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2.03 10:08 修改 : 2019.12.03 10:10

郑义吉 高级记者
印度利用印度-太平洋框架加强双边关系的做法对韩国有一定启迪意义。如果不被印太封锁中国的性质所湮没而利用该框架与东南亚国家加强关系,印太将化挑战为机遇。

印度的英帕尔是日本在太平洋战争期间遭遇最大地面败绩的地方。日本南方军在英帕尔战役中(1944年3月~5月)死伤5万5千余人,其中包括阵亡者1万4千余人,从此一蹶不振,在东南亚战区兵败山倒。击退日本军的英军主力是印度士兵。隐居重庆的中国国民党政府由于盟军在英帕尔战役中的胜利开始经“缅甸路线”正式接受美国的军需物资,摆脱山穷水尽的困境。

英帕尔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英印中同盟的象征,据悉即将于本月访问印度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正在考虑去这个地方。安倍考虑去英帕尔,象征着印度-太平洋战略提出以后两国关系的改善。如果考虑到美国欲抓住其主导权的印太战略性质上是对中国形成一个新的升级了的包围网,英帕尔如今有可能变身为反华大联合的象征。

印度-太平洋名副其实地是印度和太平洋(势力)的联合。作为老牌的太平洋势力,仅靠美国及其在亚太的盟国要做到反华封锁备感吃力,所以要同印度这个新兴势力联手。印太的所谓四方即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之间事实上在对华封锁问题上依然存在着巨大温差,不过,鉴于除印度之外的三个国家是以美国为中心的同盟关系,可以说该战略的关键最终是印度。美国试图将印度定位为印太可靠的四方之一之后再行对东南亚国家施以笼络,这将是该战略是否能够启动乃至成功的决定因素。

笼络印度的传道者是日本。印度国内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自由印度临时政府”势力曾与日本并肩投入英帕尔战役。东京战犯审判过程中,印度法官拉达宾诺德•帕尔建议宣告日本战犯全体无罪,从而成为日本右派心目中的英雄。印度以美国主导的太平洋战争和平条约即旧金山条约限制日本主权为由而拒绝参加,并同日本单独签订了一个条约。

“印太”也是印度海军军官古普里特•库拉纳2007年为一家军事安全杂志撰写的《海路安全:印度-日本合作前景》首次提出的用语。那一年安倍首相访问印度,在印度议会演说中倡导印太概念。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2017年6月访问白宫,在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使用“印太”这一用词,从而使其成为国家层面的战略用语。

如此看来,进度在印太地区是一个前提性存在。不过,印度和美国所考虑的印太概念之间目前尚有巨大缝隙。继美国之后,日本成为印度与别国举行2+2会议的第二个国家,而10月30日在新德里举行的两国外长及防长会议联合声明中,印度在美国和日本所主张的“自由、开放”修饰词上又为印太战略添加了“包容”二字,这反映了印度不想刺激中国的意图。而且,印度政府有关人员对《读卖新闻》强调说,(印度和日本)并不像日本和美国那样成为同盟。

美国和日本试图将印度拉进印太战略,理由是它们同为“基于规则尊重国际秩序的民主主义国家”本质特性。但美国地缘政治学者华尔特•罗素援引印度政府有关人士的话对《华尔街日报》说,印度虽然出于对付中国的考虑而愿意与美日合作,对“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之类美国式秩序的扩散却不感兴趣。美-日-印马拉巴海上联合军演是印太战略的象征,印度一直在反对澳大利亚加入该演习。印度总理莫迪还曾表示印太战略不能按照“有限成员国俱乐部”模式运作,这同战后印度奉行的典型不结盟政策同出一脉。

印度采取的战略与其说是成为印太战略的一员,倒不如说是利用美日所执迷的印太框架谋取对象双边关系的果实。2000年代后印度将其东方政策“看东方”(Look East)升级为“在东方”(At East),并将实现该政策的框架视为印太战略,把在印度次大陆和马另加海峡之间的印度洋上扩大本国影响置于优先地位。

印度利用印太框架加强双边关系的做法对韩国有一定启迪意义。印太战略的主要舞台是东南亚国家及其沿岸,如果韩国的新南方政策也不被印太封锁中国的性质所湮没而利用该框架与东南亚国家加强关系,印太将化挑战为机遇。

郑义吉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935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