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9.03 14:52

文在寅总统29日在青瓦台召开的国务会议上发言。(图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现在韩国最受关注的问题分别是日本的经济报复和韩国在应对日本报复过程中引发的韩日、韩美矛盾,以及法务部长被提名人曹国。这些都会对任期即将过半的文在寅政府的改革动力造成巨大影响,而且可以影响政权的稳定性和政府的政策基调。

原计划9月2日-3日举行的国会人士听证会搁浅,导致曹国被提名人的问题成为两个阵营僵持不下的难题。对于文总统来说,即便要违逆部分民意,也不得不继续任命曹国担任法务部部长。因为比任命部长更重要的是推动检察改革。如果因为朝野之间的尖锐对立和舆论批判而动摇改革的动力,将给整个国家带来不幸。

韩日和韩美矛盾的性质并不相同。韩国政府为反击日本的经济报复措施而宣布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完全合乎道理。另外,政府借此机会重设此前被扭曲的外交安保政策基调,也是合乎时宜的做法。而美国的反对态度很大程度上因出自美国对韩美同盟性质的单方面判断。

可以说,现在的韩美日安全合作格局就是美国和日本安倍晋三政府合作打造的“2015年体系”。针对中国推出“亚洲再平衡战略”的美国政府在2015年4月时隔19年修订《美日防卫合作指南》,为日本自卫队进入海外活动打开了道路。在此之前,美日两国一直致力于构建东亚导弹防御(MD)体系等,深化两国的军事一体化。

美国想要把韩国拉入大大得到强化的美日同盟,从而试图构建起事实上的韩美日三方同盟格局。为此,美国需要韩日平息围绕历史问题的矛盾。因此便有了朴槿惠政府单方让步签署的2015年12月的韩日慰安妇协议。经过这些政治铺垫,韩美当局在2016年7月宣布为驻韩美军部署萨德(末段导弹防御系统),并在当年11月签署了GSOMIA。美国以美日同盟为中心,寻求实现韩美日军事一体化的政策从亚洲再平衡战略更名为印太战略,但实质上并无任何改变。

但是,韩国和日本并非盟友。除非日本大规模改革体制,否则韩日在未来也不可能成为同盟。我们必须阻止日本军队再次踏足韩半岛。这个问题只有在明确定义日本历史问题的真相,并在日本坦率对历史问题作出道歉后,才能得到解决。韩美同盟不能变成为美日同盟服务的下级同盟,也不能变成用来封锁中国的工具。朴槿惠政府无视这一原则,草率决定加入美日制定的2015年体系,这种“外交安保积弊”与对朝军事对决论调相结合,成了引发各种矛盾和混乱的原因。

在废弃慰安妇协议并终止GSOMIA之后,韩国相当于在一半程度回到了2015年体系以前的状态。对于费尽心机构建起这一体系的美国来说,表示“不满、担忧、遗憾”是自然而然的做法。但韩美同盟的目的和内容都不同于美日同盟。对于美国来说,构建韩美日军事安全一体化体系,有助于美国保持和扩大霸权,但我们却不能接受。

文在寅政府深知这一情况,因此在上任初期,就于2017年10月公布的“安保三不原则”,即不考虑追加部署萨德、不参与美国的反导体系、不把韩美日安保合作发展成军事同盟。从这一框架来看,GSOMIA只在韩日关系友好时具备一定的意义。将终止GSOMIA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行动关联起来,符合韩国政府的原则。往届政府为构建不符合韩国国家利益的韩美日三方同盟而草率遮盖历史问题,才是真正的问题。

曹国被提名人的问题是文在寅政府未曾预料到的难题。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弃检察改革的原则。

金志锡 大记者
韩日、韩美矛盾是我们有所预测,而且无法躲避的问题。美国政府不仅对韩日之间的历史矛盾漠不关心,特朗普总统似乎还希望韩日两国能够像欧洲国家一样适当存在些矛盾,这样才有利于美国。如果不能清算好历史问题,不能清晰认识到三国安保合作的局限性,因此在对日、对美关系中出现动摇,韩国将会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如果这是我们必须要走的道路,那么我们就必须走下去。

金志锡 大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810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