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10 11:47 修改 : 2020.01.10 11:48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新年伊始,世界人民揪心地远望华盛顿。看上去会因为朝鲜预告了“圣诞礼物”而引起朝美之间将发生频繁性的冲突,孰料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采取闪电式行动空袭击杀了伊朗军方实力派人物卡西姆•苏莱曼尼,让整个世界陷入战争危机。最近几天,华盛顿地区的居民接到教育局通知因暴雪预报公立学校提前放学的短信后,都会心里一沉,怀疑“也许会发生点儿别的什么?”人们在半开玩笑地说“不要去华盛顿或纽约市中心”。

所幸特朗普总统对伊朗导弹攻击在伊拉克的美军基地保持了克制。就像他同中国和朝鲜打交道时做的那样,特朗普重复的老一套做法,主动挑起事端制造剑拔弩张局面然后又自行缓和并宣布“胜利”, 但无论如何战争还是避免了。

虽然避免了最糟糕的局面,仍然不能高枕无忧。伊朗事态集中反映了特朗普掌权三年积累的不稳定性,事态原因和过程令人怀疑的冲动性决定、参谋集团内被越来越多的 “Yes Man”充斥、美国内外对特朗普的过低信任。面对眼下的弹劾局面和11月大选,特朗普的这些软肋很可能不断困扰美国和世界人民。

特朗普总统决定除掉苏莱曼尼的理由是“临近的威胁”,但听过当局简报的议员们认为“没有更多比媒体报道更具体的内容”并指出证据不足。甚至特朗普说过的“打击伊朗52个地方”,当局人士也透露究竟是哪些地方并未经过分析。美国专家们怀疑特朗普是否考虑过除掉苏莱曼尼可能导致的报复恶性循环之类后遗症。“特朗普这次就是为了显示他很强”这种解释正在被人们接受。

每次发生这种情况美国朝野总会说,假如雷克斯•蒂勒森国务卿或者詹姆斯•马蒂斯国防部长在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件了。目前在特朗普身边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国家安全助理罗伯特•奥布莱特、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等外交与安全核心助理清一色地“敬服特朗普”。

而且,特朗普在美国国内的支持率在40%左右,上台以来从未超过50%左右的反对舆论。在国际舞台上,他撕毁《伊核协议》等多边协约,到处挥舞加征关税和提高防卫费分担金额的大棒,关系越变越糟。他的冲动性行为和美国内外信任不足结合在一起,使不稳定性进一步增大。

在朝美关系上,需要担心的也不是特朗普会针对朝鲜政权选择军事手段,而是一种根本性怀疑:特朗普就实现韩半岛无核化与和平问题同朝鲜开始对话时究竟有无诚意和构想,目前还有没有保留着将这个问题放在靠前的位置上寻求办法的热情。去年年底白宫发布的特朗普政府三年成就资料中涉及朝鲜的部分短到只提及“两次朝美首脑会谈”、“第一个跨越非军事区踏上朝鲜土地的美国总统”、“维持制裁”。

2020年,世界将与一个挥发性和可燃性远远高于过去三年的美国总统相伴,已经是各自备妥保护装具的时候了。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388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