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3.29 10:21 修改 : 2017.03.29 10:53

对于公休日补习班休息的“补习班假日休业制法制化”
75.5%的初中生,51.9%的高中生以及68%的学生家长表示“赞成”
“过多的学习劳动竞争,让我们规定一定限度吧”

2015年,青少年人权团体在首尔钟路区教保文库旁的人行道要求改革入学竞争教育,并身穿校服坐在椅子上进行过度学习行为表演、开展减少学习时间签名运动。(图片来源: 韩民族日报社)
“周末如果不去补习班呆在家里的话就很担心,什么都不做会感到担心。”(18岁高中生甲)

“我们也是人,平时晚上还得上夜班,连个周末都没有,1年365天都要工作”。(补习班老师乙)

每名学生月均私教育(类似补习班)费用呈持续增长趋势,为了改善以“周一二三四五五五”为象征的韩国学生过多的学习劳动惯例,建议制定法律的呼声越来越高。

共同民主党国会议员朴柱民、俞银惠、赵承来以及国会儿童、女性人权政策论坛和“有停歇的教育市民论坛”等在3月28日举行了国会讨论会,商议补习班假日休业制法制化的问题。讨论会上,国会议员、教育市民团体、韩国学会总联合会、学生父母、律师、教育部相关人士等齐聚一堂,就如何改变“长时间学习竞争”所形成的固定教育模式进行了讨论。优秀教师运动代表金镇宇(音)称,“韩国青少年的学习时间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中最长的,但青少年的生活满意度却是最低的”,“假日补习已经不是学生个人的选择,而应该看作学习劳动竞争过度的结果”。家有上中学孩子的裴京熙(音)也表示,“虽然看着像是孩子自己选择在假日去上补习班,其实却是由于入学考试竞争激烈,学生们迫不得已才上的补习班。学生父母们对入学考试竞争也已疲惫”,“应该设置一定的限度,对受到激烈竞争迫害的孩子们进行保护”。

对于现行补习制度(补习班设立、运营以及课外教学的相关法律),“有停歇的教育市民论坛”等提案称,应该添加“以总统命令规定授课的学校教科教习补习班、培训院、个人课外辅导者应该按照政府机关公休日相关规定在公休日休息”这一条款。2008年,限定补习班夜间营业时间这一条例得到宪法法院的合宪判定后,目前补习班营业时间最迟可到晚上10时。但是周末并无限制,所以周六、周日上课的补习班非常多。

韩景泰(音)律师称,“相比起限制补习班假日休业制这一私利,保护青少年这一公利意义更大。如同对青少年游戏时间进行部分限制的Shutdown制或为保护小工商业者而实行的义务假日制,补习班假日休业制也应该通过社会性讨论而达成一致”。为了实现“有停歇的教育”,京畿道教育厅在去年实施了从原则上取消高中生夜间自习的试验,首尔市教育厅也在今年年初提议,“从小学开始,依次实施补习班假日休业制”。

从首尔市教育研究信息院最近发布的《补习班假日休业制以及补习费上限制引入方案研究》报告书来看,首尔地区初高中生中36%的人会在周日参加补习班,包括补习时间在内,回答周日学习时间为“10小时以上”的学生有8.6%。对于补习班假日休业制,表示赞成的中学生有75.5%,高中生有51.9%,学生家长有68%。

金美香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chooling/7883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