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20 14:58 修改 : 2019.09.20 15:09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那张脸很少像本月十日在记者会上那样高兴过。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通过推文宣布解除白宫国家安全助理约翰•博尔顿的职务,两个小时后蓬佩奥来到记者们面前。当被问及是否已经得知博尔顿被解除职务时,他开心地笑着说“这毫不奇怪”。尽管他说了“并不是仅仅针对今天这件事”后又迅速补充了几句,脸上却掩盖不住内心的痛快——那个一年半的时间里在外交政策方面和他有过较量的同僚终于被赶走了。

与博尔顿下台的同时,一个蓬佩奥时代已经到来。蓬佩奥在特朗普政府先是担任首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接着于去年4月成为外交首长,在外交安全领域成为第一号人物,影响力无人能及。在白宫协助特朗普的博尔顿被罗伯特•奥布莱恩接替,而后者系蓬佩奥的亲信,一直在蓬佩奥的手下担任负责人质问题的特使。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是蓬佩奥的西点军校同届校友,而且是一个上任刚刚两个月的新手。特朗普甚至承认曾经考虑过让蓬佩奥像当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时期的基辛格那样兼任国务卿和白宫国家安全助理,由此足见特朗普对蓬佩奥的信任。

在涉及到朝鲜、中国、俄罗斯、伊朗、阿富汗等国的对外政策中,蓬佩奥被认为是说话最紧跟特朗普的人物。他本是共和党强硬保守派“茶党”出身,但一直在主要问题上努力与软硬兼施的特朗普保持步调一致。比如,博尔顿毫不掩饰地声称“朝鲜试射短程导弹违反联合国决议”,而蓬佩奥往往会回避直接作答,保持克制,以免出现同特朗普不同的调子。特朗普去年年底有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和蓬佩奥似乎没有发生过言语争执”。 是蓬佩奥从政策角度引导特朗普,还是他能够预测到特特朗普的心思,关于这个问题美国国内众说纷纭。不过,既然博尔顿这个坏孩子已经被赶走,蓬佩奥在美国政府内的言行显然会更有分量。他来自肯萨斯州,曾做过三届联邦参议院议员,不断有传闻称蓬佩奥将在2020年11月出马竞选众议院议员,甚至问鼎下下届总统,他的政治身价的确一直在走高。

即便是蓬佩奥时代已经到来,也很难认为他会达到在美国政府中牵引或牵制特朗普的水平,相反,蓬佩奥地位的上升暴露了特朗普政府塞满了忠诚派这个现实。特朗普掌权两年七个月期间,仅在外交安全领域因为产生摩擦而解除职务的高官,在博尔顿之前还有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2018年3月)、白宫国家安全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2018年3月)、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2018年12月)、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2019年8月)。此外,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2018年11月)、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2018年12月)、国土安全部长基尔斯琴•尼尔森(2019年4月)也因为与特朗普不对眼而黯然离职。

特朗普最近几句近乎开玩笑的话真实地暴露了美国政府的运作方式:“和唐纳德•特朗普共事是一件非常有趣也非常容易的事。为什么容易呢?因为一切由我决定,他们不需要做什么。”不能容忍这种方式的人很难在特朗普政府内待下去,特朗普总统也不会容忍这样的人存在。所谓蓬佩奥时代说到底仅仅局限于在特朗普的掌中。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91019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