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31 10:23

文在寅总统2019年11月15日在青瓦台与随同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前来拜访的美国驻韩大使哈里•哈里斯握手。(图片来源:韩民族日报社)
韩国政府成立70多年以来有过不少美国驻韩大使,但像现任大使哈里•哈里斯这样经常被人议论者实属罕见。他已经多次因为他那全不像外交官的鲁直、高压言行而成为争议的中心。虽然常常有人推测他可能是因为行伍出身(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而不擅外交辞令,可是在美国有不少军方出身人士作为国务卿等从事外交业务而没有引发什么争议,看来似乎不能单单以行伍出身为其遮掩。

哈里斯大使最近引起争议的粗鲁言辞是他针对文在寅总统推进韩朝合作的迹象提出的异议:“文总统的乐观主义令人鼓舞,但根据这种乐观主义采取行动时,须同美国协商。”当时政府怒称“对朝政策是大韩民国主权”,而美国国务院被要求加以评论时却表示“信任哈里斯大使”。哈里斯惹起的争议虽已平息,但给人的感觉是“任岁月流逝而美国逻辑永远不变”。

韩国前外交部长官宋旻淳的回忆录《冰河之动》中有这样一段话:“1989年底,美国国务卿詹姆斯•贝克致亲笔信于外交部长官崔浩中……美国无论动用何种手段都要阻止朝鲜进行核开发,要求韩国不要采取单方面行动。”据说,当时美国担心韩国会采取的“单方面行动”是独立搞核开发或采取军事行动。美国所担心的问题如今已变为“韩朝交流合作”,这一事实足以让人明白,经历过去30多年的岁月变化,但其中也有不变的东西,那就是美国的强者逻辑与思维方式。“美国会看着办的,韩国只须跟着走,不要乱来”,今昔毫无二致。

只要能够解决问题,采用何种手段似乎无关要紧,但现实并非如此。美国承诺“无论动用何种手段都要解决朝核问题”,可是30年过去,这个承诺的实现却遥遥无期,而韩国也只能在朝核门槛一步不前。试问,在这种情况下仍一味反复强调“靠定美国安静等待”,究竟要等到猴年马月?

韩国的作用没有理由一推再推了。政府的意向是即使开展韩朝交流与合作,也要在国际对朝制裁的大框架内进行,而文总统在新年记者会上提到的也只是散客赴朝旅游、边境地区合作、铁路连接工程以及交流而已。有的领域需要联合国作为例外加以审批,但大体上都可以在遵守联合国制裁的前提下推进。对于范围如此有限的韩朝交流与合作计划,美国仍要首先大皱其眉头,这无异于要求韩朝关系完全附属于美国的战略利益。

美国担心对朝经济制裁会变得松散,这当然不是不可理解,但我们要说的是不要过分相信制裁的效果,这一点已经由朝鲜挺过制裁的生存史得到证明。毋庸置疑,制裁确会使朝鲜受到痛苦。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不久前曾说“正面突破战中的基本战线是经济战线”,此举应非偶然。不过不要误会,痛苦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屈服于制裁。两者之间显然有距离。

朴炳洙 评论员
美国政策也有自相冲突之处。美国对中国加强牵制,对于维护其世界霸权或有必要,但更有可能使中国脱离对朝制裁战线,因为从中国的立场看,中美关系越险恶,与其接壤的朝鲜的地缘政治价值也就越大。没有中国的协助,对朝制裁可以取得效果吗?美国必须承认一个悖论,它的世界霸权战略本身即包含着抑制对朝制裁效果的要素。

希望朝鲜对政府本次推进韩朝合作之举作出前瞻性回应。滔滔巨流,始于滴泉。希望这能成为打开韩朝交流之门,开始向大海航行的契机。

朴炳洙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6261.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