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22 10:40

石光勋 绿色联盟专业委员
石光勋 绿色联盟专业委员

日本政府计划向参加东京奥运会的代表团提供产自福岛的餐饮食材,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担忧。此外,日本还将奥运会圣火传递的出发点和比赛使用的棒球赛场设在福岛核电站附近。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曾安排广岛核爆当日出生的一个年轻人做最后一棒火炬手,以此展示日本从核爆废墟上站起来的形象,利用奥运会给人们带来广岛重建的“感动”。现在安倍晋三政府此举似乎有意效仿前人,将以往的经验照搬到福岛。

然而,广岛和福岛造成的核辐射污染存在巨大差距。广岛核爆初期虽然造成了大规模死伤,并给幸存者造成了很大后遗症,但并未造成严重的二次伤害。广岛核爆当时的核技术还很拙劣,投下的64公斤高浓缩铀只有1公斤左右发生了反应,核裂变物质的发生量相对较小。而且,广岛核弹在地面上空580米处爆炸,超高温核裂变物质很快上升到平流层,并随着气流扩散到全球各地,掉落在日本的核辐射尘埃相对较小,并没有像在地面进行核试验一样与地表土壤结合产生大量核辐射落尘。而且,广岛核爆大部分核物质的半衰期(放射性元素的原子核有半数发生衰变时所需要的时间)都很短,半衰期只有3小时的锰-56成了核爆一天后的主要放射性污染源。长崎的情况也很类似。因此,广岛和长崎几乎没有进行更多去除核辐射污染的工作,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就已经完全完成复建,恢复功能。

相反,福岛事故虽然没有造成大规模死伤,它所造成的放射性污染却在随着时间流逝而不断加重。发生熔断的核电站核燃料总量换算成高浓缩铀约达12吨,是广岛核爆时产生核裂变反应的浓缩铀总量的1.2万倍。日本政府曾一度公布,福岛事故产生的铯元素是广岛核爆时的168倍,这还只是单纯的释放量对比。考虑到广岛核爆时大部分放射性物质扩散到了全球各地,只有少部分以落尘形式留存在广岛地区,与直接在地表释放放射性物质的福岛事故相比,两者之间几乎存在天壤之别。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半衰期长达30年左右的铯-137和锶-90等放射性物质在广岛核爆当时几乎没有检测出来,而现在这些放射性物质将会在未来数十年内持续影响日本。此外,福岛地区70%的地方都是山林,由于交通不便,这些地区的放射性物质大部分都没有处理。日本学界认为,其中有面积相当于150个汝矣岛的山林(约430平方公里)受到了高浓度铯-137的污染。山林的铯随着风雨转移到住宅和耕地区域,受到污染的动植物很容易在加工后流通到消费者手中。事实上,福岛生产的杉木现在仍然在地区市场流通,最近还被用作东京奥运会的建筑材料。一种名为小儿甲状腺癌的罕见疾病事发前在当地只有1-2例患者,事发后猛增到217例。然而,安倍政府却妨碍医生们调查发病原因,并通过政府严格控制下的福岛各种相关调查委员会进行狡辩,对媒体报道进行严格管制。

事故还给日本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压力。日本经济研究中心根据专家小组的分析预测,将福岛受到铯污染的土壤堆积在一起约有1400万吨,仅仅把这些放射性废弃物运往六所村废弃物存放地,就需要20万亿日元(约合225万亿韩元)。另据评估,目前已经达到120万吨的福岛核电站污水未来将会增加到200万吨,日本将需要投入51万亿日元(约合580万亿韩元)处理这些污水中的氚和锶元素。再加上居民赔偿费(10万亿日元),相关支出几乎相当于日本政府一年的预算总额。为了减少支出,安倍政府宣布将把土壤废弃物回收用作土木工程材料,并将通过简单的形式化讨论,将污染水排放到太平洋中。面对这些情况,却鲜有日本媒体出面进行跟踪调查。

也就是说,2013年申办奥运会时安倍首相所谓“情况已经得到控制”的说法相当于用申奥对媒体和市民进行“封口”。韩国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针对福岛水产品进出口问题在世贸组织(WTO)获得胜诉的国家,有责任让全世界了解东京奥运会暗藏的放射性污染问题。我们期待政府的表现。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because/90659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