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5.08 10:02

东京街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4日宣布将紧急状态延长到31日的情景显示在电子屏上,市民戴着口罩在行走。(图片来源:东京/共同社 韩联社)
日本政治学者白井聪在《永续战败论》中指出,日本以否定战败经历着永远的战败。1945年战败后,日本成为美国在东亚的冷战基地,并没有彻底屈服,而是回避向受过其殖民统治和侵略的韩国、中国等亚洲邻国表示道歉并承担责任。天皇和领导层回避侵略战争责任,从而造成“不负责任的体系”以及不能摆脱附庸于美国的永续战败状态一直在持续。

白井聪写这本书是为了寻找日本政府在2011年福岛核电站事故中表现出的不负责任行为的起源,而当今应对新冠疫情的安倍政府中也晃动着同样的影子。安倍政府已被总体防疫失败争议所笼罩:因其令人无法接受的消极检测而被批评事实上放任疫情蔓延,并发生了“安倍口罩”不良风波等。然而安倍政府拼命无视韩国防疫模式,主张“如果像韩国那样检测就会出现医疗崩溃”、“韩国的‘免下车’检测准确性低下”。安倍上月29日第一次表示“想与韩国合作应对新冠疫情”,却依旧不愿向韩国要求合作。

思想家内田树就此批评说:“安倍政权的核心支持层是厌韩、厌华人士,认为向韩国和中国学习是一种屈辱,因此,日本政府在赌命,像模像样地摆出一幅样子,似乎在实施日本独立的防疫情措施。本应有反刍以往经历的力量和预见未来的想象力,可今天的日本因为汲汲于避免眼前危机,正在变成一个“猴子”。

虽然因新冠危机而一时推迟,但韩日之间存在着赔偿强制征用劳工损失和取消出口限制的课题。2018年11月韩国最高法院判决日本战犯企业必须对强制动员受害劳工给予赔偿后,安倍政府谴责韩国“违反国际法(《韩日请求权协定》)”,并强行实施了报复性出口限制。安倍政府阻止日本企业赔偿受害者,并威胁说,如果变现(出售)受害者扣押的日本企业资产,将对韩国进行更为严厉的报复。为了逃避历史责任,安倍政府利用“厌韩”的旗帜集结支持群,在新冠危机中也蓄意无视韩国的防疫成果。

而今,随着韩国4•15国会选举和安倍政府应对新冠疫情失败,日本民心发生变化,正在形成一个新局面。这次国会选举中,民心对“亲日”进行了坚决的审判,使代表性亲日政治家罗卿瑗议员落选,而把对梁承泰领导的大法院迟迟不就强制动员案作出判决提出批评的李秀真法官、作为解决慰安妇损害问题之象征的“正义记忆连带”理事长尹美香等人推上了议员席。安倍政府想通过出口限制降服文在寅政府,指望要求与日本适当妥协的呼声在韩国内部以亲日媒体、政治家、学者为中心扩散,然而韩国公民通过国会选举拒绝了这一要求,明确要求基于原则的韩日外交。

在日本,由于新冠疫情应对失败,安倍政府的支持率急剧下降,对医疗和检测感到不安的应答达68%。日本媒体本来看安倍政府“气氛”(眼色)而无视韩国,如今也在报道“韩国对策是人工智能(AI),日本对策是模拟”“要学习韩国对策,向韩国低头并说‘请多多关照’”。

首尔大学教授南基正(音)预测,在这种变化之中,安倍指望依靠美日同盟度过G2时代的战略也将不得不修改,同韩半岛调整关系将成为后新冠时代日本外交的课题。韩国拥有了“在对日外交中一度消失的空间”。

在美中新冷战浪潮袭来的今天,韩日合作互助的必要性越来越大。对于日本,韩国政府要在历史、领土问题坚决应对,但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要加强合作,采取以往的“双轨原则”,观察新环境,营造外交突破口。通过地方政府和民间进行合作也值得探索,要放眼“安倍之后”,扩大韩日民间的理解和合作。

安倍政府必须承认,只有撤销出口限制,向等待了70多年之久的强制动员受害者作出道歉和赔偿,以面对历史责任,才是日本摆脱永续战败的起点。虚心承认韩国的防疫成果并伸手相邀,将成为一个开始的信号。

朴敏熙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4402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