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17 16:22 修改 : 2019.09.17 16:29

9月2日下午当时为法务部长官被提名人的曹国正走进记者会现场。(图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因法务部长官曹国事件,文在寅总统和共同民主党受到了内伤。国政执行评价和党支持率没有太大变化。这多亏了感受到危机的支持层。但是支持层心里也受到了很大伤害。

事态并没有随着长官的任命而结束。检方会为了证明扣押搜查和起诉的正当性而拼命。就像政治一样,搜查也是生物,不知道又会冒出什么来。如果检察机关成功,政权将遭受打击;如果失败,检察机关将遭受致命的打击。这是危险的对峙。

乱世总是妖说纷纭。所谓的保守势力正以曹国事件为契机,为将政治格局恢复到"朴槿惠弹劾"之前而努力。最具威力的煽动是煽动代际之间的矛盾。试图将曹国长官作为"民主运动圈出身的86世代(80年代上大学60年代出生的一代人)"的象征,将下一代与"86世代"分离开来。

所谓保守的“代沟论”很有魅力。人类总是把自己和共同体的问题归咎于其他世代。问题出在"最近的年轻人"、"老了就该死"这句话说得通、认为“夹在上下之间的我们是最不幸的一代”,是这样吗? 不是。

60年代出生的人被认为是既得利益集团是因为他们现在50多岁。任何一个社会都是由50多岁的人主导。而且60年代出生的人比其他世代人口多。有批评说最近20年间86世代左右了政界。这是86世代政治人士的问题,不是86世代的问题。

曹国长官不是86世代的代表。他曾是"南韩社会主义劳动者同盟"(社劳盟),社劳盟是一种"左派萌发主义"。这也不是什么大组织,只是安全企划部夸大其词而已。

"86世代"的代表性政客是共同民主党的李仁荣,禹相虎,金荣春议员,前议员任钟皙等其他人。民主运动圈出身的86世代子女中,与曹国长官不同,未能进入上流层的情况更多。

曹国事件的本质不是"世代"而是"阶级"。他高呼改革、正义和进步,但在得知他的人生和其他"江南上流阶层"没有什么不同之后,中产阶级和平民感到的背叛感和失落感成为了核心。即便如此,曹国教授所高呼的改革和正义以及进步也不是没有价值的。

因曹国事件,自由韩国党议员们进行一人示威、削发、签名运动。但是党的支持率却没有上升。为什么这样呢? 选民认为黄教安代表、罗卿瑗院内代表等党领导层是“江南上流层”。事实上,他们从来没有喊过改革、正义和进步。

但既得利益集团是“转变视线”的道士。他们总是会把阶级的问题引向其他争议。朴正熙、全斗焕时期,试图打破阶级矛盾的人们被称为"赤色分子"。金泳三、金大中政府时期,全面提出了"地区"论。他们煽动说,岭南地区平民生活不好的原因是全罗道。

既得利益集团提出"世代"是在卢武铉政府时期。围绕卢武铉总统86世代民主运动圈出身人士高喊"破坏国家"。跨越了李明博、朴槿惠十年,在文在寅政府他们也正在提出相同主张。好像认为曹国事件使“代沟论”的栖息环境变好了。

最近,20多岁年龄层男女间的"gender矛盾"正在开始。既得利益集团会在不久的将来煽动20多岁男性受到不利待遇的原因是女性。可以打赌。

该怎么解决呢?曹国按照曹国的方法,曹国事件按照曹国事件的方法解决。曹国长官只要关注检察机关的调查,决定去留即可。

成汉镛 高级记者
曹国事件的解决方法更加艰难。最大的问题是,阶层之间的差距正在逐渐拉大,而阶层间的移动梯子几乎全部断裂。

公正的价值仅仅在改变大学入学考试制度的水平上是绝对解决不了的。最终是要创造首尔一流大学出身和地方大学出身人士在就业和年薪方面没有差别的世界。要缩小大企业和中小企业,正规职和非正规职的工资差距。

这不是文在寅政府5年内所能做的事情。这是需要经过数十年努力,逐步推进的重大课题。需要长时间地呼吸。

成汉镛 政治组 高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969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