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7.10 09:12 修改 : 2017.07.10 11:23

文总统首个多边外交成果与课题

7月6日,文在寅总统欲接过当地有关人士带来的欢迎花束时,被告知“这是给总统夫人的花束”,因此开怀大笑。(图片来源: 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从7月7日起,为期两天、于德国汉堡召开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成为了文在寅总统就任后,考验其多边外交能力的首个试验台。在这里,文在寅总统在完成G20正式日程期间,抽空接连与美国、中国、日本和俄罗斯等周边四大强国,以及德国、法国等欧洲主要国家首脑举行双边会谈,为和平解决朝鲜核导项目引发的韩半岛局势东奔西走。借此,文在寅总统取得了恢复在朴槿惠政府后半期消失了的四强(美、中、日、俄)外交,以及在国际社会上就和平解决朝鲜核导问题达成共识的成果。但是却因未能在部署萨德(THAAD•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和日军“慰安妇”协议等问题上,缩小与中国和日本的意见分歧而留下了课题。

确保朝核问题主导权

文在寅总统通过此次G20领导人峰会,将重点放在了就上月末韩美首脑会谈上达成协议的和平解决朝鲜核导问题,并由韩国主导韩半岛问题的原则确保国际支持上。然而在出国前一天,朝鲜进行了洲际弹道导弹(ICBM)级别的导弹试射,致使国际社会舆论恶化,文在寅总统因而身负重任地坐上了飞往德国的飞机。文在寅总统在朝鲜问题解决方法中追加了“强硬的制裁与施压”,但同时也明确指出,这并非是“为了制裁而制裁”,而是为了将朝鲜重新带回谈判桌前的“一种手段”,以此应对朝鲜发射导弹后的情况变化。相当于一种在不动摇现有“和平解决方法”的框架下,最大程度地降低国际社会反感的文氏策略。这为朝鲜提供了“无法承受的非军事制裁”与“以改变态度为前提的国际社会的援助承诺”的两大选择,并在主要国家首脑间的公论场上获得了认可。问题在于,若朝鲜对此没有响应,这一解决方法也就只能停留在一纸空谈之上。文总统誓要坐上改变韩半岛局势“驾驶席”(主导地位)的希望也很可能会随着朝鲜的选择而动摇。

敦促国际社会共同应对

与会首脑在非公开会议上深度讨论了朝鲜问题,东道主德国的安格拉•默克尔总理另行召开记者会,以“口头声明”的形式发表了对此的立场,此举被青瓦台自我评价为文在寅总统付出努力的成果。7月7日,默克尔总理举行了以“恐怖主义”为主题、目的在于说明非正式会议结果的记者会,并表示“G20峰会为专注经济、金融问题的会议体制,但在非正式会议中,却可以自然地讨论起朝鲜问题”,“参加讨论的所有首脑表明了对朝鲜核导问题所带来威胁的担忧,并要求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安理会)发挥积极作用”。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解释称,起初文在寅总统虽然希望对朝鲜核导项目的担忧,以及对朝制裁与对话并行原则能够反映在G20成员国的联合声明中,但他也一直认为,G20作为讨论国际经济悬案的主要首脑组织,联合声明包含对外交安保悬案的立场恐有些勉强。一位韩国政府相关人士解释道,“在朝鲜发射导弹不过几天的情况下,突然对此展开讨论,并将结果写进文件着实不易”。

此外,在7月6日举行的韩美日首脑晚宴上,三国还在对朝制裁中排除“军事选项”、和平解决韩半岛问题上达成共识,并就此发表联合声明。但在至今已是第8次举行的韩美日首脑会谈上,发表协议书形式的联合声明却尚数首次。在与德国、法国、印度、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举行的双边首脑会谈上,各国接连表明了对韩国政府解决朝鲜问题方法的支持。

未能与中国就萨德问题达成共识

分析指出,在此次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之后,韩中关系或将变得更为复杂。7月6日,文在寅总统在德国柏林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会晤,但未能就两国间最为尖锐的萨德部署达成共识。双方在文在寅总统提出的在展开环境影响评估期间,寻找解决朝核问题的突破口,从而减轻在萨德问题上的敏感度的解决方法上的认识分歧也得以确认。

韩美日首脑通过共进晚餐并发表联合声明,加强了三国合作,但也因此造成了进一步增强韩美日对中俄格局的负担。在此次会议之前,中国与俄罗斯发表“外交部联合声明”,再次强调了反对韩半岛部署萨德的意见。

熟知内情的一位中国专家表示,“中国最为担心的就是韩美日走向安保合作体系”,“在中国,对‘韩国是否被困在韩美同盟框架下’的担忧正在不断加深”。这也被认为是习近平主席表明对“韩美日合作体制”担忧的原因所在。

尽管如此,两国首脑在此次会谈中提及了今年8月即将迎来韩中建交25周年,这将为改善两国关系提供可能,外界对此给出了积极评价。两国决定继续进行高层对话,而能否借此达成共识将成为关键。

12•28协议与少女像问题位于平行线上

7月7日,在汉堡举行的首次韩日首脑会谈上,双方确认彼此意志,表示将改善由于去年12月在釜山日本总领事馆前设置“和平少女像”而跌入冰点的两国关系,并取得了就恢复“穿梭外交”达成共识的成果。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双方未能在有关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的12•28协议(以下简称12•28协议)和少女像问题上缩小立场分歧,但两国首脑达成共识,将采取把此事与其它政策分开处理的“双轨”接触。2012年,李明博总统以访问独岛为契机,时隔五年再次重启了中断的穿梭外交。之后朴槿惠政府的接触方式却因为将“慰安妇”受害者问题与韩日关系放在一条线上,导致双方对立,将两国关系推向破裂,而此次会谈则摆脱了这一接触方式。

但是正如文在寅总统所说的一样,韩国民众对“12•28协议”与少女像问题积怨极深的现实依然是一大难题。有预测认为,抛开两国首脑的意志,即便两国关系得以改善,也仍将存在一定局限。

汉堡/李世莹 记者,金志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bluehouse/80208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