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主张朝鲜不是“朋友”就是“敌人”的韩国统一部长官候选人金暎浩

韩国统一部长官候选人金暎浩。(图片来源:申昭映 记者)

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将于21日举行统一部长官候选人金暎浩(63岁)的人事听证会。金暎浩在被提名后会见记者时表示,对朝政策最重要的是遵守原则,统一部今后将朝着有原则的、价值指向性的方向推进政策。 同时还强调,有必要有选择地考虑韩朝协议。

金暎浩的发言预示对朝政策将发生改变。具体会有什么变化呢?身为大学教授的金暎浩通过出书、在媒体上发表文章、出演节目、参加保守团体“韩国自由会议”活动等表达自己的“政策意见”,从中可以推测对朝政策将发生改变。他在各种活动中主张,朝鲜是敌人,韩朝关系是敌对关系,韩国社会是“自由民主主义势力与极权主义势力对决”的场所,因此要与韩国和朝鲜的“极权主义派”展开斗争。他将自己称为意识形态战士。

“朝鲜是敌人”

金暎浩在《美中霸权战争和危机的大韩民国》一书中主张,朝鲜是威胁我们生存的实际存在的敌人。在《韩国自由民主主义及其敌人》一书中表示,韩朝关系是敌对关系,朝鲜是极权主义,无论怎样的绥靖政策都是无效的。韩朝关系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才能结束的“敌对关系”,寻求与朝鲜对话、合作、共存是遮蔽本质的“骗局”。

韩国宪法第4条规定,“树立和推进和平统一政策”,宪法最高解释机关宪法裁判所和大法院议决和裁决将朝鲜视为“反国家团体、对话与合作伙伴”。由此来看,金暎浩对朝鲜的认识似乎是“反宪法的”。

“解决朝核问题的方法就是毁灭朝鲜”

2019年2月17日金暎浩在保守网媒《笔与麦克风》上发表文章称,朝核问题只能靠破坏朝鲜极权主义体制得到根本解决。这全面否定了五次韩朝首脑会谈和两次朝美首脑会谈、《朝美日内瓦基本协议》和六方会谈、《9.19共同声明》等存在的意义。对他来说,2000年的《6·15韩朝共同宣言》是在被朝鲜的宣传和煽动下签署的(2019年4月18日在《笔与麦克风》上发表的文章)。

从这种认识来看,对金暎浩来说统一就是朝鲜体制的崩溃。他在2019年4月18日在《笔与麦克风》上发表的文章中主张,金正恩政权被打倒,朝鲜实现自由化,韩朝政治体制统一时,韩朝统一之路才会打开。

他在2018年出版的《韩国自由民主主义及其敌人》一书中主张,基于浪漫民族主义(追求韩朝和解)的“金九模式”妨碍了人们认识到韩朝关系是敌对体制之间的实际敌对。 他还称赞前总统李承晚是“韩国培养出的最好的知识分子”,认为金九是隐瞒韩朝敌对性质的“妨碍者”。

“将与韩朝的‘极权主义派’进行斗争”

金暎浩在介绍韩国自由会议创立宗旨的文章中称,韩国的进步势力是“否认大韩民国近代化成就、拥护朝鲜极权主义的时代错误性反动”。 他主张“保守对进步”是“虚构的公式”,本质是“自由民主主义势力与极权主义势力”的对决。

金暎浩2018年6月17日在《笔与麦克风》上发表的文章中主张,2016~2017年烛光集会的主导者是“反大韩民国的势力”,宪法裁判所对总统进行弹劾的决定给颠覆体制的势力铺上了红色地毯。他还在 《韩国自由民主主义及其敌人》一书中表示,举着蜡烛的国会议员的行为破坏了大韩民国的自由民主主义体制,导致了赞同极权主义的结果。即批评立法部和司法部都是“反体制”的。

这种认识与金暎浩作为韩国自由会议发起人,发誓“对抗追随朝鲜政权‘统一战线战略’的极权主义颠覆势力,守护大韩民国的自由民主主义体制”一脉相承。国会议员对金暎浩发出书面质询,询问其发言的本意,金暎浩回答,在表达上多少有些粗鲁,但如果担任长官,作为公职人员,将会带着沉重的责任感,更加谨言慎行。

不是“朋友”就是 “敌人”

金暎浩的极端思想根源在哪里?他认为政治就是明确区分朋友和敌人(2018年9月13日在《笔与麦克风》上发表的文章)。直接使用了德国政治哲学家卡尔•施米特提出的“政治概念的核心在于‘敌友’关系的划分”的命题。施米特是反犹太主义者和纳粹党员,是提供纳粹理念思想基础的纳粹“桂冠法学家”。

施米特将1934年希特勒势力杀害反希特勒政治家的暴力(“长刀之夜”)称为“最高尚的行政正义”,是代表性的“反自由主义思想家”。金暎浩主张“自由民主主义”是“为了韩国人的最佳选择”,他的思想根源来自于最危险的“反自由主义者”纳粹党员施密特的事实值得深思。

李制勋 高级记者

韩国统一部长官候选人金暎浩。(图片来源:申昭映 记者)
韩語原文: https://www.hani.co.kr/arti/politics/politics_general/110093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