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2.02 11:16 修改 : 2019.12.02 11:16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徐载正

日本国际基督教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教授

“噗,噗,噗!”

这是最残忍的三个音节,也是暴露这个时代残忍性的身体挣扎,人的身体与大地相互拥抱着发出的控告。大韩民国是个多么非人性的社会,作家金薰通过这三个音节揭露了我们所有人的伪善——用坠落、埋没、压榨、坍塌、冲撞引起的工人身体撕裂、粉碎的声音。

这是死亡的声音,每天都发生着的三名“金容均”在作业过程中死亡的声音。而包括“黄裕美” 在内的工业事故死亡者每天平均六人。据“劳动健康连带”统计,仅仅今年9月24日就有四人死亡。“全北金堤两名工人在牲口棚屋顶从事安装作业时坠落而亡,忠北镇川扩建工程工地现场正在进行钢筋作业的两名工人坠落而亡,一个在金海工厂工作的未登记移居工人因忍受不了赶兔子式的过度严管逃跑过程中死亡”…… 就这样,去年一年之间有2142人死于非命,而如果从2001年算起已远远超过4万人。大韩民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战场。

在这个战场上,政府保护着人们的安全吗?保障生活在大韩民国的人们安全的所谓“安保”政策就这样稀松吗?每天都有人在工作岗位上死亡,难道“和平经济” 就是要将这样的战场扩大到整个朝鲜半岛吗?

文在寅政府作为最重要的课题之一提出朝鲜半岛和平政策,而其行为方向却恰恰相反。今天仍有“金龙均”横死非命,可仅采购F-35A战斗机今年就花去了1兆6千亿韩元,这还不够,明年还要将预算提高15%投入1兆8千亿韩元。虽然国防部提出的名分是针对朝鲜“拥有积极遏制能力”,但这个名分解释起来就是要具有对朝鲜的核与导弹设施进行先制打击的军事力量。今年为这个名分投入的资金已经超过5兆韩元,明年将超过6兆韩元。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羞于只去指责朝鲜今年以来进行了十多次短程导弹或火箭炮试射。试问,是不是我们把朝鲜逼得不得不采取“廉价武器”对策?当然,朝鲜的试射也为韩国的军事措施提供了理由,这是一个典型的安全困境。尽管去年有过灿烂的“春天”,但韩朝双方尚未摆脱这一困境,仍在苦苦挣扎。

为何不能摆脱困境?《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事件给出了一个正直的答案。特朗普政府要的不是朝鲜半岛和平,他们所考虑的不是强制动员受害人的眼泪,也不是大韩民国大法院的判决,他们最关心的只是韩日军事合作。提出美国优先政策的特朗普政府积极逼迫韩国和日本接受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吗?集中起军事力量将枪口对准朝鲜,难道这就是为了朝鲜半岛的和平?首先从军事情报领域加强军事合作以禁锢中国,会给东北亚带来和平吗?在新加坡承诺的朝鲜半岛和平体制真地就是这样的东西吗?

国防部长官郑景斗与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上个月15日在韩美安全磋商会中承诺合作:表示为朝鲜半岛的完全无核化而紧密合作,继而又表示“要加强扩张式核遏制”。文总统在平壤作出的有关一个既没有核武器又没有核威胁的朝鲜半岛的公开承诺记忆犹新,两国防长就在那里以“扩张式核遏制” 公开挥舞起对朝核威胁来了。而且,两国防长还表示将为共同履行“针对性遏制战略”而合作,也就是说,要通过F-35A之类武器系统构建先制打击能力,确保大规模惩罚报复能力。

所以,围绕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金的争议,其核心并非数额。如果是为了真正的和平,6兆韩元何惜?如果是为了建设一个使“金龙均”们在劳作中没有生命之虞的大韩民国,就是10兆韩元也应当筹出的。可是,即便韩美同盟是在朝鲜半岛再生产安全困境的机制的一部分,我们也要不断地掏钱吗?难道我们掏钱就是要支持韩美军的角色从朝鲜半岛扩大到“东北亚地区”,支持韩美同盟的合作领域超越核战略直到网络及太空吗?

不可能一面掏钱戕害生命一面保护生命。现在,应当转变安全模式,以免“再次”出现那残忍的声音“噗,噗,噗”。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917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