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4.02 14:07

梁兰周(音) 大邱大学 社会福利学教授
韩国总人口在50年后将从现在超过5000万的数量减少到4000万以下。去年韩国的总和生育率只有0.98人,统计厅特别提前实施了未来人口趋势预测,推算韩国社会将更快进入老龄化和人口减少阶段。预测结果公布后,媒体纷纷使用人口悬崖、人口休克甚至人口飓风、灾难、减半等刺激性词语报道相关情况。但事实上,即使韩国人口在50年后减少1000万,也只是与37年前1982年的韩国总人口一样而已。人们现在担心50年后人口会减少1000万人,却没有想到,在过去50年间,韩国人口增加了2000万人。

人口本身并不决定国家的未来。人口增加有时被视为国家富强的基础,同时也被视为威胁经济发展的要素。一个社会的人口问题应该与该社会的当代经济、教育、雇佣、居住、健康、文化发展水平结合看待。比如未来人口趋势预测的数据显示,2067年韩国中位年龄将从2017年的42岁增加到62.2岁。对于这一情况,某媒体报道称“未来是老人的世界”。然而,我们用现在的年龄标准来衡量半个世纪后60岁的意义,未免有些不太恰当。回顾过去,就在短短二三十年之前,能够活到60岁就可以被称为“长寿”,并要举行花甲宴席。但现在超过60岁的人已经完全算不上“长寿老人”。未来50年社会还会发生什么变化,现在我们谁也无法判断。因此,我们不应以现在的标准预测未来,面对未来的老龄社会心怀畏惧。

低生育率被视为导致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减少速度加快的原因。韩国社会认为,低生育率会导致未来劳动力短缺,导致现在的社会制度无法正常维持下去,地方城市也可能会逐渐消失,担心国家失去可持续发展的动力。但事实上,我们真正应该担心的不是“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而是每个社会成员的可持续发展。“低生育率”更像是一个结合了现代社会成员多样性、焦虑、痛苦等多种表象的指标。有的人一辈子不打算结婚生子,只想独自生活,也有人希望生育三四个子女一同生活,有人想要孩子而不得,也有人不幸失去了孩子。无论总和生育率是2.1人还是0.98人,我们都应当尊重社会成员对生活方式的多样化选择。应对未来的最好办法,是集中精力通过改变社会制度,保证现有社会成员的自主、安稳生活。

在《家族与统治》一书中,曹恩柱教授写到,上世纪60年代政府通过家庭计划项目推进资本主义工业化发展的“小家庭”计划塑造了韩国国民的普遍生活方式。由少量子女、通过工薪劳动维持生计的父亲和负责抚养子女的母亲构成的“小家庭”成了支撑韩国近代发展的主体。在20世纪的韩国社会,企业会向男性劳动者提供家属工资和退休保障,政府则制定社会保险制度用来帮助男性家长缓解可能威胁家庭收入的失业、疾病、退休问题,以此为中心打造社会安全网,家务和抚养子女的责任则由全职主妇承担。

生活在21世纪的我们在如今的韩国社会中经常可以看到这种近现代家庭社会模式的弊端。劳动市场不再为劳动者的家属工资和退休提供保障,已婚男性无力独自承担抚养家庭的义务。同时,要求与男性一样接受过教育的女性在婚后担任全职主妇,也是不合时宜的做法。因此,这个时代宣告着过去区别对待男女角色的时代终结。若想为未来做好准备,我们应该首先清除社会各个角落残余的近代社会模式的痕迹。

韩国社会每年的新生儿数量只有30万出头,我们必须创造环境,让这些孩子们都能充分接受教育,使他们能够自由地发挥能力,生活在公正的社会。我们应该努力创造一个在工作上没有性别歧视、在家庭也不需要由某一方独自承担家务工作的社会,创造一个不用强迫一方成为工薪劳动者而另一方需要无偿担任家庭照顾角色的社会,一个所有人一起工作,同时也能一起照顾家庭的社会。 

梁兰周(音) 大邱大学 社会福利学教授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8247.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