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6.07.30 15:28 修改 : 2016.07.30 15:31

图为《NEWSTAPA》报道的“李健熙会长性交易视频”中的一个画面。
试问国家是否太平?无奈乱成一团。从洪满杓律师到陈炅准前检察长,再到禹柄宇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充斥着权力阶层的各种不正之风,为本来就很热的夏天增添了不少不舒服的指数。而最近《Newstapa》又公开报道了三星电子李健熙会长的“疑似性交易视频”。

今天给大家要讲的是有关李会长的内容。到现在为止上了三次【亲切的记者】,说来也巧都是与三星有关的内容。第一篇报道是关于三星集团年末致辞的感想;第二篇报道是关于今年5月份首尔高级法院认为三星物产-第一毛织合并比例出现错误的决定;本次报道的内容也是关于三星不太愉快的消息。

实际上,笔者去年8月末曾与持有这些视频的人见过面。他们开出价钱,而且还给看了视频的部分内容。但是,根据“韩民族日报采访报道准则第36条”,以采访报道为目的是无法购买整个视频的全部内容的。以卖家所给的“尝鲜”视频以及部分资料为基础进行了采访,但是最终没有完成完整的报道,因此没有向社会传达相关的消息。与这些卖家见了面的三星相关负责人们也异口同声地说“不像话,怎么可能呢”,对该事实进行了完全地否认。

7月21日视频终于被公开出来,于是《韩民族日报》进行了后续跟踪报道。报道称,李健熙会长在视频中递给女性们的支票是由“友利银行三星城支行”所发行的,视频拍摄者们还曾向因财产继承问题而发生矛盾的三星和CJ索要金钱。同时,报道还称,三星相关人士以前SDS社长金仁名义所借用的首尔论岘洞别墅的年租房资金是出自2008年“三星秘密资金事件”特别检察调查时暴露的李会长的借名账户。

而本次三星集团对李会长性交易的事实不予否认,而声称这是“个人的私生活”。同时,所用的钱不是三星集团层面所支援的费用,而是李会长个人的钱。本次的做法与过去截然相反,以前每当三星集团出现问题时,总会将李会长层层护住。也许是因为三星实际经营权已经由李会长的儿子李在镕三星电子副会长完全继承接管的原因吧。

尽管如此,三星方面对相关报道仍然表现出敏感的态度。7月22日三星发表公开立场之后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三星未来战略室的干部们周末也没有休息,仍在上班,跟了解三星的人士咨询今后发展的前景。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担心被发现集团层面介入此事呢,还是因为担心李健熙会长现在虽然高卧病榻,但其所犯的私人错误会进一步扩大呢?就目前而言还不得而知。

李政勋 经济编辑席政策金融部门记者
这段日子人们对此事件的关注度逐渐减少,好像该事件已经风平浪静了。但是该事件还有很多疑惑未解。三星称李会长用的是个人的钱,但是对此却没有公开明确的材料来证明。同样,虽然声称李会长的借名财产截至2014年已经完全都转换成为实名账户了,但是也没有拿出相关明确的材料来证明。同时,视频的拍摄者们到底是谁?拍摄视频的目的何在?从三星和CJ那里收到钱没有等等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也许他们会为下次能够痛快地解答这些疑问而更加努力吧。因为是《韩民族日报》的记者呀。

李政勋 经济编辑席政策金融部门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economy/economy_general/75449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