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8.12 10:00

约翰• 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约翰• 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最近的一个周内,美国加利福尼亚、德克萨斯和俄亥俄州连续发生三起枪击事件。到目前为止,2019年已经发生250多起大型枪击案,平均每天超过一起。到今年为止,美国已经发生枪击案3万3700多起,有8700多人丧生枪击案。美国虽然是世界最富裕的国家,但它3亿2500万人口中露宿街头的人超过50万,没有医疗保险的2800万。

就在这种情况下,总统还在不停地说谎,向议员作种族主义性讲话。他拒绝国会调查,戏弄媒体,白宫来使自己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变得更富裕。他对外交问题的了解可以说是零。不客气地说,美国人通过投票把国家交到了一个好战傻瓜的手中。

别的国家的人们肯定以为美国疯了。美国是一个令人惊异的极端国家,并存着畸形的富裕和巨大的贫困、卓越的智慧和广泛的无知、高比例的志愿服务和痼疾性的暴力。

大型枪击事件、经济不平等和腐败不是从唐纳德•特朗普成为总统后开始的,特朗普使这些问题更趋恶化,但这种局面由来已久。美国人为什么会容忍这种暴力、经济不平等、政治无常识?

很多美国人也明白,疯狂早就该打住了。二月份的民意调查表明,有69%的美国人希望限制枪支;三月份的民意调查中,70%的人希望政府把钱更多地用到医疗保险、教育、帮助贫困群体上。

然而大部分的美国人已经习惯于腐坏的基础设施、痼疾性的吸毒上瘾危机和结构性的种族主义。半数以上的美国人没有去过其他国家,10人中就有1人没走出过自己出生的那个州。有关其他国家的新闻都是负面的,所以美国人相信国境之外的生活更加危险。

虽然众多的国家都在经历着暴力、经济不平等和政治腐败,但至少强有力的产业国家大部分不是这样的。举例而言,美国在2019年世界和平指数中列第128位,排在南非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美国排名如此之低的原因之一是美国通过战争、销售军火、国外军事基地对世界造成的军事暴力,但不可否认,它那居高不下命案率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显示经济不平等的基尼系数,美国在世界富裕国家中排名倒第四;腐败问题方面,美国2018年国际透明度排名第22位,倒退了六个位次。这里面,特朗普政府的影响相当大。问题是它还不是一般性的贿赂之类的腐败,而是特朗普正在挑战法治之本。他曾经向那些拥有政治影响的人们承诺“把沼泽中的腐水全部排掉”, 然而正是他使华盛顿更加泥泞了。

一个人有了精神病可以服药也可以得到心理治疗,一个国家如果疯掉了,又该怎么办?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把特朗普从白宫清出去,从而使最明显的疯狂症状不复存在。2020年的总统大战中,特朗普占据着现任总统的优势和“强大美国的经济指标”这一有利地位。看一下“库克政治报告”的分析可以发现,即使特朗普在明年的选民投票中输掉高出2016年所输票数的两倍以上,他依然最终能够赢得选举人团。

这里有一个美国疯狂症状的独特问题:它的政治体制不反映多数的意志。即使大多数美国人希望限制枪支、获得经济平等,他们的希望也会被强有力的行为者(全美枪支协会、企业)和结构性的现实(选举人团制度、不公平的税制)横加阻拦。

2016年特朗普当选总统,已经在明显的提醒人们注意在美国实行的那些错误的东西。如果多数能够再次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中的落败将会成为美国承认问题并开始迁延已久的修复的第一步。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905329.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