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10 09:29 修改 : 2017.05.10 14:11

文在寅的人生轨迹

穷困难民家庭的长子,非韩国SKY名校(除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以外的大学)却是“民主运动圈”的出身,地方人权律师,岭南的金大中(DJ)支持者……

5月9日当选为大韩民国第19届总统的文在寅,他的人生轨迹中处处充满了大韩民国“非主流”的痕迹。虽然其中一部分是与生俱来的,但大部分是因后天的非凡经历而留下的。高喊着“我想要改变大韩民国的‘主流’(政治主流应该为国民,权利主流为市民)”的文在寅,在他过去64年的生活中完完整整地书写着,从按照“社会普遍常识”生活到反过来对抗既得利益阶层的市民是如何成长为国家领袖的过程。

难民之子,参与反维新民主化运动后成为人权律师?

民主运动圈与特种兵的经历

1953年1月24日,文在寅出生于庆尚南道巨济市一户穷困难民家庭,他是家中长子,有一个弟弟和三个妹妹。但是对于文在寅而言,贫困并非是一定要抹去的羞愧过往。相较于对富人怀有一种“羡慕”之情,文在寅心中满是对普通百姓饱受悲哀与委屈的“共鸣”。1972年,因为无法对黑暗独裁现实置若罔闻,比起在顶住经济困难进入的韩国庆熙大学法学院中准备司法考试,文在寅选择成为带头参与民主化运动的“运动圈学生”。

在反维新示威进入最高潮的1975年,“人民革命党事件”死刑执行后的第二天,文在寅由于主导维新独裁火刑仪式而被拘留。获释后又被强制征兵入伍,在特种作战司令部下属第一空输特战旅团第三大队服役。虽然是被强制带走,但军队生活却意外地对了他的胃口。在1976年的“板门店斧头暴行事件”中,文在寅被选为最精锐要员参加了砍除白杨树的作战,并因此受到了表彰。特种兵的经历成了帮助文在寅摘掉在野党政治人物不厌其烦累述的“从北”、“安保不稳”标签的珍贵资产。“连军队都不曾去过的人,还是不要在特种兵出身的文在寅面前谈论安保问题了”,文在寅的此番呵斥得到了人们的热烈响应。在总统大选之前进行的各种民意调查中,文在寅被民众选为“最擅长安保问题的候选人”。人生啊,犹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虽然在1978年退伍了,但文在寅却未能复学。这正是因为他的拘留案底,而就业自然也无望了。之所以选择去准备司法考试,也是因为面对当时父亲的突然辞世所感到的悔恨。作为儿子,文在寅从未向父亲交过出色的答卷。尽管以司法研修院第二名的成绩毕业,然而文在寅却并未能成为心中向往的法官。这也是拜民主运动圈和示威履历所赐。“现在还怀有当时示威游行的想法吗?”面对国家安全企划部职员的提问,如果文在寅没有回答称“我不认为我的行为是错误的”,他的人生轨迹又将去向何方?

朋友亦是同志,邂逅卢武铉

决定走上律师这条道路的文在寅在1982年来到了第二故乡——釜山。在这里,文在寅遇到了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开启了这段伴随终生的“命运”般的缘分。起初,两人不过是“合伙人”而已。有着高胜诉率的律师,与应聘法官受挫的菜鸟律师,两人在釜山西区富民洞法院后门附近开了一家“卢武铉文在寅联合律师事务所”。在“试做干净律师”的想法上,两人一拍即合。尽管有着6岁的年龄差距,但两人却超越前后辈的关系,是志同道合的“同志”。前总统卢武铉曾说过,“不是文在寅是卢武铉的朋友,而是卢武铉是文在寅的朋友”,表达了自己对文在寅满满的信任。

两人都并非从一开始便打算走上“人权律师”的道路。“从不回绝找上门的案件,积极地从当事人的故事中寻找共鸣,用心为其辩论”,从而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享誉釜山乃至蔚山、昌原和巨济地区的劳动、人权律师,深入到了民间民主化运动中去。二人在成立了“釜山、庆南民主社会促进律师会”后,又参与建立了韩国全国范围内首个釜山民主宪法争取国民运动本部,掀起1987年6月抗争。文在寅曾说,“与卢武铉律师一同参与6月抗争的记忆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意义的事情”。因反对三党合并而在釜山举起了民主党旗帜,并一直高喊着支持金大中,但是“边缘运动圈出身”的标签却也一直跟随着文在寅。

