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06 10:07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曹基源 驻东京记者

“韩国人为什么说谎?”

“传闻文在寅被人们怀疑患上了认知病(痴呆症)。”

“日本真要下决心,韩国经济一枪倒。”

日本月刊杂志《 WiLL》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终于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再见,韩国!”的第10期附册,观其封面上的文章目录,与其说是对韩国的批评,不如说近乎咒骂,毫不掩饰地亮出“厌韩”旗号。该杂志右派倾向浓厚。另一个右派倾向的月刊杂志《Hanada》第十期的封面标题叫作“有一种病叫韩国”。

把厌韩作为商品推出的杂志不仅仅是《 WiLL》或《Hanada》,日本的《周刊邮报》近期因刊登了题为“对讨厌的邻居说再见,韩国之流无必要”的特辑受到日本作家的批评后刊登了一封道歉信。该杂志所刊登的文章有“不是厌韩而是断韩(同韩国断绝关系)”、“撕毁《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引起朝鲜半岛危机”、“ 不能压住火气的韩国人的病态心理”等等。

厌韩出版物与影像制品在日本的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厌韩是便利店小报中常有的内容。日本民营电视台一个新闻脱口秀节目嘲笑韩国是“不可理喻的国家”。 例如,今年5月作为地方电视台的“关西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不加删节地播出了一个演出者说韩国人的气质“如果理解为一个声称要自己划破自己的手腕的丑女大概是比较准确的”的相关镜头并招致物议。

一位日本作家称“厌韩在日本成了一种娱乐”。走进小区书店翻看一下讨论国际关系的书籍,几乎都是兜售厌韩和厌华的书。居住日本的美国律师肯特•吉尔伯特(Kent Gillbert)2017年出版的《儒教支配下的中国人和韩国人的悲剧》卖出了47万多本。肯特在该书中将韩国人描述为“维护自尊心说谎而面不改色”。同一出版社的同一个编辑所出书的方向可以完全不同。一个曾经著书批评安倍政府的作家去年在东京市内举行的一场讲演会上说“负责我的书的编辑其实也负责编辑厌韩、厌华书籍”。

厌韩书籍与杂志遍布日本的背景是日本出版市场的萧条。日本“全国出版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以印刷品为准,去年的出版市场规模为1兆2921亿日元,比上年减少5.9%,只有全盛期1996年的一半左右,其中去年的杂志市场规模减少9.4%。日本目前仍然是出版市场规模较大的国家之一,但日本的出版社们全面推销的是更容易卖出去的厌韩素材。

不过众多的日本市民对这种排外主义的、助长厌韩情绪的主张是反对的。2017年7月在神奈川县川崎市,右翼团体刚刚发出“仇恨演讲”预告,马上有众多日本市民举行集会表示反对。右翼团体的成员们未能前进几米就被迫离开了现场。今年8月初在展出“和平少女像”的爱知县名古屋市爱知县美术馆,有一个日本人往少女像上蒙纸袋以示侮辱,现场的其他市民马上上前予以制止。

上个月在韩国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首尔市中区竖起了一个写有“反对日本”字样的旗帜,因招致市民们的批评,不得不将旗帜摘下来。不对对手进行单方面的咒骂与侮辱,首先是基于基本的良知,然后才涉及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相信韩日两国大部分市民是拥有这种良知的,同时也希望看到厌恶不再被作为商品消费的那一天。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862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