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顺实门独家报道的来龙去脉:“干政”是如何被发现的?

围绕“为什么”展开提问并开始调查
坚持不懈追踪披露朴槿惠、崔顺实干政事件

首次独家报道朴槿惠前总统与崔顺实的干政嫌疑的2016年9月20日《韩民族日报》头版头条新闻。(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从2016年9月2日到2017年1月6日的127天里,《韩民族日报》采访小组共参访100多人,收集分析各种文件,结果将朴槿惠与崔顺实合谋从被抓住把柄的大企业那里捞取数百亿韩元、制作黑名单压迫文化界以及赶走不顺眼公务员的国政腐败行为公诸于世。

独家报道之所以能够问世,离不开对“为什么”的追问、老练的经验以及持之以恒的追踪与团队合作。

2016年8月18日,青瓦台称负责民政首席秘书官禹柄宇委托调查的特别监察官李硕洙与《朝鲜日报》的通话存在问题,属于“动摇国家根基之举”。为解救落单的民政首席秘书官,青瓦台竟向曾经通过报道总检察长蔡东旭的私生子一事平息政权初期选举舞弊争议的《朝鲜日报》全面宣战,这是为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经验丰富的记者金宜谦开始四处打探,结果发现青瓦台这是在为“Mir和K体育财团”和“崔女士”打掩护。凭借着长时间的采访经验,直觉告诉金宜谦记者这将是一条“大新闻”。金宜谦记者因此动员了韩民族日报社中的姜熙澈、柳二根、宋虎真、河鱼泳以及方俊浩(音),组成了特别采访小组。

采访小组于2016年9月20日发布第一条报道:“获得财阀288亿韩元的K体育财团的理事长为崔顺实常去的按摩院院长”,而问题便由此开始。泛泛之辈的体育按摩中心代表竟然能够担任一家操控着数百亿韩元的体育财团代表,这是为什么?得益于这篇报道,“崔顺实”这一人物开始走入了人们的视线中。持续追踪报道“Mir和K体育财团疑云”一个多月绝对是一桩苦差事,这需要将碎片似的信息像拼拼图一样组合成图。“崔顺实直接听取K财团主要工作报告”,在这一事实被曝光后,从10月24日起,“崔顺实干政”和“崔顺实门”开始发酵。在两周后的11月8日,“朴总统曾与即将接受调查的辛东彬会长单独见面,并要求其支援财团”的报道问世,事件性质开始因为“崔顺实门”而迅速发生变化。

图为坚持不懈追踪披露朴槿惠、崔顺实干政事件,最终将总统赶下台来——《韩民族日报》特别采访小组,从左开始顺时针方向依次是金宜谦记者、河鱼泳记者、方俊浩(记者)、柳二根记者。(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资料图片)
朴槿惠总统在世越号惨案当天为了盘发而浪费90分钟的报道堪称“坚持”的胜利,特别采访小组的记者们跟着进出青瓦台的美容院院长,在美容院坚持了五天才得到了这一条独家报道。像个受气包一样在周围晃荡询问是否有90分钟这件事,才得到了院长“没有”或“对不起,不清楚”的回答。通过采访Mir财团秘书长李圣翰(音)和前K体育财团秘书长郑贤植(音)得知朴槿惠总统是腐败事件的核心人物,也是得益于长期接触所建立起的信赖。青瓦台介入大韩航空人事,下达制造文化界黑名单命令,裁掉文化体育观光部干部卢泰刚(音)和陈载守(音)等都并非特别采访小组单打独斗,而是靠着记者同事的人脉与协助所发挥的巨大作用。

弹劾事态也没有因为主流媒体和韩国政府的意愿而动摇。关于郑维罗(音)走后门入学一事在报道财团疑云过程中被视作“一带而过”的细枝末节。但是关于郑维罗的走后门入学报道却在其他媒体眼中成为一大关注点,引发了学生父母对教育问题敏感的公愤,从而使得干政事件上升为韩国全体国民的关注焦点。新国家党党代表李贞铉绝食并拒绝接受国政监查,以此作为挡箭牌;朴槿惠总统则想通过提出修宪论扳回一局,却未能如愿。

采访过程中所目睹的世态也颇为引人注目。自己谎话连篇却对媒体指手画脚的教授,一边告知郑维罗行踪一边又觉得有趣而嘲笑的德国人,装作独家举报却同时向多家媒体报信的检举人……令人印象最深的场面还是这个场面:在地铁嘈杂声中,听到嗓门逐渐提高的电话采访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掠过身边的乘客会问候一句“您辛苦了”。

“崔顺实门”虽可耻,但作为媒体人的《韩民族日报》特别采访小组却做好了分内事。他们的活跃当得起“《独立新闻》创刊120年以来韩国媒体最大壮举”的褒奖。《崔顺实门——将总统赶下台的记者》让韩国也拥有了一本丝毫不亚于《华盛顿邮报》记者所著的《总统班底》的书。收录了刊登独家报道报纸版面的此书完全可以成为传媒学校教材。

林钟业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culture/book/79259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