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20.01.08 14:40

高明涉 评论员

金正恩国务委员长和唐纳德•特朗普总统2019年2月27日在河内首脑会谈中握手。(河内/法新社 韩联社)
阐释学(Hermeneutik)的语源来自于希腊神话的赫尔墨斯(hermes),赫尔墨斯是为众神传话的使者。正如这个语源所暗示的,所谓阐释学就是为解决如何理解和解释他人之言的问题而生发出来的学问,对语言的集成物——文献即文本作出解释是阐释学的任务。德国哲学家格奥尔格•伽达默尔作为阐释文献的方法提出“视域融合”。所谓“视域融合”就是将文献生成时代的文化视域与决定阐释者思维的当代文化视域相互融合。伽达默尔认为,只有当生成文本的过去的视域与阐释者所在的今天的视域相互一致不偏离的时候,才能够对文献作出正确理解。这个意义上的阐释学并不仅仅局限于阐释文献,也许外交领域也最为需要。特别是像美国和朝鲜那样几十年处于相互敌对、相互妖魔化的关系,拓宽视域是不可或缺的。而要拓宽视域,就要易地而处,从对方的处境去了解对方最迫切的要求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那种要求。

去年的朝美关系彻骨地证明,两个国家之间视域的断绝导致了近乎破裂的局面。二月底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在期待与兴奋中开始,却空手而回无果而终。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4月扬言如果美国不拿出“新算法”朝鲜将走一条“新路线”。朝美对峙一路恶化,在这种情况下送走了一年。回头来看,河内会谈的破裂显然已经事先决定了日后谈判的破裂。在河内,金正恩委员长要求以关闭宁边核设施换取解除5项民生民用制裁,而特朗普总统提出一揽子解决。朝美谈判的具体情形在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3月份在平壤举行的记者招待会显露出来。崔副相披露,针对朝鲜的建议,特朗普总统表现出弹性立场,认为添加一条“解除制裁后如果朝鲜恢复核活动可恢复原来的制裁”就可以达成协议,但因为他的亲信们反对,终于导致会谈破裂。他提到的是一个所谓“快速撤回( Snapback)”机制,告诉朝鲜如果朝鲜接受这样的条件就可以拿关闭核宁边设施和放松制裁来交换。然而此后朝美在放松制裁问题上继续对峙。十月份的斯德哥尔摩工作级会谈时,美国也将放松制裁问题排到了后面,这才是“空手会谈”的核心原因所在。

美国几乎将对朝制裁视为朝美谈判的唯一手段,其态度显然就是无论发生何种事情,在无核化取得足够的进展之前不会放松制裁。去年一年的经历充分显示,美国的“信奉制裁”是朝美谈判的最大绊脚石。这就需要美国从现在起回到在河内提出的“快速撤回”机制上来。深入看来,“快速撤回”机制不仅仅可以运用于经济制裁。对朝鲜有关保障安全的要求给予回应而停止或暂缓韩美联合军事演习,可以说是“快速撤回”机制在军事领域的应用。这就是在朝鲜不采取敌对性军事行动的条件下姑且答应朝鲜的要求。韩美曾在新加坡朝美首脑会谈之后停止联合演习,这就是在军事领域运用“快速撤回”机制的例子。照这样,“快速撤回”机制在制裁领域也可以灵活地无限运用。

伽达默尔在《真理与方法》一书中说,视野狭窄的人不懂得远看且高估在近处看到的东西,相反,视野宽阔就意味着不为眼前的东西所拘而能够看的更广。朝美之间所需要的正是努力放开眼光拓宽视域。如果一味纠结于眼前的相互不信任,外交只能失败。如果朝美目前还不能够相信对方,那就不妨回到河内谈判,重新激活“快速撤回”机制。在“快速撤回”机制下谈判,可以出乎意料地容易打开谈判的突破口。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227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