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4.08 10:52 修改 : 2019.04.08 10:56

29日,韩国外交部部长康京和与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见面并握手。(图片来源:华盛顿/韩联社)
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破裂后进入僵持状态的无核化谈判逐渐迎来的重大转折点。本周平壤将举行朝鲜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华盛顿则将举行韩美首脑会谈,成为朝美重启谈判或关系继续恶化的分水岭。在这个重要的时刻,韩国作为协调者的作用再次受到关注。甚至有人质疑韩国是否有资格担任朝美之间的协调人。

朝鲜有人提出,“韩国也是当事国”。话虽如此,但韩国作为朝核问题的当事国,不一定就没有资格为朝美谈判进行协调。由于在韩朝美三边无核化谈判过程中,朝美之间存在巨大分歧,为消除这些分歧,韩国以协调人的身份在两者之间斡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在多边谈判中,身为谈判当事人的国家、集团或个人在特定情况下出面发挥协调作用,这种情况非常常见。

美国有看法认为,韩美是盟友,韩国理应与美国保持统一立场,设法说服朝鲜,现在却在朝美之间协调,对此表示不满。这种主张也有一定道理。如果美国向朝鲜提出的完全无核化方案不仅合情合理,而且现实可行,韩国政府当然应该接受美国的方案,但如果韩国认为美国方案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通过与美国协商敦促其调整方案内容,也是韩国作为主权国家的应有之义。因此在有些时候,韩国也需要说服美国与朝鲜达成妥协。

事实上,在现在的无核化谈判中,对韩国的质疑并不在于“是否可以担当协调人”,而是“韩国是否有能力担当协调人”。众所周知,韩国只有拥有足以说服朝鲜的能力,才有资格在朝美之间发挥协调作用。也就是说,韩国政府需要首先获得朝鲜的信任,而这些信任需要通过韩朝关系的发展不断积累。

但在现实中,由于韩朝关系过度依附于韩美关系,令人不禁担心韩国是否具备担任协调者的能力。今天的韩朝关系被束缚在韩美必须在对朝制裁上保持完全步调一致的框架之中,迟迟无法得到进一步发展。甚至连不违反联合国对朝制裁协议的韩朝交流都无法正常展开,入驻开城工业园区的韩国企业原计划赴朝查看本企业废弃了三年的工厂情况,也因为美国的反对未能如愿。这些企业仅仅打算前往查看情况,并不是要重新启动工厂,却也未能成行。如果美国说“No”,我们甚至无法对朝鲜提供人道主义药品援助。这令人不禁怀疑,韩国在韩朝关系上是否拥有任何自主权力?在这种情况下,朝鲜又怎么会对韩国另眼相待?

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拥有什么可以说服朝鲜的筹码呢?美国有意把韩朝关系束缚在朝美关系的框架之内,要求韩朝关系完全不能超出当前无核化和朝美谈判的进展速度。但是我们应该记得一年前的情况。当时韩半岛笼罩着战争乌云,韩国政府以平壤冬奥会为转机,戏剧化拉动韩朝关系大幅进展,并以此为基础成功打开无核化谈判的大门,并在最终促成了朝美首脑会谈。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只有韩朝关系首先发展起来,才能推动无核化谈判,进而推动韩半岛和平进展。但目前韩朝关系却成了韩美关系的俘虏,无法切实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韩国政府再次肩负起协调朝美僵持局面的沉重使命,特朗普总统希望文在寅总统设法说服金正恩委员长。然而,美国不能仅仅把说服朝鲜停留在口头上,而应该首先拿出可以说服金委员长的充分筹码。这一筹码就是赋予韩国政府发展韩朝关系的充分自主权。

前统一部长官兼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李钟奭
但对于韩国政府来说,不应该在发展韩朝关系的问题上一味等待美国的施舍。韩朝关系本身就应当由韩国政府自主决定。这一点政府必须铭记在心。韩国可以选择与美国密切合作,但在国家利益和韩半岛和平面前,韩国应该做出何种选择,这个事情应该由韩国国家安全理事会(NSC)而不是韩美工作团队决定。政府如果真像文在寅总统所言,有决心大胆推动构建新的韩半岛机制,即便需要面临一些困难,也应该尽力恢复韩国在发展韩朝关系上的自主决定权。

李钟奭 前统一部长、李钟锡、世宗研究所首席研究委员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906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