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05 12:55 修改 : 2017.05.05 13:17

庆北星州的“和平地区”韶成里

5月3日凌晨传来“萨德装备追加引进说”
来自全韩国的100余人在会馆内与居民守护
“不信任国防部,担心大选前成为‘萨德落地’”

)图为5月3日凌晨,在韩国庆北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会馆前的道路正中间,竖立着居民们手写的手牌。(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韶成里里长与全体居民通告:本地区为和平区域,禁止萨德部署的相关装备与人员出入。”

5月3日凌晨1时,此类手举牌竖立在韩国庆北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会馆前的道路中间。村中居民在往返双向车道的路两边并排停满了数十辆轿车,只留下勉强可以通过小型车的空间。凌晨将轿车停放道路中间如今已经成为该村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之所以切断路口,就是为防止再次出现4月26日趁凌晨追加引进萨德(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装备一事。要想在萨德部署地达摩山(海拔680米)引进萨德装备,需要通过韶成里会馆前道路后再前行2公里。

5月2日出现了“驻韩美军将于5月3日零时前后追加引进萨德装备”的相关报道,韩国国防部对此予以否认。当天凌晨,韶成里会馆周围聚集了来自全韩国的100余人,三三两两地在会馆前院搭起帐篷,做好了通宵达旦的准备。

“韩国国防部连本国国民都会欺骗,如今不再会相信国防部的话了。即便国防部说不会在今天部署,谁知道会不会为完成‘萨德落地’又来呢。”在星州草田面种植香瓜的李宗羲(音,60岁)生气地说,“集会一直延续到凌晨,要是有警察出动,我们就得放下手中的活跑过来,早晨还得早起干农活,简直累得要死。国防部自己倒是睡得香,却让这里的居民没有个安稳觉睡。”

“去年夏天说是萨德要部署到星州邑星山上,当时为了举行反对集会,大家一睁开眼就会来星州郡厅前院。之后部署萨德的地区便改成了草田面的达摩山。从此以后,大家又几乎每天聚集到韶成里会馆。”在星州大家面种植稻谷和草莓的居民朴淑奎(音,54岁)说,“就因为萨德,大家的日常生活全被打乱了”,“在韶成里会馆呆一会后回家去干农活,干完农活后再回到会馆,每天都重复着这样的生活”。

图为5月3日凌晨4时,在韩国庆北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会馆前的路边,人们正围在暖炉边过夜。(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当天凌晨,几个无法入眠的村民一直徘徊在韶成里会馆周围,紧盯着道路。其余的10多人则聚坐在3个暖炉周围,眺望着通往韶成里会馆的路口。在路边用集装箱建成的教堂里,10多名圆佛教教务也在留意着路口。从韶成里会馆向达摩山走700米,在泥田桥(音)的圆佛教教务也搭起了帐篷,彻夜祈祷着和平。圆佛教在去年9月成立了守护圆佛教星州圣地非常对策委员会。圆佛教第二代宗法师——鼎山宋奎宗师的故居便位于韶成里。

近来韶成里每天都笼罩在不安与紧张中。“从现在开始守在这里的人会慢慢减少,所以凌晨5时是最紧张的时间。如果到这个时候没有发生任何事,大家就会认为‘今天平安无事’,可以暂时放松一下。”坐在路边暖炉旁的圆佛教教务元益先(音)表示,“在4月26日凌晨首次引进萨德装备时,有萨德雷达和2台发射台被运进,现在仅剩下4台发射台,我很担心剩下的装备将会全部被运进。在新政府成立之前,我希望能够最大限度地阻止此事发生。现在这里只有国民、警察和军队,还不存在政府”。

图为5月3日凌晨5时,韩国庆北星州郡草田面韶成里会馆前路边,一家用集装箱建成的教堂内,圆佛教教务正在晨间祈祷。(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凌晨4时44分传来鸡鸣的声音。随着天边泛起鱼肚白,黑暗被瞬间冲散。在韶成里会馆和周围帐篷中小睡了一会的人们三三两两地开始起床聚在一起。凌晨5时,圆佛教教务开始晨间祈祷。从当天零时到此刻,韶成里会馆前面的道路上没有一辆车通过。

凌晨5时38分左右,有一辆小卡车向达摩山方向驶去,这是当天通过韶成里会馆前面道路的第一辆车。望着这辆卡车,人群中传出了“原来不是今天啊”的感叹。来自大邱的朴镇远(音,25岁)说,“新闻报道称5月3日零时前后,将追加引进萨德装备,我觉得应当帮助韶成里的居民,便来到了这里,幸好没有追加引进萨德。但是让人担心的是,等到之后我们不在这里的时候,如果萨德进入当地,奶奶们要怎么办”。

星州/文•图 金一雨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area/79328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