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5.24 11:13

韩国国会韩美议员外交论坛所属的朝野议员5月21日(当地时间)在美国华盛顿某韩餐馆与韩国驻华盛顿记者举行座谈会,图中共同民主党议员丁世均正在发言。左起依次为民主党议员金振杓、共同民主党议员丁世均、正未来党议员郑炳国、民主党议员李秀赫和自由韩国党议员郑宇泽。(图片来源:韩联社)
19日到23日,出访美国华盛顿与纽约的韩美议会外交论坛所属朝野议员的表情并不乐观。他们会见了美国国务院对朝特别代表斯蒂芬•比根、共和党•民主党议员、智囊团负责人等,就朝美谈判交换了意见。他们向记者表示“担心”,“心情很沉重”。在2月末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中,美国政府于朝鲜方面受挫。在之后共和、民主两党中,朝核问题成为次要问题。

可以明显感觉到,在“河内大交易”之后,朝鲜问题被华盛顿被抛到了脑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把对外政策重点放在中国、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在国内致力于防御“俄罗斯丑闻”相关攻势、炫耀经济繁荣、推行移民政策等。他的目光早已投向了明年11月的大选。到2月河内峰会为止,今年特朗普在推特上提及“朝鲜”的次数每月平均为8.5次,但此后每月平均次数减少到3.3次。华盛顿智囊团的人们异口同声地表示“对朝鲜的关注一下子减少了”。但在在本月初朝鲜两次发射运载火箭与美国宣布扣押朝鲜货船时,朝鲜再次受到了特朗普和美国媒体的关注。

随着朝美冷淡时间的延长,对于批评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忍耐”并采取积极对朝政策的特朗普是否也走上了奥巴马老路的担忧越来越大。但在众多对外政策中,朝鲜才是“特朗普式”议题。特朗普政府对伊朗的施压带有“抹去奥巴马痕迹”的性质,即退出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定与促进伊朗政权更迭。与中国的贸易战争是美国长期以来与中国争夺霸权的特朗普版本。而特朗普政府颠覆委内瑞拉政权的企图与将现马杜罗政权视为古巴走狗的原因,与动摇2015年美古关系正常化的工作有关。

但朝鲜问题不同。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时公开表示“将与金正恩进行汉堡会谈”,并在一段时间的“火焰与愤怒”后,握住了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伸出的手,成为首位与朝鲜最高领导人进行两次核谈判的美国总统。与局限于六方会谈框架内、事实上与一直放任朝鲜的前任总统们不同,特朗普以首脑间自上而下的方式开启了朝美对话新篇章,结果使朝鲜半岛的紧张程度显著下降。特朗普威胁伊朗“正式终结”,甚至出现了“正在使用曾用于朝鲜的战术”的评价(CNN),可见对朝鲜的协商是特朗普的代表性外交模式。

问题是对话之后的停滞局面。如果这一僵局持续下去,特朗普也很难说对朝政策是成功的。他主张的“停止核试验与导弹试验”的成果是朝鲜在提高武力示威强度的瞬间崩溃的脆弱结构。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特朗普能否在朝鲜、中国、伊朗、委内瑞拉等国的问题上都取得单方面的胜利?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主席弗雷德里克•肯普(Frederick Kempe)将特朗普称为“juggling司令官”,并指出“如果其中之一成功,将获得巨大胜利;但如果一方失败,就会在该地区和美国的信赖度方面留下长久的结果”。如果特朗普希望取得成功的话,要将朝鲜从“状况管理对象”重新提升为“优先协商对象”。因为特朗普独创性地主导的对朝外交,他的活动空间才会更大。

黄俊范 驻华盛顿记者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95078.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