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2.05 16:07 修改 : 2016.02.26 18:18

迎接翩翩归来的少女们

电影《鬼乡》的一个场面。
80年的痛苦,25年的斗争,时隔14年上映。《鬼乡》是一部可以用数字说话的电影,也是一部由7.527万名市民筹集了11.6122亿韩元的制作费拍摄完成的电影。《鬼乡》描述了被带到日本军队慰安所的少女们的故事,该片将于2月24日上映。

在日军慰安妇众多受害者中,只有238人被政府记录在案,目前仅有46人还在人世。电影根据受害人之一姜日出(音,89岁)所经历过的事情为基础制作而成。战败的日军将慰安妇视为撤退的累赘,将她们带到山中,赶到坑中杀害,并烧毁尸体。姜日出奶奶在坑中快要死的时候被独立军救出而活了下来。2002年,在“分享之家”做志愿活动的赵正莱(音)导演看到了姜奶奶在接受心理治疗时所画的《燃烧的少女们》一画,由此下决心要拍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制作经费一度短缺,经历了诸多困难,最终在市民们的支援下募集到一半经费才得以继续拍摄。电影最后八分钟出现了7.527万名赞助者的名字,这是任何大制作电影都无法做到的“大片”。演员孙淑、吴智慧、郑仁基等无偿出演了该电影。扮演残忍的日本军官一角的林成哲(音)是金九先生的外孙。林成哲偶然知道了该电影,并担任了该部电影的美术导演和制作人,为电影做出很大贡献。

电影《鬼乡》的一个场面。
但是《鬼乡》并非一部只讲述残酷的历史事实或强调善意的教科书般的电影。去田里干完活的父亲(郑仁基饰)时不时会把女儿背在背架上走来走去。母亲(吴智慧饰)给14岁的女儿戴上荷包,祈愿不要有任何不幸降临。父母如此疼爱而重视的子女某一天被装上汽车,带到了位于中国牡丹江的慰安所。在那里,日军军官拔出刀,威胁她们“你们不是人,只是皇军的母狗”。少女们说“我们在被带走的那一刻就死了,这里是(死人到处流浪)地狱”。

电影交叉描述了发生在两个少女身上的故事,一个是1943年庆尚道居昌郡的一个村子里突然被日军带走的少女郑敏(音,姜荷娜饰);另一个是被神附身的十九世纪九十年代的少女恩庆(音,崔莉饰)。就这样,无法解开的历史与现代相遇了。遭受性暴行后像是忘记怎么说话般被困在自己世界的少女恩庆,随着被那些在陌生土地上受到蹂躏而死的慰安妇受害者的灵魂附身,成为了一个将她们的话转达给现代人的人。性暴行受害者安慰战争犯罪牺牲者们的电影展示了女性们是如何交感心中痛苦并成为受害者的治愈者。该电影的能量就在于生者为了给予死者安慰大跳招神舞的氛围,在于少女剖开内心决心成为冤魂的证人和巫婆的意志。电影《鬼乡》的名字并非意味着“回归家乡”,而是“鬼乡(鬼魂们的故乡,注:韩语‘归乡’与‘鬼乡’同音)”。

电影上映前,赵正莱导演已经在美国和韩国举行了赞助者试映会,他说,“作为电影制作人,我把试映会本身就看作是一场招神舞。我们相信举办20次试映会就可以送20个冤魂回家”。该电影象征着“将在异地他乡死去的慰安妇受害者的灵魂带回祖国”,将慰安妇受害者的灵魂比作一只只蝴蝶,描绘了她们翩翩起舞、有说有笑地回到故乡的情景。电影为突出巫术氛围,除了激烈的交战和残忍屠杀的场景外,在配乐和舞蹈上也下足了功夫。担任跳招神舞的恩庆一角的饰演者崔莉是学习过韩国传统舞蹈专业的演员。

电影最后的场面让人想起《耶稣受难记》,这表明导演并非将慰安妇奶奶们单纯当做受害者,而是当作殉教者,当作是让我们认清在历史上犯下滔天罪行的罪犯们的存在。“现在马上就要结束了。”电影中,带着伤痛生活的慰安妇奶奶英玉(孙淑饰)时时刻刻念叨着这句话,但现实生活中,奶奶们的苦难并未结束。赵正莱导演表示,“希望这部电影可以成为代替奶奶们讲述历史的文化证据”。

南恩住 记者

韩語原文: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movie/72943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