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6.04 16:32

15日,韩国经济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洪楠基在首尔政府大楼主持召开经济活力对策大会。(图片来源:企划财政部)
今年是研究年从春天开始在首尔生活。与韩国的研究者一起讨论一起授课很好,与许久未见的朋友相见讨论日本与韩国的经济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有几位朋友已经换了工作,还有人开始自己做起了生意。就像全世界麦当劳的店面众多一样,在韩国炸鸡店也是如此,这一点令日本与其他国家的研究者大吃一惊。韩国的就业者中,雇佣劳动者占75%,这在发达国家中是最低水平,日本约为90%。

韩国自营业者之所以多的原因是劳动者无法长时期在一家公司工作。即使是大企业的正规职到我们这个年纪辞职的很多,这一点又让外国人大吃一惊。中小企业的劳动者在一家公司停留的时间更短,韩国劳动者平均连续工作年限约为6年。与韩国相比日本与西半球国家的劳动者连续工作到退休年龄的情况更多,连续工作年限要比韩国长2倍。

这与多种原因相联系,韩国十年以上工龄者的年薪与新入职的职员相比比欧洲和日本都要高。根据工作年限工资自动上涨,因此企业雇佣非正规职与外包的情况变多,企业开始回避长久雇佣劳动者。朋友们都异口同声的说即使下调年功制也想在一家公司停留更长时间。年功制的始祖日本已经改变,我们也应多考虑职能与能力的工资制度。

与朋友相见不可漏掉的就是子女话题。最近想把孩子送到日本留学的朋友很多,于是他们问我在日本大学毕业后的出路。日本的大学毕业生与专业无关可以近乎达到百分之百的就业。有趣的一点是大学毕业生会自愿的去到地方中小企业就职。其原因是日本中小企业的年薪可达大企业的80%, 而且根据企业规模工资与劳动环境的差距小。

日本的中小企业比韩国的中小企业在生产力和技术力上都要高,大企业与外联企业在信赖基础上的长期契约,其关系也是合作的。以前日本的大企业与中小企业的二重结构问题也很严重。但是从1950年开始通过资金支援与组织化以及技术提高等努力培育了中小企业。

日本没有青年失业问题与青年人口减少劳动力不足的现实有很大关系。随着安倍经济学以后的景气恢复,失业率达到历史上最低水平也是重要原因。日本央行买入一半以上的国债也是为了恢复经济而进行的扩张性宏观财政政策。每年财政赤字严重对比国内生产总值政府负债比率超过230%的财政状况下,财政支出仍不消极。

一位朋友说到2060年我们将会面临比日本更快速的老龄化,所以福利支出将达到世界最高水平,且担心即将超过40%的国家债务而显露出沉重的表情。我与那位朋友说,老龄层贫困与社会不平等如此严重的韩国社会,还有人说数十年后也不要增加福利支出,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如何想的。

比我们提前迎来人口减少冲击的日本,为改善青年艰难的生活状况,通过“一亿总活跃计划”实行育儿与教育无偿化等为育儿塑造良好环境而做出努力。他们说成长与分配良性循环是提高生产力和出生率的基本增长战略。

出生率比日本低的韩国讨论着国家债务反对财政扩张,景气恶化也依然阻止追加预算案的通过,面对这些人心情很郁闷。当然韩国与对外净资产世界第一的日本经济,且与日本元的地位不同。但韩国与日本相似,政府负债的外国人所占比重不超过11%,考虑经常性收支与对外不安定相距甚远。

李康国立命馆大学经济学部教授
之前有呼声说忧郁的日本经济就是韩国的未来,朋友也问我如果避免以后像日本一样,我们该怎么做。然而我回答说我们应该深刻思考日本经济给韩国带来的教训是什么。

李康国 立命馆大学经济学部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96445.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