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5.01 15:49 修改 : 2017.05.03 09:16

NETMARBLE、LG电子数码研究所六人猝死、自杀后
首尔数码园区4421人追求没有过劳死亡、免费劳动的工作
凄惨的呐喊“一起回家吧,我们也是人”

图为青年职工在参与“没有过劳死和无偿劳动的加山数码、九老数码集中签名”活动。(图片来源:无偿劳动与不合理解雇举报中心提供)
“今天我先提前下班回家了。”

晚11时,金成秀(因,33岁,化名)观察着坚守在座位上的上司的脸色,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金某在首尔数码产业园区的一个制造企业工作了五年,他早上八点上班,当天已经工作了15个小时,但是距下班仍有两个多小时。因为他平时凌晨一点左右才下班。

繁忙时的通宵工作也曾像家常便饭,一个月没休息一天,却没有加班费。假期在公司工作,只能得到2.5万韩元的加班费。尽管如此,工资也只是刚过200万韩元。金某说明了20-39岁青年劳动者忍受长时间劳动的理由,“在公司只有好好表现才能升职,职工们靠什么展现出忠诚度?只有晚下班和在休息日加班”。如是说的金某最近看到过劳死的同事,改变了想法。金某表示“逐渐怕了,原来我也会死掉的啊,我能撑多久呢,太可怕了”。

4月30日,在首尔数码园区工作的4421名青年职工参与了无偿劳动与不合理解雇举报中心举办的“加山数码和九老数码集中签名运动”,并敦促希望根除过劳死和无偿劳动。加山数码和九老数码分别是首尔一号线和七号线的加山数码园区及二号线的九老数码园区的缩略语,代表着首尔数码园区。

首尔数码园区有20万职工,其中65%(13万人)是20-30岁的青年。从去年开始,随着手机游戏企业Netmarble和LG电子数码中心六人接连猝死或自杀死亡,韩国社会上对首尔数码园区“残酷劳动环境”的批判愈演愈烈。认识到严重性的民主劳动工会总联盟首尔南部地区协会和地区市民社会团体设立了无偿劳动举报中心,并从3月21日开始连续十天利用午餐时间和下班时间,在街头现场倾听职工们的声音。

从署名的文章来看,熬夜加班的工人们要求“让我们回家吧”,“下班吧”,“拒绝极少的工资”。另外,也有人表示“担心过劳死,讨厌工作”,“人性化的(工作)环境”。还有人揭发“只有工作到(晚上)9点多以后的职工才可以领到一张4500韩元的餐券”,也有人表示,“让人既可以抚养孩子,也可以上班”,“晚6时后切断(首尔数码园区)的电源”。也有人请求称,“职场人不是奴隶”,“也不是管理人员的齿轮”,“请把人当人看”。

无偿劳动举报中心事务所所长朴俊道(音)表示,“有许多职工要求 ‘让我们回家’、‘请把人当人看’,这展现出首尔高科技园区反而是将青年推进了绝望的深渊里”。无偿劳动举报中心将签名纸转交给了雇佣劳动部首尔冠岳支厅,要求彻底监督首尔数字园区的长时间工作、未支付津贴及拖欠工资、非法派遣等问题。

郑恩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labor/79289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