”。

郑寅桓 记者,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defense/80383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