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2019.03.07 10:36 修改 : 2019.11.15 09:32

3月4日(当地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邀请在美国大学橄榄球锦标赛FCS全国冠军杯夺冠的北达科他州立大学橄榄球队到白宫共进午餐,吃的却是麦当劳的汉堡和炸鸡三明治。特朗普总统说,原本安排白宫的厨师准备了正餐,但后来改变心意,换成了美国企业制作的快餐。(图片来源:华盛顿/美联社 韩联社)
“令我震惊的是,我见到的所有人都不看好河内朝美首脑会谈。有个专家说 ‘朝鲜并没有减少核活动,只是不再进行核试验了而已。冻结所有核设施是谈判的核心’。当时韩国国内认为双方围绕宁边核设施达成协议已经是板上钉钉,大家都在关注会不会有 ‘+x’这个惊喜,而华盛顿的气氛却完全不同,让我大吃一惊。 ”

这是在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召开前不久访问美国华盛顿与美国国务院、中情局(CIA)和议会相关人员见面后,韩国一位人士所说的话。他所,“美国相关人士普遍主张,宁边核设施 ‘已经基本没有什么核物质了,废弃宁边核合适没有多大意义’,与首尔的看法完全不同”。

回顾朝美首脑外交的推进过程,华盛顿的这种气氛并不让人陌生。去年3月韩国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镕向特朗普总统传达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希望见上一面”的提议时,就决定了朝美首脑会谈只能以“自上而下”的方式进行。当时白宫顾问曾对此大吃一惊,并极力反对,但特朗普还是当场决定同意与金正恩见面。特朗普总统不顾议会和政府内部的反对声音,坚持带动朝美首脑会谈发展到了现在。因此在朝鲜看来,即便美国的谈判团队不能令人满意,特朗普总统也值得信任一番。

河内会谈让朝鲜认识到了这种想法有多么天真。朝鲜罕见地及时发表消息,向居民宣布了金正恩委员长从平壤站出发乘坐专列前往河内的消息,还通过朝中社公开了朝美首脑会谈前一天金委员长听取磋商团队汇报工作的照片。如果不是坚信首脑会谈一定会取得成功,朝鲜必定不会这么大张旗鼓进行宣传。而朝鲜之所以会产生这种确信,必然是朝美之间的工作磋商达成了一定进展。

在河内宣言宣告搁浅后,特朗普曾表示“(工作磋商团队)确实准备了一份协议文本,但并不适合签署”。他还说,华盛顿举行科恩听证会,对会谈破裂造成了一定影响,而自己提到宁边之外其他地区的大规模核设施,让金正恩大吃了一惊。鉴于此前特朗普在韩美达成防卫费分摊金额协议之后仍曾发表大量与事实相悖的言论,我们很难相信他所描述的朝美会谈情况。

但有一点非常明显:在朝美工作磋商团队围绕宁边核设施进行谈判磋商期间,特朗普另外准备了一份要求朝鲜冻结所有核活动并接受检验的“大交易”方案。《纽约时报》报道称,“(早在会谈之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国务卿蓬佩奥率领的顾问团队就判断特朗普总统准备的大交易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在会谈现场突然拿出一份与双方磋商成果完全不同的协议方案,在外交上属于“犯规”的做法,这样做会损害国际社会最为看重的“互信”关系。然而,特朗普总统却肆无忌惮地这样做了。路透社曾表示,“我们派出了35名记者去河内会谈现场采访,但自始至终都如同在五里雾中,完全摸不着头脑”。不过,比起金正恩在会谈现场看到对方突然拿出一份从未协商过的新方案时感受到的震惊相比,路透社的困惑简直不值一提。虽然特朗普说金正恩“不值得信任”,但事实上,在“随性而为、令人无法信任”的问题上,特朗普做得更为过分。

不仅是朝鲜,韩国政府似乎也未能在会谈之前意识到美国政府内部对于这场“大交易”的气氛。3月5日,韩国国情院长在国会情报委员会上表示,“希望分阶段解决问题的朝鲜和坚持一揽子解决问题的美国都对对方的战略不够了解”。事实上,韩国政府也一样对双方的战略缺乏透彻的了解。指出谈判基调和谈判方式存在的问题并不等于准确掌握到了谈判的整个情况。在朝鲜问题上,几乎所有信息都在迷雾之中,如果缺乏足够信息,一心期待得到想要的结局,就会产生幻觉,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相。河内会谈前韩国政府的外交安全团队是否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值得我们回顾反思。

朴赞洙 评论员室长
电影《最终兵器:弓》的最后一个镜头中,主人公射出曲射箭,说“我不是在计算风,而是在克服风”。确实如此,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克服困难,而不是改变政策基调。除了“对话与谈判”,我们别无选择。但是,即便我们想要克服风,也必须精确计算出风的方向和速度。因此,我们必须冷静把握好首脑会谈破裂后美国和朝鲜的情况。

朴赞洙 评论员室长

韩語原文: http://www.hani.co.kr/arti/opinion/column/884826.html

相关新闻

评论专栏

图片视频

热门新闻排行榜