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4.05 16:33 修改 : 2019.04.05 16:34

郑寅桓 驻北京记者
郑寅桓 驻北京记者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对朝制裁以2006年10月9日朝鲜第一次核试验后通过的第1718号决议拉开了序幕。到2017年11月29日朝鲜试射“火星-15型”洲际弹道导弹(ICBM)后通过的第2397号决议为止,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共计达10件。有一句话在所有决议中都有出现,它在河内首脑会谈协议落空后,朝美谈判陷入胶着局面的今天值得被重新审视。

“安理会将持续密切研究朝鲜的行动,观察朝鲜是否执行决议,同时确认做好准备,必要时会就包括加强、变更、缓和、解除问题在内的制裁是否适当进行审议。”

朝鲜律师不合时宜地到中国进行了巡访。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4月3日转述称,应总部位于北京的德恒律师事务所邀请访华的他们将于1日以北京为起点,到本月13日为止巡访济南、青岛、上海、深圳等地并举行“投资说明会”。德恒方面表示,“相关活动的安排是为了在解除对朝制裁之前,提高大家对朝鲜的对外贸易、投资政策的理解”。参加活动的朝方律师们隶属附带对外经济性的朝鲜对外经济法律咨询事务所,据悉仅在该机构内工作的律师就有20多名。换言之,虽然朝美谈判并不顺利,但朝方仍在为“制裁结束后”做准备。

“为发展对外经济合作与交流,发展国家经济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做出贡献。”

这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经济开发区法》第一条。在国际社会的对朝制裁下无法发展“对外经济合作与交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也是一样。朝方也十分清楚这一点。因此在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的首次首脑会谈一周前的去年4月20日,朝鲜党中央委召开七届三中全会,宣布“完成”核与经济并行路线,决定集中经济开发,即向国际社会公布自己做好准备拆掉束缚“经济”手脚的“核”。

单从法律、制度层面来看,朝鲜的改革开放意志变得更加明确了。朝鲜早在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去世前后就大力修整了有关对外经济的法令。在金正日委员长去世20多天前的2011年11月29日,朝鲜发布了《外国人投资法》、《外国人企业法》等5项法令,12月3日又发布了《罗先经济贸易地带法》等2项法令。在金委员长去世四天后的12月21日,朝鲜修整了《外国人投资银行法》等7项法令。金委员长的葬礼在12月28日举行,由此来看,相关举措早已提前准备好。

“我对他说,‘你没有做好准备达成协议’。”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日(当地时间)晚举行的某活动上如此说道。据悉在河内会谈上,美国要求朝鲜方面全面销毁核武器并彻底叫停核物质、核设施、弹道导弹和生化战项目;甚至还提出了拆除核基础设施与核查团的零距离接近权,核科学家、技术家离职等要求。事到如今,美国仍让人搞不清其想要的究竟是“谈判”还是“投降宣言”。

“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人才能跳得成探戈。”每当朝美谈判遇到困难时,这两句话就会出现。停止核导试验的朝鲜已经开始向改革开放迈进。虽然无法知道这是否是因为制裁起效了,但目标至少是达成了。所以眼下究竟是谁没有做好准备达成协议?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8754.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