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7.02.07 11:32 修改 : 2017.02.07 13:56

《爷爷的诞生》作者崔贤淑(音)的反对弹劾集会观察日记

1月31日下午,反对朴槿惠总统弹劾的会员们聚集在首尔市厅前首尔广场设置的帐篷周围。驳回总统弹劾国民总动员运动本部将斗争而亡的爱朴会成员的焚香所设在此处。(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去年12月17日,在首尔市中心举行的“第5次弹劾驳回太极旗集会”中,有3万(警方推算值)人参与集会。集会者大多为老人。崔贤淑(音,61岁)便是其中一员。站在宪法法院门前,她手持太极旗,向着一位60多岁哭泣的女性走去,崔氏轻拍着这位与教会同仁们从釜山赶来的女性的肩膀。这位60多岁的女性称,“竟然聚集了这么多人,真的非常感动”。停止哭泣的她和她的同仁们开始对看似“爱国市民新手”的崔氏展开了“教育”,“政治人士、新闻社社长们都在金大中时和朝鲜‘欢乐组’的宫女们生孩子,听从金正恩的话,我从播客(Podcast)上听到的”。

在混杂着不安、排斥、极端主张和恐怖等各种情绪的太极旗集会上,崔贤淑于去年12月10日、17日到31日,共参加了三次。她曾开展进步政治运动,从2007年起担任独居老人管理员,还是一位作家,曾写过三本关于老人生平口述史的书籍。1月2日,在首尔大兴洞的一间咖啡厅里,她接受了《韩民族日报》的采访,对于参加太极旗集会的理由,她表示“将老人看作一个集体后,并非将此当作笑柄,而是‘尝试理解’的好奇心越来越强”。

开始去教会以后,她加入了喜爱朴槿惠聚会(简称爱朴会),反复看了上传Youtube的太极旗集会发言视频。他们在生活中还随时携带喜欢收听的播客。她总结称“太极旗老人们的呼声是一种‘认同斗争’”。

崔贤淑称“在经济、社会、空间上,老人都被排除在外。这种方式的认同斗争最终是一种‘你死我亡’式的无可奈何。我感到这种行为越来越极端,实在令人担心”。太极旗集会经常谴责所有主流媒体,崔贤淑分析称“我认为,他们甚至丢弃了曾认为是自身窗口的保守舆论,感到自己的时代、价值观、文化已经被磨灭”。她补充称,“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怎样都要坚持下去,在某种层面上,朴槿惠已经成为象征这种失落感的借口之一”。

茫然的不安和恐怖对老人来说是很常见的。在太极旗集会上遇到的80多岁老人对崔贤淑说道,“即使总统犯了错误,政坛仍应该让其安静下台。市民走向大街,引起国政混乱,不会对韩国社会有所帮助。太极旗集会也是,不管最终决定是被弹劾还是驳回弹劾,都应保持安静”。崔贤淑表示“走向大街的烛光市民们的样子对老人们来说是种混乱,是如同战争般的记忆。这些老人无法从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中摆脱出来。老人越发认为,国政混乱是恐惧的,务必要阻止才行”。

太极旗集会也改变了很多没有到广场上参与集会的老人们的想法。崔贤淑称“我向20多位认识的老人问了他们对朴槿惠总统的看法。截至去年12月初,每个老人都骂了朴总统。但渐渐地,‘可怜的总统受骗了’,‘所有政权都腐败’的言论者增加了,现在大约达到了70%左右”。“总统虽然做了错事,但是被崔顺实欺骗了,并非刻意的腐败”,这种理论是太极旗集会中持续传播的信息。“从集会发言台到集会群众,再到小区敬老院,规模逐渐扩散”, 崔贤淑认为,太极旗集会的效果比想象的更大。

推翻烛光集会意义的行动在市民社会中活跃。崔贤淑强调“不能遗漏掉太极旗集会”。她称“虽然很多人将这看作‘另一个世界’,被排斥于另一世界的老人们最终也是我们社会的一部分”。她表示“我理解,大家可能会发脾气,看不下去,但是为了看透我们内心的厌恶并有所好转,烛光市民们做了很多努力。我们也不能放弃,应努力向他们走近”。这位2004年在47岁时承认自己是同性恋者的女性,她所作的太极旗老人观察日记《所有被排挤人们的谩骂都是美丽的》将刊载于季刊杂志《文化村》2017年春季刊号上。

房俊浩(音)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ociety/society_general/78157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