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2.06 15:25 修改 : 2019.12.06 15:28

高明涉 评论员
高明涉 评论员

提高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摊金和续签《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问题是过去几个月韩美之间最大的外交热点。两个问题都是华盛顿以前所未有的强度塞给我们的,但《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和防卫费分担金性质不同且所指方向各异。如果说大幅提高防卫费分担金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独自提出的议题,《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问题则是制订和执行美国对外政策的华盛顿政界所关注的老问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3日~4日(当地时间)出席在英国伦敦举行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北约)峰会。(图片来源:欧新社 韩联社)
《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与巴拉克•奥巴马政府时期制定的美国“重返亚洲战略”有关联,从这一点上讲,它与萨德(末段高空区域导弹防御系统)属于同一体系。决定部署萨德和签署《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是在朴槿惠政府末期的2016年7月和11月。当时美国提出的部署萨德的直接理由是朝鲜核威胁,但部署萨德后表示最强烈反对的是中国,中国的经济报复给韩国经济带来重大打击。签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时朝鲜核威胁也作为理由登场,但韩国政府出现终结《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迹象后美国立即表示“如果《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终结,只有中国和朝鲜会高兴”,这才坦白其目标是中国。《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同萨德一样,密切关联到美国对中国进行军事包围的对外战略,而朝鲜核威胁只不过为美国掩盖包围中国的意图提供了必要的口实。

与《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不同,提高防卫费分担金出于特朗普自己的战略判断。特朗普最近在竞选游说中称“我不是世界总统”,不会扮演“世界警察”角色,这些话如实地反映了他的内心:他认为美国无力将所费不赀的同盟照这样维持下去,只要可能最好能缩减其费用并用于活跃美国经济。看来,萨德或《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不是特朗普的重大关切。据传,道格•维德最近出版的《在特朗普的白宫》一书中说,特朗普上任初期提到萨德问题时曾经表示“我们购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导弹给了作为富人的同盟”。同军事包围中国的传统政策相比,特朗普更感兴趣的是推行减少美中贸易赤字的重商主义对华战略。

“金正恩率军方干部登上白头山,李雪主偕同”(首尔,韩联社消息) 。朝中社4日报道,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同军方干部一道跨军马登上白头山,当天委员长夫人李雪主女士随行。(图片来源:韩联社)
从中可以看出的是,表现为萨德和《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美国政策方向与特朗普逼迫提高防卫费分担金的政策方向非但完全不同抑且相互矛盾。应当认为,华盛顿政界是这两个政策方向相互较力的地方。重要的是,两股力量在朝鲜核问题上也发生着冲突。特朗普总统看上去似乎心中怀着一个长远规划,即同朝鲜实现大妥协从而减少美军驻扎亚洲的费用并向开放的朝鲜投资以扩大美国利益。不过,试图包围中国的华盛顿主流势力对特朗普这种解法从不收回批评态度。对于华盛顿主流而言,朝鲜核问题为包围中国提供着一个不错的名分和借口。在这个既得势力的眼里,特朗普的对朝媾和政策只能是一项会毁掉美国对外战略的天真政策。

要解决朝美无核化谈判问题,必须压制住作为美国外交主流的这个既得势力的声音。韩国的外交也应当集中于使特朗普总统不被华盛顿主流的逼迫搞得晕头转向而朝着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方向前进。朝鲜的课题也别无二致。如果特朗普在竞选连任过程中栽跟头或被主流逼得改变态度,正如过去已经发生的那样,也有可能再次迎来朝美之间所有协议化为泡影的情况。如果这种情况成为现实,朝鲜只能空抱着核武器孤立于贫困的沟壑,在敌对情绪不断增大中生存。更何况,只要拥有核的朝鲜继续作为对韩国的威胁而存在,分裂既得势力就随时可以走上前台使韩朝关系回到过去。朝美谈判僵局久拖不决是一个危险信号。韩朝双方均应将这一情况作为生死存亡的危机加以认识和应对。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974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