最后的秘书室长,大首席

作为曾经的边缘人权律师,文在寅在2002年总统大选之后登上了中央政治舞台。打出破除专制主义口号的前总统卢武铉为了打造“民主青瓦台”,打算任命文在寅为“民政首席秘书官”,而这便成为了文在寅的转折点。“是你让我走上了从政的道路,并成为了总统,难道你不应为此负责吗?”“通过将无法掌控检察机关的非检察机关出身之人任命为民政首席秘书官来消灭‘超级权力’,以此完成政治上与市民的民主主义。”在前总统卢武铉此类号召的驱使下,文在寅进入了青瓦台。声称“不要再说服我从政了,民政首席秘书官已经是我的底线”,并且也从前总统卢武铉口中得到了保证,但文在寅却未能遵守这一约定。虽然在一年后便离开了青瓦台,但在听到了前总统卢武铉被弹劾的消息后,文在寅又作为律师团而回归。之后,文在寅还曾担任过青瓦台市民社会首席秘书官,并且作为最后的秘书室长一直陪伴前总统卢武铉到2007年卸任的当天。担任过卢武铉政府青瓦台首席秘书官和秘书室长的文在寅,其能力成为了塑造“国政运营经验丰富的准总统”形象的重要政治资产。但是“大首席”和“大室长”的外号,以及卢武铉政府内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地位也成为了文在寅被追问“卢武铉政府失败”责任的一大薄弱环节。

卢武铉之死

2009年5月23日周六早晨的一通电话,再次将归隐庆南梁山的文在寅召唤到了政治中心。在整个韩国都因前总统卢武铉悲剧性的死亡而愤懑激昂之时,文在寅作为带领国葬的“丧主”出现在国民面前。身处“政治报复性他杀”的悲痛中,文在寅所表现出的自制与坚毅备受人们关注。前议员白元宇对出席葬礼的韩国时任总统李明博发出了“谢罪”的抗议,面对这一情况,文在寅恭敬点头致意的行为令人印象深刻。在对前总统卢武铉毫无降温之意的悼念气氛中,民众对李明博政府的失望感达到顶点,点名文在寅为下届总统候选人的呼声随之提高。

从议员选举到总统选举

“你现在是从命运中解放了,但我却在你留下的问题中举步维艰。”前总统卢武铉逝世后正式从政的文在寅如此形容着自己的心情。面对政权交替“大义”的沉重责任感,文在寅在2011年末参与创立了民主统合党,之后于2012年4•11议员选举中,在釜山沙上区当选。2012年6月17日,文在寅在正式发表出战总统大选宣言时称,“如今好像骑虎难下”。

许多人都在讨论“文在寅大热论”,但是在党内竞选中,仅在规则协议上他便浪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从而导致议论四起。竞选本来堪称为胜者积聚力量的庆典,却也因此变得面目全非。在党内竞选结束之际,文在寅称“党内出现分裂,难以再次团结统一”。现有的民主党组织(民主阵营)和学者、政策专家集团(未来阵营),以及自由参与的市民组织(市民阵营),三轮同转的选举对策委员会,在毫无“主心骨”地各自运转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发挥协同效应。紧接着又经历了与安哲秀关于在野党候选人单一化的争议,一路可谓荆棘丛生。相反,新国家党一早便将前党代表朴槿惠确立为总统候选人,全程遥遥领先。新国家党抢先占领“经济民主化”和“福利”等大选热门问题,建立“卢武铉对朴正熙框架”的竞选格局,面对这一切,文在寅已然束手无策。尽管国民热切盼望政权交替,但文在寅在当时的选举中以“48对52”的结果惨痛败北。

