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7.08 10:22 修改 : 2019.07.08 10:27

约翰• 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约翰• 费弗 美国《外交政策聚焦》中心主任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不久前还称北韩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小火箭手”,并以“火焰和愤怒”相威胁;金委员长也不甘示弱,称特朗普为“老糊涂”,对美国进行了同样猛烈的攻击。

然而现在,经过两次首脑会谈、友好的互致亲笔信、非军事区里戏剧般的握手,两个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几乎已烟消云散。从中不难推测,特朗普处理国际关系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模式,即“攻击性威胁之后继之以热络的外交”。例如,特朗普曾威胁墨西哥如果不挡住流向美国的难民潮将对墨西哥商品课以关税,而在与墨西哥达成协议时随即收回成命。特朗普对中国也曾使用威胁,但近期已经停战。

还有一个伊朗。特朗普上任后一直在攻击伊朗及其领导人。他的目标是伊朗核协定,去年美国退出了该协定。美国和伊朗最近因为撞船、击落无人机等事件几乎发生全面冲突。

白宫国家安全助理约翰•博尔顿、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等人支持对伊朗实行更为攻击性的颠覆政权战略,但特朗普上去没有那么自信,他不想在伊朗开始一场地面战,而多次透露希望和伊朗对话。

表面上看,就像对朝鲜那样,特朗普对北对伊朗也会有这种变脸术。不过,朝鲜和伊朗有很大差别。特朗普在朝鲜那里的外交底子干干净净,他的前任奥巴马在同朝鲜的谈判中遭到失败,所以特朗普可以在这个问题上比他的前任有成就,让自己成为一个开拓者。特朗普甚至相信自己会因为对朝鲜政策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而伊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特朗普破坏伊朗核协定,不但毁掉了奥巴马政府的遗产,也引起了他的欧洲同盟以及俄罗斯、中国的愤怒,因为那些国家在该协定上投入了巨大政治资本。他在国际社会上毁掉了“美国会遵守自己签下的协议”这一信任。

特朗普当然已经激怒伊朗。他恢复了奥巴马政府已经取消的制裁并采取了一些追加性制裁,这对伊朗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伊朗唯一欢迎特朗普这种行为的集团是不愿与美国和解的强硬派。即使特朗普转向谈判,伊朗也可能对进一步对话失去了兴趣。伊朗当局认为美国的话不可信,看到特朗普背弃美国签署的许多协议伊朗已有所悟。

特朗普对敌国是否有一套有连贯性的办法,目前尚不明朗。他看上去没有兴趣与古巴进行新的谈判以取代奥巴马时代的协定,也不想与委内瑞拉的尼古拉斯•马杜罗进行对话。在同中国的贸易谈判中,从信息技术到网络安全,美国一直在采取强硬战术。

换句话说,没有一个行之一惯的特朗普主义之类的东西,比如“先大声咆哮,挥舞大棒,最后走向谈判”。况且美国的外交政策完全集中在总统一个人手中,国务院和国家安全会议、情报机构几乎无法提出建议。

在去年的一年里,美国与朝鲜开战的风险已经大大降低,但与伊朗开战的风险还相当高。战争,可能是偶发的,也有可能因为误判而发生。也许还会因为特朗普某天早晨起床后决心实施他所施放的所有威胁而发生。正如决定在非军事区与金正恩会晤的情形一样,完全有可能因为一个极短暂瞬间的决定而向伊朗发动攻击。白宫有一个琢捉摸不定、缺乏连贯性而根本毫无责任感的总统所带来的就是这些。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international/international_general/900800.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