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6.21 16:13 修改 : 2019.06.21 16:14

图为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去年9月18日在平壤市内进行汽车游行,并向平壤市民们挥手示意。(图片来源:韩联社)
随着美中贸易摩擦愈演愈烈,正式进入所谓“冷战2.0”时代的征兆开始显现。对于在冷战结束后虚度了30年光阴的韩国而言,这并不是什么悦耳的消息。稍有不慎,它就会动摇半岛和平的大趋势。

回顾冷战后的30年,韩国外交家也曾有过辉煌岁月:1989年推到柏林墙后卢泰愚总统推进的北方外交,以及因为朝核危机激荡的20世纪90年代后半叶金大中总统的阳光政策。两位都是通过将外交力量最大打开了地缘政治窗口的人物。

卢泰愚自认为不懂外交,因而将事情交由参谋全权负责,结果却做出了成绩。这也是领导者的品德。这一时期,韩国同中苏建交,并达成了历史性韩朝协议。值得一提的是,明确提出韩朝联合的韩民族共同体统一方案是在1989年当时由朝野四党协商后制定而成。

金大中时期是韩国外交的黄金期。正如第一个诺贝尔和平奖、韩朝首脑会谈所反映出的杰出外交力量,金大中在朝鲜问题上发挥了相当大的主导权,韩日之间也有了总结解放以后的机会。

对于韩国来说,在处于强国周围的地缘政治中,将外交力量最大化至关重要。这期间能够被称为“外交总统”的人并不多,而这对于国家来说并非幸事。政治、媒体、国民均是成熟外交的基石,不能以个人的有色眼镜、理念标尺和阵营逻辑来评判外交。

过去两年间,韩美同盟濒临崩溃的主张可谓是言过其实的代表性事例。有人提出了韩美取消联合军演、对朝政策存在分歧等问题,但笔者认为这难以被视为崩溃的根据。韩美其实是艰难地迈出了改变的步伐。要想实现移交战时作战权、和平条约等,韩美同盟必然会进入调整期。因此同盟实为改变,而非瓦解。

“架空韩国(Korea Passing)”的说法也是一样。特朗普每次去日本时都应该来一趟韩国的理论其实是在刻意回避韩日差异。日本早在19世纪90年代就引进了西方议会,1905年日本取得的日俄战争胜利是亚洲对战西方的首次胜利,被许多国家所铭记。日本在外交、经济、军事等方面仍大幅领先。此话不是要让韩国气馁或放弃,而是应该谦虚地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

在野党针对总统访问国外说三道四着实令人郁闷。经济情况越是艰难、外交问题越是麻烦,外交家就越要经常访问国外,以便疏通道路。国政经验丰富的政党讨论让访问国外的总统去“钓鱼”的做法无异于自打脸面。

美中对决激化于韩国而言明显是一种挑战,而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团结国家力量。

第一,警惕在美中之间二选一的理论。不要想如何两选一,而是要想如何才能不用二选一。因为美国在各个方面都领先于中国,所以选择站在胜者一方。这种想法具有一定的现实性,但是不必大张旗鼓,同中国保持良好关系的理由不计其数。只是内部需要明确一点:对外政策的基调是以韩美同盟为基础。就连曾说过“反美又如何”的卢武铉总统也从不轻视韩美同盟。

第二,韩国像世界前十的“中等强国”一样按照原则和基准开展与强国的外交。 新加坡就是一个在美中之间按照原则处事从而得以一直保持活动自由的代表性国家。在不可以让步的问题上要态度明确,即使对方是强大国也一样。

第三,加强外交的国内协商基础。越是像眼下这样敏感的时期越是要夯实内部基础,从而才能实现高效外交。作为经历过两次政权交替的国家,朝野双方在外交上更应该愈发成熟。

白基铁 评论员
第四,从长远角度出发。明年4月的国会选举近在眼前,执政方内心会想要在年底前树立某个确定的里程碑,但这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应该以不让如今的半岛和平进程再次回头的觉悟稳步前进,不再一喜一悲,让借助平昌奥运会获得的这次机会能够成为韩国外交上的又一“辉煌岁月”。

白基铁 评论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98722.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