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本

【来搞】韩国疾病管理本部的秘密

金佑载 果蝇遗传学者

金佑载 果蝇遗传学者

国政垄断势力的危机应对能力惨不忍睹。朴槿惠政府不仅在世越号惨案中,在2015年的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流行时期也表现出了极度的无能。因为没有透明的公开患者的动态和信息,从而错过了黄金时间,反倒在“严惩散布虚假事实”上倾注了不少精力。当时的保健福祉部表示不会公开MERS发病医院,让所有人都感到错愕。是三星首尔医院。卫生部门隐瞒信息的行为明显违反了现行法律。根据《传染病预防和管理相关法律》第6条,公民有权了解关于传染病发生情况,传染病预防和管理的信息和应对方法。像世越号一样没有指挥塔,政府部门只是看总统的眼色行事。韩国国民深刻体会到了缺乏国家领导能力和传染病危机一旦发生,随时都会陷入危机的教训。

在MARS疫情发生后,大韩传染病学会发表了名为《MARS年代记》白皮书。白皮书第三章题为“防范新型病毒的发生”,其中涉及的主要问题有:第一,防疫指挥组织的问题;第二,提高预防门槛的问题;第三,培养传染病专业人才;第四,政府对传染病的长期眼光和事前投入;第五,民间和政府之间透明的信息交换和公开等。在MERS事态之后,疾病管理本部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疾病管理本部长升级为次官级,防疫体系得到完善,民官合作窗口也已建立。在新冠疫情中,民间机构之所以能够执行诊断,是因为疾病管理本部设立了传染病分析中心,并引入了诊断试剂的紧急使用批准制度。MERS时期朴槿惠荒唐的任命内科专家为疾病管理本部长。朴槿惠被弹劾,文在寅政府提拔郑银敬为本部长。虽然她在MERS事件中受到了惩戒,但是在传染病的专业性方面非常突出。选择她作为本部长的结果我们很清楚。

在新冠疫情期间举行的议会选举中,朝野双方均承诺,引入保健福祉部多次官制,新设保健医疗次官,将疾病管理本部升级为厅,成立传染病专门医院。其实早在2015年就曾有过同样的讨论。但当时国会就政府组织改编问题进行了多种讨论,但国会总是一如既往的无能。之所以能够很好地阻止新冠疫情,是因为尽管国会无能,但文在寅政府的各部门一直都在积极准备。

应对像新冠病毒这样的人兽共患传染病的政府部门有保健福祉部,农林畜产食品部,环境部等。2019年3月,在本部长郑银敬的主导下,为了有效应对人兽共患传染病,举行了One Health论坛。 2017年郑银敬在就职演讲中提到MERS,将应对传染病作为第一目标,决心为此建立迅速而强有力的指挥塔。 她称疾病管理本部是“以科学专业性为核心的专门性疾病管理及研究组织”。如果把真正的专家送到需要专家的位置,世界就会发生变化。政府和国会只需支援这些人,并解决必要的立法即可。

即便新冠疫情结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最大的问题是保健福祉部,保健和福祉是两个不同性质部门。保健福祉部应该新设保健医疗次官,并任命医疗专家。疾病管理本部应该升级为厅。处理数千万国民生命的部门没有理由不如检察厅。只有在疾病管理本部升级为厅并同时设立地区本部,才能更迅速地应对传染病。传染病专门医院也是重要的课题。

问题是国会。在MERS疫情发生之后,虽然进行了讨论,但由于国会的对立,未能取得任何进展。不久后就是议会选举。希望在关注新冠疫情的同时国民能做出健康的判断。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35868.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