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14 11:33 修改 : 2020.01.14 11:38

中东政策在美国的对外政策中是最难解释清楚的,因为它持续着不能取胜、明显会失败的战争。

1979年伊朗的伊斯兰革命之前,美国在中东谋求旨在平衡域内国家势力的“域外平衡者”政策,而并不进行军事介入。当时,美国只是在土耳其驻扎了军队以封锁苏联,并在伊朗使用了一些军事设施。美国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在伊斯兰教派严格的其他中东国家驻军。

这是因为伊朗当时是美国牢固的盟国,而且在人口、资源、技术、军事力量、领土方面又是中东最大国家,尤其是它处在可控制波斯湾的地缘政治地位,美国靠伊朗确保了波斯湾的安全。然而伊朗的伊斯兰革命毁掉了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布局。伊朗变成了中东最大的反美国家,伊斯兰革命成是传播到整个中东的严重的安全危机。事实上,伊斯兰主义从那时起开始了爆炸性成长。

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人质危机爆发后,吉米•卡特总统在1980年的年初国情咨文中明确提出了一个卡特主义,如果美国利益需要,美国将在中东进行直接军事介入。这是迄今为止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卡特主义与“封锁伊朗”是同义词。

美国对伊朗的封锁是此后中东发生的一切纠纷的源头。中东纠纷性质变了,不再是巴勒斯坦纠纷,而成了源自伊朗的纠纷。在美国和沙特的背后支持下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政权入侵伊朗,发动了持续八年的两伊战争,扛着反革命的枪杆子同伊朗开战,但因战争而债台高筑的侯赛因政权占领了科威特,美国发动海湾战争将其击退,奥萨马•本拉登愤于海湾战争期间美军的介入组织了基地并制造了9•11恐怖活动,走向报复的美国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因伊拉克战争崛起一个伊斯兰国(IS) 从而又有了美国对伊斯兰国的扫荡,库尔德人在击溃伊斯兰国的战争中成为主角而又引发土耳其对库尔德人的进犯。

伊拉克战争后,贝拉克•奥巴马总统推行“重新平衡”政策从伊拉克撤军,摆脱中东泥潭并将美国国力的运用转向亚洲;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公开宣称要结束中东战争并从中东撤出美国军事力量。但奥巴马因叙利亚内战、伊斯兰国、阿富汗战争反而进一步深陷中东,特朗普则采取矛盾的举措加强同伊朗对峙而同伊朗走到了战争的边缘。

由暗杀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触发的美国-伊朗纠纷起因于特朗普政府2018年单方面退出同伊朗的核协议即共同行动计划。扬言要结束中东战争的特朗普何以自我矛盾地同伊朗加深对峙?

第一个原因是作为伊朗竞争对手的以色列和沙特,两国担心伊朗一旦重返国际社会在中东的影响就会得到扩大。第二。美国国内包括亲以色列势力和新保守派在内的鹰派坚持要把伊朗的伊斯兰共和国从中东地图上抹掉,一直在反对同伊朗的核协议。特朗普需要他们的投票,并选择向沙特出售武器从中获利。

对于特朗普的美国而言,以以色列和沙特为轴心的反伊朗同盟是同伊朗平衡势力的存在。问题在于这种平衡试图尚未启动。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后,涉及伊朗的纠纷进一步激化,伊朗的影响力在增大。在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队向美国发动的低强度战争以及也门内战中胡塞叛军得势对沙特构成威胁,伊朗直接出面在波斯湾妨碍油轮通行并击落美国无人机,攻击沙特最大石油设施布盖格炼油厂,所有这一切进一步加深了中东的动荡。对于沙特而言,现实的安全威胁正在逼近。暗杀苏莱曼尼事件发生之前,《纽约时报》曾报道说,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放弃把全部押在美国身上的反伊朗路线,正在谋求同伊朗对话。

郑义吉 高级记者
因暗杀苏莱曼尼而几乎导致一场战争的美国和伊朗暂时保持了克制。美国得到的是什么?反复强化制裁逼伊朗屈服的既有封锁政策而已。伊朗是不会按照美国所希望的方式屈服的。对暗杀苏莱曼尼的报复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正式开始。

美国目前在中东正在做些什么?美国究竟有没有所谓的中东政策?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431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