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29 14:57 修改 : 2019.08.29 14:58

法务部长官被提名人曹国28日上午前往人事听证会筹备团办公室上班时表示:“检方在人事听证会即将到来之际开始调查的确令人困惑,但我的家属会诚实接受检方调查。”(图片来源:白素娥 记者)
在整个国家围绕法务部长官被提名人曹国去就问题分为两派激烈冲突的情况下,检方突然介入,这是一种积极表态,意味着即使曹国通过国会人事听证会上任,警方也会继续“拔刀相向”。在政界和国民因赞成与反对产生对峙的局面下,检方的介入使问题成为至少不低于三次函数的复杂游戏。不,仅从事实关系来看,检方已经握住刀把子,压倒政界朝野双方与舆论,成为独一无二的审判官。

自曹国被提名为法务部长官候任人至今,“曹国疑惑”如同倾泻的瀑布接连不断,据分析仅媒体报道就有两万3000多条,可谓大选候选人级别的“待遇”。候任者方面向记者提供解释资料30多次,以至于连逐一确认谜团与解释真伪本身都成为一项非常吃力的工作。一个报道,并不能因为它是权威媒体所作而全盘相信。作为“与学生家长挂钩的实习”的一部分而实施的事实被漏掉,而“高中生中与张教授论文有牵连的只有曹国的女儿一人”之类低含量报道俯拾皆是。

尽管如此,更为严重的是曹国女儿的奖学金这类被批评为“特别照顾”的、违反“国民感情法”的问题。检方已经禁止曹国家属出境,并展开全面的搜查扣押,由此来看,检方可能已经掌握了涉及私立学校基金会或有关企业、私募基金等其他疑惑的部分违法行为线索。

今后的调查内容当然会陆续被“媒体转播”,但检方恐怕难以在预定举行人事听证会的9月2-3日之前拿出结果。不少人预测,如果曹国本人在听证会上不能让国民信服,要求他辞退的呼声将会高涨起来,而认当前状况是“改革”之危机的文在寅总统可能会采取强行任命。如果是这样,就会形成一个法务部长官命令操在检方的手中的奇特局面,也就是说,会形成一种关系逆转,意欲改革的长官们的命门被改革的对象所把控。

检方最初将曹国案交由负责控告举报案件的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刑事一部进行调查,后又转交给最擅长以处罚为前提进行攻击性调查的特别调查二部,而且在离听证会仅有一周时间之际迫不及待地展开了搜查扣押。为什么会这样?

检方领导层隐秘的内幕情况不得而知,只能依赖于推测。保守媒体和在野党一向斥“尹锡悦检察”为“政权的中坚”,对其垄断国政、垄断司法的调查行为竭尽嘲弄之能事。检方内部人事安排完成且大批官员提出辞呈之后出现的“任人唯亲”的谴责事实上矛头也直接指向青瓦台和尹总长。就在这种情况下,方才还手握检方人事生杀大权的政权核心实力派、改革中的“索命无常”落入了检方的调查网,作为检方人会以为这是打破“政权中坚”印象、寻求“政治中立”存在感的绝好机会。总统有关“在职当权者”并非不可侵犯也要彻查的公开讲话,似乎也被他们当作一个难得的挡箭牌。

然而,如果结果是他们必须甘愿接受削弱国会听证会程序、侵害总统人事权的批评,仅仅作出这样的解释似乎还不够。因为马上就会招致“介入政治”的恶评,而且更换负责调查的主体和进行搜索扣押的时机绝非寻常。

无论如何,没有“曹国=检察改革”这把钥匙,是难以真正理解突然开始调查的背景的。检方的调查对于一个候任长官是一种致命打击,其实他能够上任,其“改革”动力也会一落千丈。

于此,不能不想起以往检察界改革的失败。“参与政府”时期,对总统大选资金问题展开调查的检方,拘捕了时任总统一个又一个亲信人物,被誉为“国民总长”、“国民检察官”,针对检察界进行的改革就此不了了之。李明博当政的2011年,朝野双方难得地在国会司法改革特别委员会就废止中央调查部、成立特别搜查厅达成意见一致,然而从大检察厅中央调查部着手调查釜山储蓄银行开始,改革便中途而废。

金利泽 评论员
每逢对检察界进行改革之际,总会出现令舆论大哗的大案调查,而其矛头针对的就是那些积极参与立法的国会议员。

不想断定尹锡悦领导的检察界眼下推行的又是一个逆时代潮流而动的行动计划。检方也表示本次调查“与检察界改革无关”,希望他们能够信守承诺。

金利泽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7523.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