卢武铉逝世后的“政治道路”,再次竞选总统后入主青瓦台

三次生死关头

文在寅在大选失败后曾一度沉默,2013年出版了名为《1219的终结是开始》的书,此后又开始了政治活动。国家情报院介入大选事件、放弃NLL(西海北方界线)的争议和朴槿惠总统日益一意孤行等,将他再次召回到政治一线。这一次与2012年总统大选时被硬推出来似截然不同。他说,“对于想成为总统的人来说,真正需要的不是‘权力意志’,而是‘历史意识’、‘使命意识’”,他彻底反省说,“至少在(2012年大选时)想成为总统的热情和紧迫感不足确实是真的”。他得出结论,“一言以蔽之,大选失败的原因是平时实力不足,准备不足”,他由此奔向了2015年2•8全党大会。为给议会选举、大选胜利打下基础,他挽起袖子站出来,表示要成为改变所在政党结构的党代表。党内元老反对他,称“如果你能按兵不动,我们用花轿也能把你抬到总统大选上,但是一个只让人抓住明显把柄的代表又能做什么”,亲信们也反对他,但都未能阻止他。“即使此次不能成为党代表,未能好好地挽救党,未能带领党走向议会选举胜利,接下来我的作用也将不复存在”,他宣布表示自己要跨越“三次生死关头”。

就任党代表后的十个月是苦难的延续。在两月后举行的再补选选举中惨败后,党内非主流方面助燃的责任论演变成“初选代表的领导力争议”。在2016年4•13国会选举前夕,前代表安哲秀等人反对因“再信任牌”而艰难通过的“公推改革案”,并大批退党,当时真是千钧一发的危机。文在寅在2012年大选时,竞争者朴槿惠候选人方面放出让曾担任国民幸福推进委员长的金钟仁前议员担任非常对策委员会代表这一“杀手锏”,不仅在首都地区做宣传,还成功在釜山、庆南等地推出11名国会议员,从而在议会选举中获胜。当时文在寅甚至宣称“退出政坛”,在下尽功夫的湖南(全罗道总称)地区输给国民之党也成为他的政治性负担,但党内外称他“在政治力方面有较大成长”。“不能担任秘书室长之外的职务”的冷嘲热讽日渐淡化,他已成为在野阵营中名副其实的“有力的大选候选人”。

“文复读”(两次竞选总统)

文在寅跨过“三次生死关头”之后,马上发生了朴槿惠总统遭弹劾这样的罕见大事。韩国面临马上进行提前大选的局面。虽然时间提前了,但已准备五年的“大选复读生”现在不再像2012年般犹豫。他抱着“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是宿命”的信念,早早地准备竞选阵营迎接大选。为打破“亲文(在寅)-反文” 格局,他将亲信推向身后,启用党内各类人士,进一步扩大阵营的范围。

虽然也有“没有扩张性”的批评,但希望政权交替的“烛光集会”一直支撑着他的大势论。得益于城南市市长李在明之“左”,忠南知事安熙之“右”维持的平衡,他的支持率从20%到30%左右,再到40%,慢慢且又坚定增长着。在激烈的党内竞选结束后,曾互相竞争的候选人为了大选胜利而携手同行。抱着“以党为中心进行选举”的决心,选举对策委员会团结一心。这与五年前完全不一样。虽然继前代表孙鹤圭之后,选举最后前代表金钟仁在内的几位议员批判“亲文霸权主义”并退党,但影响并不大。虽然曾被分裂的保守层站出来“重新集结”,但在韩国国民的政权交替渴望下,他们退缩了。

当选为韩国第19届总统的文在寅发誓在清算积弊的基础上成为“团结国民的总统”。他决心让因进步与保守理念而反目成仇的大韩民国,让因岭南(庆尚道总称)和湖南等地区而四分五裂的大韩民国开始成为一个整体。他认为,如果朴槿惠总统的弹劾是“朴正熙时代”结束,那么文在寅政府成功当选也会宣告“卢武铉时代”的结束,他决心将韩国带入一个真正的新时代。

这将会开启一个“政治的主流是国民,权力的主流是公民,因此国民是总统”的时代。文在寅总统表示,在这个时代大门开启的过程中,不会“分帮结派”或“政治报复”。但是,保守阵营以及韩国的主流势力没有收回“若文在寅当选,国家必会断裂”的怀疑。理解非主流,说服主流,这是摆在文在寅总统面前的一个课题。

李静爱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79407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