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25 16:47 修改 : 2019.09.25 17:05

法务部长官曹国与检查总长尹锡悦
检方以"政治判官"自居开始的"曹国大战"迟早会以某种形式得出结论。可以预测到三种结果。法务部长官曹国和检察总长尹锡悦中有一人辞职或错开时间但事实上同时辞职。

如果曹长官的夫人郑京心教授的拘捕令被驳回,尹总长应该立即辞职。动员全体特检的"蜂群调查",在不断扩张领域的"除尘调查"中,如果不能拘留郑教授,就等于承认了无理和无能,再坚持下去就会很难看。

如果郑教授被拘留,情况会变得复杂一些。曹长官也有可能辞职。也有人说,只要本人没有犯罪嫌疑,他将继续担任长官一职。这种情况下,尹总长可以反击。即使赵长官坚持,也有先下台的方法。甚至在起诉赵长官后,也有可能背水一战表示辞职。 对于文在寅总统来说,这是非常有负担的情况。

曹长官和尹总长的去留问题已经不是重大的问题。通过曹国大战,舆论分歧十分明显,舆论普遍认为,两人现在的位置都很难坐久。现在反而是应该集中精力进行后面的本质斗争的时候。甚至扣押搜查法务部长官住宅的"检方叛乱"很有可能朝着削弱改革方向发展。为检察机关欢呼的政治势力和检察官出身的国会议员们可能要出头了。"保守和进步都腐朽了"的冷嘲是坚强的友军。

不知道尹总长是故意进行曹国大战,还是乘着检察官们的集体反击,逃避改革的刀刃。可以肯定的是,超越曹国大战的创伤,制定完成检察改革的战略并付诸实施是青瓦台和执政党的迫切课题和义务。

文在寅总统在2011年出版的《文在寅,金仁会对检察机关的思考》一书中,对参与政府(卢武铉政府)时期检察机关改革受挫,因检察机关的报复导致前总统卢武铉死亡的过程进行了立体的判断。检察总长人选的失败,保障政治中立检察机关就会进行改革的"天真"想法,对检察机关的善意表示乐观.......

不少人在曹国大战中,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不祥之感。文在寅总统为了清除积弊,容忍了特殊部检察官的冒进,任命"检察主义者"尹锡悦为总长,并评价称"面对活生生的权力也保持同样的姿态",不知文在寅总统的选择是否是最佳选择。他可能是自己反省了参与政府时期的挫折,“检方的政治中立性”,对于这部分的想法是否过于天真?

从现在起要有所改变。绝不能重复被检察机关报复的参与政府时期的失误,即因调查大选资金而使检察机关成为国民英雄,连执政圈内部也丧失对检察机关改革的必要性和共识。结束对曹国的调查后检察机关将通过案件的快速处理程序,瞄准在野党,以便自称是公正的审判者。并不是刀刃指向在野党就能成为善良的检察。应该阻止检察机关以政治中立为名向"不受控制的检方独有的独立"奔跑。只有通过制度分散检察机关的权限,切断"扫尘式"的调查惯例,才能为善控检察机关奠定基础。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在尹锡悦"没有禁区的调查"下,检查改革舆论并没有因此减弱,这是值得庆幸的。让人联想起"田埂手表",泄露嫌疑事实,另案调查等旧态使得检察改革的必要性更加明确。对检察机关权力的制度性牵制系统——《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和《检警搜查权调整案》已经进入了快速处理程序。最早可在12月提交国会全体会议表决。对于文在寅总统来说,现在还有充分的时间通过缩减特检部,严格的检察机关人事调整改革检察机关。

辛承根 评论员
关键是不失去民意的支持。也有必要摆脱"如果不是曹国长官,检察改革就会玩完"的悲观论调。执政圈也众说纷纭。也有人认为,在国会通过《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法案》和《检警搜查权调整案》后辞职才是最佳选择。只要能以曹国大战留下的检察改革热情为动力,改革无所不能的检察权力,就应该重新做好付出任何牺牲的思想准备。

辛承根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1075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