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11.15 09:56 修改 : 2019.11.15 10:01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8日动身前往佐治亚州进行竞选游说前在白宫南院回答记者提问。(图片来源:华盛顿/路透社 韩联社)
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提过的朝美谈判“年底时限”即将来临,但未见双方为幕后接触以恢复谈判而努力。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上周末披露“美国正在积极说服朝鲜”,不过难以捕捉到朝美之间认真对话的征候。相反,朝鲜一有机会就表示“耗尽了时间”,提高对美及对韩的批评强度。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否有意在明年11月美国大选前在朝核问题上取得明显成果并实现历史性的朝美关系正常化,这一点非常令人怀疑。估计他会强调同金正恩的“私人信任” 并继续那种装点门面的谈判,但只要朝鲜不首先做出让步,他似乎不会考虑拿出足以打开谈判突破口的真挚建议。

一度有人预测朝鲜的无核化行动,比如朝鲜示范性地拆除其所拥有的洲际导弹(ICBM),将会大大有助于特朗普总统为获得连任而开展的竞选活动,不过从当前的气氛来看,在大选中利用朝鲜问题的可能性不大。相反,特朗普似乎正打着一个政治算盘,即逼迫韩国政府大幅度提高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金在争取选票方面要有效得多。

特朗普似乎认为,朝核问题保持现状也不是件坏事。他声称,已经让朝鲜停止核及洲际导弹实验,并关闭了丰溪里核实验场——虽然这只是象征性的——从而阻止了“局面进一步恶化”,这是过去几十年任何一位美国总统未做到的。但是朝核问题不存在所谓“维持现状”,要么变好要么变坏,局面不会停止不动。就在希望保持现状的一瞬间,朝核问题很容易陷入一路恶化,当前似乎就是这种危险正在显现的时期。在这种局面下,特朗普政府并不准备认真对待朝核问题而韩国政府站在远处作壁上观,这是非常危险的。

最近每周都有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安全官员访问首尔,但他们提出的不是“朝核”问题而是“防卫费分担金”和《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显然不正常。“年底时限”即将到来,如何为朝美谈判提供一个突破口?韩美这将围绕这一问题的协商究竟在何处进行着?当然可以猜测由国家情报院长徐薰主导,两国情报当局之间可能进行幕后协商,但由于美国政府体制是情报搜集与政策判断严格分开,由国家情报院出面协商朝鲜问题自会有其局限性,难以对白宫和国务院决策产生决定性影响。

美国今年交给韩国政府的驻韩美军防卫费分担金账单提高到去年的五倍而达50亿美元(约合5兆8千亿韩元),这难以仅仅视为“谈判筹码”。《纽约时报》近期曾报道,特朗普总统的基本认识是,过去几十年美军驻扎国外,浪费了巨大的人力和财源,要等到谈判结束无疑就是灾祸的延伸。就像在没有任何针对库尔德人的保护机制就轻易地撤出了驻利比亚美军一样,如果韩国不支付庞大的防卫费,美国会随时打出裁减驻韩美军这张牌,这种看法是非常现实的。这是“特朗普时代”的特征,它已经进入一个是拿金钱衡量“同盟价值”的时期。

韩国政府迄今为止在帮助朝美谈判取得进展方面一向以在背后默默帮助的角色自许,而没有独立发出自己的声音。几天前,文在寅总统与五党代表在青瓦台共进晚餐,席间正义党代表沈相正提出“韩国政府在韩朝问题上应更具主导性”,文总统就此表示:“如果出现朝美会谈彻底破裂之类情况,或许韩国会采取措施,可是朝美会谈正在进行且美国要求统一步调,所以就到了这个地步。”

朴赞洙 评论员室长
现在是韩国政府发声的时候了。既然特朗普政府关注“50亿美元分担金”胜过朝核问题,就应当公开地问问他,当前真正重要的是什么?必须让特朗普政府明白,“提高防卫费分担金”这个过分要求只会使韩美同盟岌岌可危,进而导致朝核问题难以解决。

朴赞洙 评论员室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690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