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8.23 10:26 修改 : 2016.08.23 10:41

【里约奥运会总结】韩国9金、3银、9铜
“只需要享受”,“我人生的经历”
超越奖牌至上主义的自我宣言
看到“宝贵汗珠”的人也很轻松

22日(韩国时间)里约奥运闭幕式上2020年东京奥运宣告的“正在东京见面吧”展开了公演。此次公演上日本总理的绿色服装吸引了人们的眼球(图片来源:联合新闻)
#场面 1

“以什么样的战略应对的呢?”(记者)

“没有战略。奥运会是庆典嘛。只需要享受就可以了。”(击剑重剑金牌得主朴相泳)

#场面 2

“韩国获得10枚金牌较难。”(新闻报道)

“空调都不敢开,奖牌有什么重要的。”(一位网友的留言)

#场面 3

8月15日,里约热内卢卡里奥克摔跤竞技场内。16强赛中金贤宇(音)的技术分被判定为2分,即使以录像分析也不可推翻结果,安汉奉(音)教练登上比赛场地,跪着哭诉判定有误。但却无法改变结果,安教练被强制退场。

里约奥运会的三个场面是具有象征性的。奖牌至上主义,像角斗士一样培养出的选手们开始了“叛乱”。虽然展现出极端个人主义的一面,但从网民的呼声来看似乎眼前的生活更重要。相反,韩国体育领导(者)级人事水平仍被保守的过去所束缚。

2016年里约奥运会激烈角逐了半个月,以8月22日(韩国时间)的闭幕式收尾。本届奥运会将以韩国选手们第一次自信发出宣言的一届奥运会被留在记忆中。以戏剧性逆转摘金的不仅是才气满满的朴相泳。跆拳道选手李大勋(音)在8强赛惨败后举起对方队员的手表示了衷心的祝贺。“金牌在几天、几个月后就会被遗忘。会(把这次里约行)当做我人生的经验” 这样的发言是革命性的。

里约奥运会选手团205名选手只占韩国2015年小、初、高、职高登记选手14万336名的0.15%。这说明进入国家队的几率很低。他们中拥有进入既得权阶层许可证,获得里约奥运会奖牌的不过21名(9金9银3铜)。而且并不是获得奖牌就可以保障生计。与足球或高尔夫等可获得巨额年薪的选手不同,也存在因为生活困难产生自杀念头的奖牌得主。

根本没能进入国家队,在选拔过程中就被淘汰的大多数运动员会担任学校或俱乐部的非正规教练,拿着200万韩元左右的工资。还不到2017年城市4人家庭中等收入447万韩元的一半,处于贫困状态。作为运动员,他们选择的范围也非常有限。每当出现极少数的奖牌得主,政府宣扬国威的同时仅仅是给点甜头,根本不对选手以后的人生负责。这大概是朴相泳和李大勋,以及称“如果知道备战奥运会这样辛苦,可能根本不会挑战” 的孙妍在登场的原因。

韩国的体育和奥运会奖牌有着奇怪的关系。选手们选择体育既不是因为“有退休保障的人生”,也不是因为“职业经历的结果”。虽然也有选手是因为喜欢运动才参赛,但大部分是政府,尤其是在教育部和文化体育观光部的计划中产生的。仅提高比赛实力就需要大量预算和人力,他们根本不会考虑选手们的人权、福利以及退役后的对策。高丽大学(体育教育)教授柳泰浩(音))说:“政府当局应该将观念从‘培养’向‘支援’转变。只有这样选手们才不会像机器一样被全押在一个项目上,可以有其他的选择,普通学生也可以因兴趣爱好而从事运动。”

市民的意识也发生了变化。随着生活体育参与范围变广,对选手能力的接受程度也变了。只有亲自尝试后才能理解选手们的艰辛。檀国大学(体育教育)教授姜信旭(音)表示:“不再关心国力、团结、和谐等虚无之谈。选手们做得好就说声谢谢,对其努力表示感谢。看客的眼光变得平静了。”有人对奥运会毫不关心,全神贯注于自己工作。也有人因为关心的项目不再转播而到国外网站去看。

与选手和粉丝不同,体育政策和行政领导们的思考暴露出了其局限性。安汉奉教练事件可能突出表现了竞技者的过度的热情。但是,从经过一番曲折后好不容易可以参加奥运会的朴泰桓事件中可以看出,即便知道在国际体育法庭上会败诉,但固执于国内规则的大韩体育会上层的无概念也是严重问题。解放以后,将奥运会奖牌作为政治手段的历届政府现在才说“只有生活体育才是正道”将竞技团体归为不道德集团,这也是根据选民选票进行活动的政治突变。体育的百年大计若只是纸上谈兵后遗症很大。

将体育列入高考的美国式体育是很难被移植进韩国的。因为残酷的高考竞争会导致体育学校的大量产生。相反,由于对专业选手的支援扩大,里约奥运会田径男子400米接力赛中日本获得银牌的事例,也不能看作是精英体育的回归。姜信旭教授说:“应将其看作是日本为了扩大生活体育,也需要精英选手。”

韩国社会被困于极端竞争中。朴露子将寻找各自出路的社会特征定性为“卑屈”和“兽性”。韩国体育行政一直将选手们的牺牲当作是理所当然的双变奏。比起考虑选手阶层和基础设施扩大这样困难的课题,轻松拉来44岁的运动员作为手球守门员,这是2016年韩国体育行政的现状。柳泰浩教授说:“体育界的问题是我们整个社会问题的缩影。参加奥运会的年轻选手们,其活力是政府、体育界、学术界等既得权力阶层作出根本反省的动力。”

金昌金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sports/sports_general/75787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